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信弃义当犹大 破坏大法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日】山东邹城市原辅导站副站长李尚兰,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因受邪党恐吓、谎言欺骗,惧怕邪党淫威在名利的驱使下蓄意邪悟助纣为虐充当犹大,致死不肯悔悟,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恶报的痛苦中死去。一个原本有机缘能修成新宇宙正法正觉的生命,就这样彻底走入了毁灭。

李尚兰在七二零前学法不深抱着常人的观念,有求的名利之心走入大法,却不能从法理上真正的认识大法,在后天变异了的思想观念主导下追名逐利,混浊在党文化中不思自拔。在七二零开始邪恶诬陷迫害大法时,李尚兰也曾随功友進京上访,到京后不是去天安门证实法,而是东躲西藏不敢露面。几天后被家人找到,接回后又被公安科六一零关押数天,受其邪恶谎言欺骗迷惑当众宣说不学不炼了。由于人心的驱使受毒甚深理智不清,随后又被兖矿公安处六一零、济东分局政保科、铁运处六一零密谋合伙绑架到邹城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李尚兰却仍不能清醒的认识到中共江泽民集团的邪恶本性和偏信邪党的洗脑,出来后在当地邪党的要挟下,顺从协助六一零在邹城兖矿电视台公开露面,散布谎言、诽谤师父、诋毁大法,当众表示游说他人不学不炼,并做了自我表态。她以为这样就可以保全她在人中的一切和免受邪恶迫害之苦,错误的站在人的基点上来认识这场邪恶的迫害,不能真正从法上认识到邪恶旧势力是利用这场迫害的表面形势来干扰正法,毁灭不坚定的大法弟子与众生的险恶用心。邪党在旧势力的操纵下利用了她执着不放的人心,又将她从家里绑架到济南女子劳教所。在那里中共邪教的谎言灌输和威逼利诱,犹大邪悟者歪理邪说的教唆,使她和那些理智不清头脑发昏、主意识不强的学员一样,忘记了师父当初的教诲与慈悲救度。把中共邪教喉舌王志刚犹大一伙的歪理邪说当成了真理,昏昏然随和了她的人心执着,真把邪党的迫害当成了对她的挽救,“感恩”备至。把邪悟者的歪理视为哲悟之本,先天的本性与良知被泯灭,充当邪党的帮凶,成为旧势力迫害学员的打手,做了中共邪党想做都做不了的事情。

在她被劳教期间,伙同淄博地区的郑淑兰和其他邪悟之徒,配合恶警不遗余力的转化学员,甚至不惜侮辱打骂。据不完全统计,被非法关押在同劳教所的学员揭露,在她的误导下有五、六十人走向邪悟,还有先后同期被劳教的学员受她的影响而理智不清的背离大法。当有同修指出她的错误时,李尚兰、郑淑兰一伙不但不知悔悟,还反斥别人层次低悟性差执着心多,把师父的法断章取义反面理解用来教训别人,掩盖自己的错误开脱罪责。

李尚兰因在劳教所所谓的“思想转化彻底”,帮恶警转化学员成绩显著,被提前释放回家。她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散布她那套邪悟的歪理邪说,转化她的亲属和与她认识的学员。并联系本市与外地邪悟者到处串通宣讲所谓的“第十讲”,散布的都是从中共特务网站下载的邪教语论和假经文。告诉学员现在都圆满了,赶快把书都烧了不用学炼了,甚至还胡说江魔头也是大根基人,这场迫害是师父允许的等等邪悟的谬论。在她的蛊惑煽动下致使一部份学员走入歧途、烧书坏法、误入邪教。李尚兰本人还为了扩大市场,联合青岛、烟台等山东各地的一些人搞起了传销。后来经过一段时间同修们的耐心帮助和在法理上的启悟,她在思想上有所清醒。但因自己主意识不强、附体干扰、邪悟犹大的迷惑、中共特务的恐吓与威胁、家中丈夫的党文化灌输,就使她彻底的背离了大法。

因此因果报应也随即而来,附体邪灵使她终日不得安宁,再加上她自己造业甚多,思想和身体上每日都承受着严重的摧残。出于人本能的求生欲望又去了五台山拜师皈依……妄想依此驱逐附体,在家中每天诵读某某经、大悲咒,认为这就能化减对大法所造的罪孽,也能为自己的灵魂在阴狱捞一根救命的稻草。可她哪能明白人心招来鬼上门,旧附体未除又招来新邪灵。从此以后终日难眠,身体被附体吸食殆尽、精神紊乱、生活艰难,医方诊断为败血症,肾脏功能衰竭,久治不愈终得恶报而死。

李尚兰是继山东淄博郑淑兰之后,因背弃大法、助纣为虐、充当犹大终得恶报而死的又一个实例。郑淑兰是因附体控制跳楼而死,还有青岛、烟台等地的犹大,是在集结乘车外出做坏事、充当中共说客途中遭恶报车祸而死的。还有一部份在劳教所邪悟打骂转化学员造下大业,父母、妻子、儿女遭牵连恶报而死的。近年来各种因果报应随时而致,希望那些至今走入邪悟、仍不能自省、还在信口雌黄游说欺骗学员、散布歪理邪说、拉拢学员下水败坏大法形像、影响世人得救的行恶者,看到以上恶报实例赶快醒悟,诚心向慈悲的师父忏悔,挽回给大法造成的影响,弥补自己的罪业,在未来有一个好的归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