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重病痊愈 湖北公安县老人被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公安县七旬老人陈孝楼,一个曾经身体残疾的快七十岁的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变好了,家庭和睦了,与社会的交往也和谐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遭受多次迫害,在看守所与监狱里,受尽了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下面是老人自述部份经历。

我叫陈孝楼,是湖北公安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在妻子引导下,有幸修炼李洪志师父所传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修炼前,我有三大瘾好,烟、酒、茶,很少吃饭,以酒代饭。有五种疾病:风湿性心脏病、支气管炎、痔疮、四肢麻木、风湿性关节炎。六月的暑天,要穿棉裤干活,是有名的药罐子、酒瓶子、烟囱子、茶杯子,每月工资还不能维持自己的生活,更谈不上养家糊口,所以家庭里吵架、打架是家常便饭,那时方圆数里的人都晓得我家不和睦。修法轮大法后,我这三大瘾全戒了,五种病痊愈了,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六月天不用穿棉裤了,还节省了大量的药钱、烟钱、酒钱。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心里充满了无比的喜悦,家庭也变得和睦了。我们全家及亲朋好友都从我身上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就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了中共邪党的恶毒打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这个流氓集团调用整部国家机器,发动了这场对正信的迫害。为了给被谎言蒙蔽的世人讲清真相,揭露中共为迫害正信使用的邪恶手段,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上旬,我到当地农村去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诬告,我被公安县夹竹园镇派出所的两名恶警绑架,其中一恶警叫周敦享,另一恶警姓名不详。一到派出所,就被派出所所长杨勇狠狠地打了一耳光,打得我两眼冒金星,双腿发软,一下倒在地上。这时,恶警张远国强迫我照相,一直折腾到晚上十点才放我回家,非法关押我七个多小时。

第二天我又遭这帮恶警绑架,并被县“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头目廖学圣劫持到县公安局,廖学圣把我劫持到五楼国安大队办公室,他恐吓我说:“我把你从这里推下去,摔死了也没有人来问我,我说你是自杀,你要老实点。”紧接着他就打我耳光,强迫面朝墙跪下,不跪就拳打脚踢,派人强制让我跪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在他的办公室里非法审问我后,把我直接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恶警又指使在押人员打我、折磨我,强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横下一条心,大法救了我,我要永远说大法好,我是不会向邪恶写什么保证的。

中共这个流氓邪党执政,对老百姓不讲法律,只因我信仰了“真、善、忍”,要做个好人,想有个健康的身体,他们把我这六十五岁的老人打得遍体鳞伤,二十三天里受尽了警匪的折磨、打骂、恐吓。因家人担心我的生命安危,就托各种关系找到廖学圣,请他吃喝玩,还包括交所谓的生活费(吃的猪狗不如的饭菜),共计花费近三千元,才放我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在本县孟家溪镇发放真相资料时,又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诬告,被孟家溪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后,我双盘而坐,被恶警周敦享(当时已从夹竹园镇调到孟家溪镇派出所)看见,他嘴里骂骂咧咧,用脚狠狠的踢我的双腿,下午又非法把我劫持到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长达二十八天的非法关押中,睡不好,吃的是猪狗不如的食物,加上精神和肉体的迫害,使我路都走不稳,但他们仍多次强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始终不写,只讲大法的美好,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恶警们怕我死在看守所承担责任,才叫家人把我接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我与同修去挂法轮功真相的条幅,第二天也就是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恶警黎建国、胡劲松(已遭恶报身亡),到我家乱抄乱翻,恶警所长杨勇还狠狠地打了我一耳光。除了这个所长杨勇,黎建国、胡劲松外,还有一不知名的恶警共四人,当天晚上十点钟左右,他们非法审问我后,连夜将我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每天不是打就是骂,一炼功就骂的更厉害,或者指使其他的在押人员将我的盘腿硬搬下来。

在看守所的九个多月的日子里,受尽了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六日,被公安县法院审判长王峰、审判员陈春林、范谋珍、伪检察院汪辉、刘清龙、熊昌梅非法公诉,冤判两年。九月二十六日左右,恶警们用警车把我和另一同修先劫持到武汉洪山监狱,在那里非法关押了三天,受尽了打骂、折磨,没有一块好皮肤,然后又将我绑架到沙洋范家台监狱继续加重迫害。

我是快七十岁的人,又因左手残疾做过七次手术,左胳膊不能伸直,身体被折磨得随时都有倒地的危险,恶警还是每天强迫我去干活,吃的猪狗食,干的牛马活。不放弃信仰的每天二十四小时强迫军训多次,不许睡觉,在范家台监狱里,不管恶警如何软硬兼施,我就是不写不炼功的保证,但每次都对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有时也会招来一顿毒打。

在范家台监狱当时被冤判关押共有四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位只有一条腿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们把从厕所里掏来的干粪便用开水煮开,强迫灌进这位学员的口中,逼他呑进去,并在他的残疾腿上压上木杠,再站上人并用双腿使劲颤动(两腿弯下去又伸直,再弯下去再伸直),把这位学员迫害得休克、昏死过去,醒来后叫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他就是不写。还有京山县的一位学员,他母亲也修炼法轮功,九十多岁了,看起来只有七十来岁,原来起居都是子孙帮助,修炼法轮功后全部自理,他因在母亲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而走入修炼。在被劫持到监狱之前,他还是村里的书记,监狱为了让他转化,每天五至六个包夹迫害他,他坚如磐石,从不配合邪恶,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

这次我把中共邪党对我的迫害写出来,是曝光邪恶,使那些还迷信这个靠谎言包装外表的邪恶党的世人,看清邪党的流氓邪教本质。中共邪恶流氓集团几十年的统治害死八千万同胞,种种恶行,罄竹难书,人神共愤,天理不容啊!中共迫害正信只会加速它的灭亡,愿中国人早日看清真相,早日脱离中共,早日得到解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