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得天书 坚定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

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我得法已经十三年了。在这十三年的修炼中,不管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大的魔难,我都觉的我很幸运,能够当上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真的太荣幸了。十三年来,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坚定的走到了今天。十三年的风风雨雨,我有太多太多的体会,把我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同事给了我一本“天书”

我是九八年六月二十九日得法的,那是我最难忘的日子。当时单位一同事把她手抄的《转法轮》拿给我看,并说:“这本书太好了,是一本天书,你看看吧。”我从来都不爱看书,但被她说的“天书”两个字吸引住了,拿回家一看,还真就放不下了,这书像磁铁一样,一直吸着我往下看,往下看。这本书太好了,用了四个晚上把书看完了。还书时,同事又把《转法轮(卷二)》、《精進要旨》还有师父当时在各地的所有讲法都拿给我。我看这些书,越看越激动,越看越看越想看,渐渐的,我知道了师父是至高无上的,师父传的是高德大法,而且知道了这就是我一生中要寻找的。从那时起,我就暗暗下了决心,不管遇到多大的阻力,多大的魔难,我都要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绝不动摇。

从那以后,我每天早上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晚上参加集体学法,休息天跟同修到各地洪法。

这期间,丈夫给我制造了很多的、很大的魔难,他不让我早上出去炼功,我就在他睡着的时候出去,他就晚上把沙发拖去挡着门睡觉,晚上我去学法,他就跑到学法点跟我吵或者是学法回来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那时,我除了把家务安排好外,其它所有的业余时间就用来学法、抄法、炼功,那段时间真的感觉提高特别的快,所以,不管丈夫给我制造多大的魔难我都能过去,也不生气,还用善心对他和他的家人,让他感到大法的美好。后来,他从百般阻拦、干扰、不让我学、不让我炼变成支持我修炼了。

修炼前,我全身是病,一年要住几次医院。我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整晚睡不着觉;严重的头痛病,几乎天天头痛、头晕、头沉;乳腺增生,做过手术却没好;血管瘤也做过手术也没好,还有风湿病、妇科病、腰痛病、胸膜积水(很严重)、坐骨神经痛等等,感觉全身都是病,今天这疼,明天那痛。那时,丈夫的脾气粗暴,很不讲理,不知道关心人,家里的事一样不管,整天喝的醉醺醺的,回家就是跟我吵架。而我从小就是一个性格内向又不会吵架的人,更不会骂人,所以,面对丈夫的粗暴无理,只会自己生闷气,有时真是气的要死。我和丈夫的婚姻,在外人看来都觉的不可思议,因为我们俩无论是从长相、性格、家庭、文化修养等各个方面都差距很大,在别人看来他应该对我百依百顺才是,可是一切都完全相反。那时我真是悔恨交加,生不如死,经常问老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让我活的这么苦、这么累!

得法不到一个月,我全身的病都好了,也明白了我自己所碰到的魔难都是业力所致,一切魔难都是在还业债。心结解开了,性格也开朗了,整天乐呵呵的,一身轻。那段时间真的是很激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唯有听师父的话,精進实修。

二、大考验来了 我走出去讲真相

我修炼刚一年,邪恶的大规模迫害就开始了,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我们都去了省政府上访,从省府回来的那天,江魔头就动用了全部的国家宣传机器开始了对师父、对大法的造谣、污蔑,那邪恶铺天盖地,好象天都要塌下了一样。随之炼功点被解散了,同修们都感到压力很大。我想这次一定是个大考验。回家后,我照样学法炼功,在单位有时间我也学法,我知道,只有学好法,才能闯过这一关。接着单位、家里的压力都来了,但我从未怀疑过师父和大法,也从来没有动摇过要修炼到底的决心。我就用自己的亲身体会给亲人、朋友、同事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怎么好,根本不象电视宣传的那样,电视、报纸上说的全是造谣、诬陷。

二零零零年初,同修们都悟到要走出去证实法,就这样,我们就开始走出去,发、贴真相资料。开始是用手写,休息天出去发或贴。后来,同修从外地拿回来一些真相资料,但数量不多,我们就每种留一张,自己拿去找地方复印。第一次出去找地方复印,没有任何商家敢印。一天,我進了一家复印店,我说麻烦给印点东西,每样几份(那时不敢复印太多,怕被发现了),他们二话没说,也没看内容就给印了。从复印店出来高兴的告诉了在外面等着的同修,并叫他们把印好的资料拿好,我又一样拿了一张,准备再去多印点,可能是因为我起了欢喜心,刚印了几张,店主就发现了,抢过去撕了,还气愤的说:你不要害我们了,公安都给所有的复印店打了招呼,不能帮法轮功印任何东西,如被发现就要被罚款甚至封店的。我挺懊丧的走出来告诉同修,并叫她俩回去,我再找别的复印店。我想我一定会找到能帮助我们的地方。就象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终于找到了一家可以为我们长期复印的地方,而且是要多少印多少,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印。从那时起,我们就可以发多少印多少了,还供给了我们这个地区的很多同修。后来因为我妹妹让我去她家过年,妹妹在省外工作,离我很远,我们姊妹难得一聚,一个是想给她讲真相,一个是情还没放下,就去了妹妹家。在走之前,我带了一个同修到复印店介绍他们认识,并说以后由她来复印,他们答应了。谁知后来这个同修被绑架,没守住心性,把这家复印店给说出来了,我回家听说后立即到复印店去看了看,果然复印店被查封了,我想这家店的损失一定不小,也不知道复印店主俩姐妹的去向,后来我只要一想起这事,心里就隐隐作痛,非常难过。是因为我的过错害了他们。但我相信,她们在最最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们,师父都清楚,将来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的,一定会得到福报的!

我们不得不到外地去拿资料。后来,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我们建立了自己的资料点,再后来我自己也开了一朵小花。

我得法时,儿子十一岁,正是暑假期间,我就带着他一起学法炼功,后来讲真相也带着他。有一次带着儿子去街上发、贴资料,到了闹市区看到有一个广告栏,就把写好的真相资料刷上浆糊叫儿子去贴,刚贴上,就有好多人围上来看,就听他们说,是法轮功的呢。还有一次,同修从外面拿了几百份真相资料回来,说晚上贴出去,你看怎么分?我把资料分成两半,我拿一半,她们拿一半(我是考虑她们年龄比我大),那时候,我们点上就只有我们三人能走出来,就这样,我们分成两路,吃完晚饭就出发了。那天我从家门口开始,沿路经过市政府、公安大楼、检察院等单位,我都一个不落的贴上了,路边的电线杆上、广告栏上、墙上只要能贴的地方就贴,有的刚贴上就会有很多人围上来看,一直贴到火车站。在火车站我看到很多人排队买票,我就想这么多的人啊,也要让他们看到,于是我就跟着排队,到卖票窗口后,我贴上一张就走了,排队的人都能看见。那天晚上,我走了大半个城市,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走了多长时间,但一点也不觉的累,虽然一直听到警车在嗷嗷的叫,却一点不害怕,好象与我无关似的。得法前,我是个非常胆小怕事的人,从来不敢晚上一个人出门,更别说走这么远的夜路,反正那天很晚才回到家。

发了这么多年的资料,从开始的不成熟慢慢走向成熟,从中也总结出一些经验。开始的时候只发散户和没人看守的楼群以及没有电子门的大楼,现在,我专发有人看守的小区、单位宿舍。有些小区外表上看管的很严,其实再严也没有关系,只要你穿着得体,進出大方自然,那些看门的也不会过问的,即便有人问,也不必惊慌,就大大方方说找人就可以了。如果他还问姓什么,就随便讲的姓,他们就会告诉是不是那家那家,他们家在几单元几楼或者说他们家现在没人都出去了,那说声谢谢就走了。下次再来,你说出姓,他就不管你了。有电子门的就发正念,大多数都能开开或者正好有人進出,你就跟着進去,他们走在前面,你可以慢慢跟着后面或者整理鞋带什么的,等他们進家,你就可以发了。刚开始的时候,只要听到楼道有人上下或有的人家开着门就不敢发走了,现在不管有人无人,开不开门,我都会智慧的发,但在包装资料和发的过程中都要发正念。

这些年在发的过程中也遇到过许多有惊无险的事。记得有一次下班后上街发资料,上到楼上,把一份资料贴在门上转身刚走,门一下开了,一条狗冲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年轻人,一把把资料扯下来并恶狠狠的问我:这是不是你贴的?我是公安,我们现在正在抓这个。我当时一点也没害怕,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并笑呵呵的问他:是什么东西呀?他马上就变成了笑脸对我说:你走吧。我知道又是师父保护了我。

二零零零年七月,因生出了做事心,法学的少,在带一位刚走出来的老同修发、贴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看守所二十天。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闯出回家后,丈夫就不让晚上出去了,把我看得很紧。我很着急,后来想只有带着儿子才能出去玩,丈夫才放心,他想着我带着儿子就不会去发资料了,那我就带着儿子一起发。有次走到一栋楼前,我对儿子说:你上这边楼道,妈妈上那边楼道,儿子就拿着资料上楼了,发完下来儿子对我说:我都想好了,如果有人开门,我就会说,我是来找同学的,某某同学是不是住这儿?有一次带着儿子贴不干胶,刚把一张不干胶贴在电杆上转身走出两步,一辆警车就在电杆前停住了,下来几个警察,我叫儿子不要怕,我们发正念,一边向前走,一边发正念,发完正念再转身时,警车已经无影无踪了,师父再次保护了我们。就象师父说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从资料点建立以来,我从大资料点拿来的资料很多,但当地能真正走出来发资料的人却很少,即使能拿去发,每人都只拿几份,剩下的很多,我就自己去发。晚上,丈夫看的很紧,我就上班时带出去,利用上班时间整理、包装好,下班以后再去发,因我比丈夫早下班一个半小时,我就每天利用这点时间去做。上夜班的时候,可以早一点下班,沿路去发,发完再回家,这样一直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再后来,我就带着一个同事一起去发,一段时间以后,我们都生出了做事心和欢喜心。

二零零三年六月的一个休息天,我看剩下的资料还多,就约了这个同修出去了,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忘了发正念,在发资料的过程中,遭人诬陷被绑架。当时也没什么怕心,相反倒有一颗个人英雄主义的人心,也是因为陷于做事之中,太急于想让人了解真相,把自己忙得不行,学法少了,渐渐人心多了起来,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导致被迫害三年,整整耽误了三年救人的宝贵时间。

因我被迫害期间,丈夫受了很多的苦,回来后,就坚决不让我修炼大法了,百般阻挠。可我坚如磐石,还是要坚定的走出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想在各方面都尽快的赶上来,弥补这三年的损失。

因被劳教,我被单位开除了,我回家后不久,丈夫也失业了,那时儿子正上大学需要钱,我们自己的生活也出现了危机,无奈,丈夫才不得不同意我出去找工作。只要能出门,我就什么都愿意干,给人家当保姆、帮人做饭、做家政,给人打扫卫生等等,那时我已是快五十岁的人了,找工作很不容易,做家政时给人打扫卫生爬上爬下的,还是又脏又累的活,工资还非常的低,但只要能出去,我什么都不怕。干完活回家的路上,我又可以发真相资料了。

记得有一次干完活已经很晚了,天都黑了,白天干了一整天的活,又累又饿,但想着带的资料没发,还得先发完资料再回家,那天天又冷又黑,走進楼道什么都看不见,但当我拿出一份资料准备贴时,手指突然发出象手电筒一样的光来,当时真的很激动,知道是师父在鼓励和呵护着我,一时就什么苦什么累全都没有了。这些年遇到的神奇事很多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三、不再等、靠、要,建立自己的资料点

我们地区的资料一直都是依靠外地同修供应,去取一次资料来回几乎需要一整天的时间,而且还拿不了多少,说不多,一个人拿还不容易,毕竟太重了,没点力气还拿不动,路上还存在一些不安全因素,也给其它地区资料点同修增加工作量,带来诸多麻烦。后来,在外地同修经济和技术的支持下,我们终于建立了自己的资料点。

建点的初期是相当难的,一是缺资金,二是不懂技术,三是环境也艰苦。我先和甲同修租下了一处房子,房子条件很差,没装修过,里面四壁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那年的冬天又特别的冷,我们就简单的从家里凑了些破旧的家具,然后到外地把机子买了回来,又找了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乙,就这样把资料点建起来了。因我没多少文化,年龄又比他们大,所以就承担了跑外和购买耗材、传递资料的工作。真的是法的威力和师父的帮助,我才能担当起这样的重任。修炼前,我提十斤的东西都感到困难,而现在我每次要买两箱纸,有时是一箱B5、一箱A4,但多数情况下都是两箱A4,虽然是乘出租车,但还是要自己搬上、搬下车,还要提進院里,提上四楼,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劲。其实就是师父在帮我。

我们的资料点从二零零二年到现在,虽然中途也发生过一些不该发生的事,但都能按时给同修送去师父的经文、《明慧周刊》和各种讲真相资料。邪恶一直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所以我们必须时刻多学法,保持正念,同时也必须注意安全,注意修口,保持单线联系。所以资料点运作近十年,谁也不知道我参与了其中,也没有参与之外的人知道资料点的任何情况,使本地区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从未断过。

四、我家也开一朵小花

资料点建立后,我除了传递资料,在他们需要我帮忙时我去帮忙,做我力所能及之事,并帮着协调一下之外,我不过多参与资料点的事,有空就是学法炼功。那时候我对电脑一窍不通,看到电脑都会头晕,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去学技术做什么,也好象技术上的事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但从二零零九年开始,我看到很多交流文章中讲到,许多老同修,甚至拿锄头的手都拿起了鼠标,一朵朵小花在全国各地开放。受到他们的启发,慢慢的我有了想开一朵小花的愿望,加上我也看到,由于本地区很多人一直处于等、靠、要的状态,一味依靠着大资料点,使得做资料的同修很忙,学法时间少,并出了一些不该出的问题,加上后来渐渐走出来的同修多起来了,资料的需求量增大了,这就使我要做资料的心越来越强烈,但也有很多的顾虑:我什么都不怕,但丈夫会反对,因为自从我修炼以来,大多数的难都来自丈夫,都是他在给我制造魔难,而且,每次难都很大。可师父讲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只要有了这个愿望,师父肯定什么都可以帮我的。

就在我想着怎么去干时,就听说有位同修要去买电脑,我就请同修顺便给我买了一台。同修听说我的想法后都支持我,同时给我提供了各种帮助:电脑系统按要求装好,买来了打印机、刻录机,我自己家中也申请了宽带上网。当把这些东西都准备好要拿回家时,我就想,不管丈夫怎么对我个人都行,我这朵小花是开定了。谁知,我决心一下,他反而没说什么,只随便的说了几句就不管了,甚至在后来我忙不过来的时候,还能帮着我刻录和打印碟面,真的,很多事都是因为我们的心促成的。

在同修们耐心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上明慧网,下载真相资料,打印制作《明慧周刊》、《明慧周报》、小册子等等,还学会了刻录、打印光盘,打印真相币,发“三退”声明等等。在一年多做资料的过程中,我的技术和心性在同步提高着。开始时,电脑一出问题或打印不出东西来,我就很着急,就得去找同修来帮忙解决,到后来遇到问题我先找自己,然后再看机子,有时候也求师父,最后问题都能得到解决。现在一般的基本问题都能自己处理,不再动不动就去麻烦同修了。

五、打语音电话

能上明慧网后,我在网上看到有很多同修用电话讲真相,于是就动了要用语音电话讲真相的念头,但问了当地几个同修,都说不会,就在我很着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同修,她告诉我,她正跟一个技术同修在按照明慧网上教的办法尝试这个技术,等她学会了就来教我。没过几天,同修就给我买了一个可以打语音电话的手机,并把所需要的东西装好,教会了我怎么打语音电话,当时真的很高兴,马上就用上了。过了些日子,又看到网上说,还有一种国产机子既可打语音电话又可以发短信、彩信,我就又请同修帮忙买了这种手机,并改好串号、装好东西,从那以后,我就短信、彩信、语音电话交叉用,同时买了几张卡换着打。

和做其它大法工作一样,打语音电话讲真相也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对方听不听真相和我们的心性、心态是有很大关系的。在将近两年打真相电话的时间里,自己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现在,我发彩信较多,我觉的如果彩信附有图片,说的更清楚,虽然有一部份收不到,但现在能收到的越来越多。我的工作便于搜集各阶层人士的电话号码,还非常的多,这给我打电话和面对面救人带来了很大的方便,受到群发短信的启发,有时在车上和人多时不方便拿本子看号码的情况下,我会记住一两个号码,然后以这个号码为基础,上下扩展,就可以有几十个号码,而且多数都能打通。

在打电话和发彩信的时候,也常会碰到一些骂人的,有时候骂得很难听甚至下流,或者问你是谁,因为我每天都很忙,所以以前遇到这些事我都不理会,把骂人的短信删了就算了。前几天,我又接到了一条骂人的短信,骂得很下流很难听,看了短信,我当时没生气,还觉的这个人太可怜了,我就用很和善的语气给他回了短信,心里完全是为他好,他收到短信后,给我回了一条,语气完全变了,完全是一种为我们担心的口气,接着我又给他发了一条讲真相的短信和大法洪传的彩信,虽然他没再回我,但我相信他一定了解了真相,几天后,我给他打了一个退出邪党的语音电话,三分多钟的电话内容他都听完了,我想他再多听听真相会得救的。

有时候,在打了好多电话,都是一接就挂了,或只听结局就挂了,那时也会有些灰心,不想再打了,但最后都能调整好心态,再发正念,再打过去时,对方就接听了,能听完的也多了。

因为要上班,还要学法炼功、做资料,还有很多协调上的事等等,这种情况下,我就选择上下班的途中、外出办事的路上、车上,哪怕在等人的一个很短的时间都可以发上几条短信。虽然我上班基本没有休息天,但我就把时间安排的好好的,保证能做好每一件事,早晨长期坚持三点半起床炼功,午休我就学法,上班当中没事的时候就抓紧时间看《明慧周刊》或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我的工作每天都有外出要办的事宜,而且几乎整个城市哪里都要跑,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发真相资料,我走到哪儿就把真相资料发到哪儿。我的工作接触的人多,而且是各个阶层的都有,这又给了我一个面对面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客户们讲。但有一个没做好的地方,就是我会挑着讲,有时候会有一些顾虑心,也因此错过了一些机缘。今后,我还得抓紧时间学法,突破面对面讲真相喜欢挑人的不足。

我知道,我们的修炼道路都是师父安排的,每个人的路虽然不同,但都能在自己的路上做好自己该做的,既能维持生活,又能开辟学法讲真相的好环境。

十三年的修炼过程,其中也有过松懈、懈怠,也还有人心不断的冒出来,忙的时候学法也不入心,这些都需要在不断的学法中去掉,做好。

十三年的修炼之路,师父一直在身边看护着我们,呵护着我们,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