明慧法会| 我家资料点安全运行十多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日】在印制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有几次我把真相资料印错了,每次妻子都能及时发现,对我疾言厉色,指责我对法不负责任,说的我心里愤愤不平。一次,被妻子说的心里怒火中烧时,师父特别强调的修炼人无条件向内找的法理在我耳边响起,我立刻冷静了下来,就认真去学法。

师父的法直指我执著的心,我惭愧极了,反思自己关键时候向内找了吗?做事出现错误了不是认真找原因,却总是认为出点小差错是正常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还错误的用师父的法来为自己的执着辩解,把自己的辩解说成是在指出妻子的不足,是对妻子负责,把心思用到了妻子的表面语言上而不静心向内找,错失了一次次向内找提高心性的良机。我意识到,听妻子同修的话感到刺耳就是因为自己的这些迟迟不去的执着心在作怪。挖出了执著心,立刻有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七年初由一名气功爱好者引导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妻子和儿子也都于当年得了法。

我家是一个有一定规模的真相资料点,也是个典型的家庭资料点。我们从上网下载文件、上传资料文稿和“三退”名单,到编辑文本、制作样稿;从传单、小册子的印制,到书籍、光碟、对联、条幅、护身符的制作;从帮助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到给同修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等等,样样都干。当然我们靠的是师父的呵护,靠的是大法修炼带给我们的智慧和力量。我们的资料除供应本地区外,还经常供应到周边县市,我们制作的大法书籍甚至供应更广的地区。我们在助师正法中认真做真相资料,在做真相中不断提高心性。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与大力支持下,我们的资料点从二零零一年建立到现在一直平稳的运转不停,在清除邪恶、救度众生中发挥着应有的作用。

(一)

我们的资料点是在本地资料十分紧缺的情况下建立起来的。儿子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家里也有电脑,在几位同修的支持下,我们又购买了一台针式打印机(用于打印蜡纸)、油印机等,就这样,资料点顺利的运作起来。儿子负责操作计算机,我和妻子负责印制传单、小册子等。由于救人急,为了赶制真相资料,我们常常工作到深夜。

随着正法形势的发展,真相资料的数量需求不断增大,质量要求不断提高,要做出更好更多的大法资料,原有的设备已经不能适应要求了。

但长期以来,市场上只有适用于印刷厂的印刷设备,由于其价格高,体积大,噪声强而不适用于家庭资料点。正当我们为此事感到为难时,渐渐的,市场上各种用于家庭的打印设备以及印前设备、印后设备应运而生,于是我们资料点逐步更新了设备,我真为此感到惊奇:看到当今社会科技发展的速度(特别是计算机网络技术方面的东西,简直是日新月异),联想到儿子恰恰学了计算机专业,并且学业成绩很好,相关专业能触类旁通,正好都是我们这资料点所需要的,我立刻明白了“万古事 为法来”(《洪吟二》〈戏一台〉)的一层法理,進一步感觉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师尊的伟大,弟子的殊荣,進一步坚定了信念,增强了信心,心中时刻荡漾着对伟大师尊的无限敬意。

(二)

由于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网上经常看到资料点被邪恶破坏的消息,本地也不时有同修因发真相资料甚至无故被非法抓捕、关押,亲友也“好心”的劝说,说:“风声紧,不要自讨苦吃”等等,我心里不得不对资料点的事進行“慎重考虑”,这资料点可是我们这一地区资料的重要来源啊!讲真相救众生,怎能缺乏真相资料缺少大法信息呢?我深知我们这资料点的工作不能停,同时也理解亲人的心情,或许是师父借亲人的嘴在提醒我们注意安全。我通过认真学法,心里知道应该怎么做。我知道自己作为师父的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我相信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可怕!同时看到妻子同修与儿子同修态度坦然,我心里感到欣慰,也格外敞亮,为大法、为众生认真做好自己该做的,圆满随师还的心,如磐石更加平稳、坚定,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啊。师父说过:“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后来我们不断的给亲友讲真相,同时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不正因素,逐渐他们也积极支持我们了。

我们天天上明慧网。关键时候,明慧网上关于安全工作的文章和信息给了我们极大的帮助,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时刻关照、呵护着我们。我们严格按明慧网上提供的安全措施行事,及时处理好各种事情,一切运转正常。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师父的法坚定了我们的心,我心底里真的越来越踏实。

一直以来,我们不把邪恶看成什么东西,只是理智,智慧的去做好我们的各项工作,做到不留漏洞,不给旧势力留下任何把柄。为了资料点的安全,我们除了学好法以外,还在技术和方法上动脑筋、想办法。印刷机响声大,我们就自行设计制作了一个木柜子,让机器在木柜子里运转,以起到隔音防震的作用。妻子二零零四年退休后,没有接受企业的高薪聘请,而是把精力集中在做真相资料上,这样可以让机器在周边邻居都不在家的时候运转,在就餐和休息那段时间不开动响声大的机器,这样有利于保证资料点的安全。

我和儿子还要负责资料点耗材的采购、运输以及把做好的资料送到规定地点去。我们一般不在本地购买耗材,而是从大的批发商那進货。耗材和资料的進出,我们都特别保持强大的正念和注意周围的环境状况。起初,运货要找出租车或小三轮车。喊车时,我们注意每次都找不同的人,不找我家附近的或认识的司机。后来,我们有了自己的小车,这就更方便了许多。运送时间,我们一般选在中午或晚上,并且每次出发前都发出强大的正念,让周围的邻居不要出来;让资料存放处周围没有人,每次都能收到良好的效果。这样避开了左邻右舍的视线,以免引起他们不必要的好奇和猜想。另外,对于资料点的废品杂物,我们都作了妥善处理,能卖的卖,不能卖的经过处理后才投入垃圾箱。

我们在安全问题上从不含糊和草率,我们心在法上,时时不忘自己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时刻审视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当不正的念头闪出时,就立刻正念清除,不做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的那个手里拿着李老师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的那种人,“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洪吟二》〈正神〉)。

(三)

做真相资料过程,是我们提高心性的过程。资料点经常有同修捐款,资料点做出的大法书籍同修请去时都付了钱,我们对这些资金从不马虎。从一开始,我就把资金收支的每一角一分都记录的清清楚楚(临时记录,过后销毁),妻子认为一角一分的记,没有必要,只记大数就行了,小数或尾数可忽略不计。而我却不以为然,坚持自己的做法,认为这样做是认真负责的表现。账务问题,必须一清二楚。后来通过学法,我发现,尽管自己做的对,但这里确实有一颗隐藏的很深的执著心:名利之心。隐隐约约有一种账记的清楚可以获得好评,在同修中博得个公私分明的好名声;一角一分的记下来,可以避免把自己的钱搭進去。账目清晰是对的,是必须的,但我背后隐藏的私心是多么的肮脏啊!有道是人身难得,正法难求,东土难生。能成为师父的弟子多么荣耀,多么幸福啊!是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洗净,削减了我们的业力,净化了我们的身体,又授予我们大法,指引我们修炼,才有我们的今天,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都应该是属于大法的,而我却把“自己的”和“大法的”分得清清楚楚,生怕自己多出一分钱,真是羞愧啊。利用这个问题,我挖去了自己的一些执著心后,发现自己更豁达了,对自己的钱也看淡了。

在印制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有几次我把真相资料印错了,每次妻子都能及时发现,对我疾言厉色,指责我对法不负责任,说的我心里愤愤不平。一次,被妻子说的心里怒火中烧时,师父特别强调的修炼人无条件向内找的法理在我耳边响起,我立刻冷静了下来,就认真去学法。师父说:“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还说:“你们有的人在说别人执著的时候,是不是因为自己执著受到了冲击反过来说别人执著来掩盖自己的执著?”师父的法直指我执著的心,我惭愧极了,反思:自己关键时候向内找了吗?做事出现错误了不是认真找原因,却总是认为出点小差错是正常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还认为妻子慈悲心不够,没有大法弟子的风范,还错误的用师父的法来为自己的执着辩解,把自己的辩解说成是在指出妻子的不足,是对妻子负责,把心思用到了妻子的表面语言上而不静心向内找,错失了一次次向内找提高心性的良机。我進一步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种种执着:爱听好话的喜好心,不甘屈服的争斗心,妒火中烧的妒嫉心,自高自大的虚荣心等等。我意识到,之所以听妻子同修的话感到刺耳就是因为自己的这些迟迟不去的执着心在作怪。挖出了执著心,立刻有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

十多年来,我们学法,发正念,做真相,心性不断提高,家这个场也越来越纯正。前不久,一位熟悉的在外地工作的同修出差路过此地,在我家住了一宿,后来他告诉我,他一到我家就感到一身旅途的疲劳顿去,几天来嗓子的不适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说我家的场很好。我知道这是师父借他的口在鼓励我。我们一定抓住这最后的时光,用心做好每一份资料,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