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岁得法的我在大法修炼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当同修谈论起得法的经历时,我想到自己真的是万分幸运:早在我四岁那年,姥姥、两个姨、妈妈和哥、姐都陆续得法了。我生活在一个周遭充满修炼人的温馨的环境里,在法光的沐浴下不知不觉长大。

我也成了一个小弟子

集体炼功时,妈妈把我也带到炼功点。当时我还不懂得什么是修炼,为什么炼功。跟妈妈去了,只是看着别的大法弟子炼,只记得二姨在炼功时常疼的流眼泪、流鼻涕,痛成那样了也不把腿拿下来。我站在那想:好能坚持啊!

我们的炼功点也是一个学法小组,里面有好几个小同修,我们一起学法,我们自然也是师父的小弟子。

上初中的时候,政治课上老师让同学读诬陷大法的文章,大家都嘻嘻哈哈的不听,当时我就决定要揭露邪恶,就在课堂上问老师天安门自焚中的那些疑点,老师只能含糊的说:“我也不知道”。

由于共产邪党的流氓伎俩,生活在中国的孩子都在无知中入了它的组织。班里推选人入团,把我的名字报上了,我对老师说:“我不入团。”老师不理解,我又给老师写了张纸条,告诉她:“我有个人信仰”。后来再选时,老师主动让我坐下,告诉同学说我有个人信仰,不入团。毕业时我送给老师神韵光盘作为礼物,老师高兴的收下了。

一开始我爸不认同大法,常在邪恶控制下在家里无缘无故乱喊乱叫乱蹦跶。妈妈告诉他不要这样对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会遭报应的。控制他的邪恶让他说:下地狱我都不怕,就是要把你拉下去!后来妈妈给他播放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光盘看,清理了大量的邪恶,爸爸就把邪党组织退了。爷爷去世前爸爸还催促我给爷爷讲了真相。

现在我已经逐渐长大,大姨常说我是“老弟子”了。

救度世人

“七二零”后电视上都是诬蔑大法和师父的谎言,世人都不明白真相,同修们就给世人送真相资料,一人骑一辆自行车,去好远村庄送。每次妈妈都是把我放在车筐里,骑呀骑的跟大家一起去发。一天,骑着骑着突然连人带车摔到泥坑里,起来之后,我的鞋里都是沙子,我也没说,妈妈骑上车就接着走。有师父保护,虽然我穿的是凉鞋,也没觉着疼。等到了那个村庄,快半夜十二点了,大家马上坐在树林里发正念。那时我很小,但发真相资料不害怕,就觉着我是在给大家送福(真相),谁也不能管我。

还有一次,姥姥在前面走,我跟在后面,有一个下水道的口没有盖,我过不去,就喊姥姥,姥姥都已经过去了,这时才看到这个下水道口没盖,知道是师父保护了她,要不然姥姥迈的步子那么小,肯定一步迈不过去,非得掉到下水道里不可。

姥姥走路慢,她发真相资料时我总感觉她好象不太正常的,有怕心。有次妈妈发真相资料时,里面有个女的听到了,就大叫,还踹门,妈妈一下就走了,我也跟着跑。跑着跑着,心想:不行啊,姥姥走路慢,我得去看看。一看姥姥还是在那慢慢的走,我催她说:“你快点走啊!”姥姥说:“快啥,我发正念了,那人不敢出来。”这时妈妈也想起姥姥,返回来了。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是我有怕心啊,姥姥比我俩都强。

讲真相 、发正念

上中学时,总觉得自己口才不错,开始给同学讲真相时事前不发正念,结果自己觉得挺好,讲到位了,可同学就是不退。回家后妈妈问我:发正念了吗?我才想到要发正念解体干扰同学明白真相的邪恶因素。结果第二天我发完正念再劝这个同学退团、队,同学就爽快的退了。在学校里我身边的朋友总是换,我悟到是师父让我多救人啊!

还有一次,有个小孩子总是缠着我,让我跟他玩,我说,姐姐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问他:“要不要退出少先队跟神仙走?”这小孩呵呵笑着说:“好啊!好啊!”就这样退了队。

现在上高中了,功课总是很多,很忙,晚上十点半才放学。我就利用中午时间,不睡觉,抽时间学法。奇怪的是睡午觉的同学都犯困,我却一点都不困。

到高中学校升血旗。我想到初中三年都没升血旗,现在的高中是我市最好的高中,管理很严格,我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发正念不让它升血旗,因为是没有坚信师父和大法,所以没起作用。有一次我没执著心的想:明天不能让它再升血旗了。果然真的就没升。

修炼人和常人真的不一样。自从得法后,我的身体总是棒棒的。初中时,放学就学法,即使中考也如此,结果考的非常好。小学时班级的第一名都没考上那所高中,而我考上了。这向世人证实了大法。因为上小学时我几乎总是班里的倒数第一。

以前同修就提醒我,让我写写自己的修炼体会,我总是以不知写什么为借口不想写。这次在上自习课时想,那就写写看吧。刚开始写时,有点害怕,怕被人看见。后来就想:我是大法弟子,人看不见我在做什么。我写的还非常顺利。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该向师尊有一个汇报,和同修们做个交流了。

一点浅悟,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