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中得法获健康 迫害中正念驱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

尊敬的伟大慈悲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感到非常荣幸。近十五年的修炼路在恩师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人类的语言无法准确表达师尊与大法的神圣与伟大。

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家的命运

我是一九九七年元月开始修炼大法的。修炼大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如贫血、胃炎、肠炎、肾炎、乳腺炎、心脏病、附件囊肿等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大把大把的吃药,中药、西药、中成药,百药吃尽无效。全身又黄又肿,手握不成拳头,全身疼痛,生不如死。

得法后我认真学法、炼功修心性,一个月后乳腺炎、心脏病消失,其它病也逐渐减轻。不到半年时间,各种病几乎都不治自愈,皮肤变得白里透红,那真是无病一身轻啊!认识的人看到我都说我越来越年轻了。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我能不信师信法吗?!我只能更精進。

丈夫看我不但病好了,脾气也变好了,每当他下班回家,我都会送上水果或一杯茶;星期天他外出游玩回来,我端上饭菜和气的问:今天玩的愉快吧?开始他很惊讶,后来他总是笑,说:法轮功这么好呀!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改变人的精神面貌和性格。他从此变了,下班就回家,不再在外吃、喝、嫖、赌了,每天晚上还和我一起学法炼功。一个濒临崩溃的家变得祥和而温馨,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和我家的命运,我从内心里万分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被迫害中正念正行,解体邪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一伙对法轮功开始進行残酷镇压,我百思不得其解。心想,这样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的好功法,有什么理由要迫害他?一定是他们不了解真实情况。按照宪法规定公民有上访权,我就去了北京信访局,可我到信访局发现这里已变成了警察局。根本就不准人说法轮功的事,谁说法轮功,就推上警车拉走了。我知道没有地方讲理,以后再说吧!我就回家了。

回到家,“六一零”说我“扰乱了社会治安”,把我送到公安局。公安局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于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硬把我关進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出来时,公安局以所谓“押金”为名勒索三千元;“六一零”勒索三千。单位还扣发我十二月份工资和年终奖金,从此不让我上班了!

二零零一年过完年,“六一零”指使其下属对所有炼过法轮功的人進行排查,逼写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拒写的学员被绑架送進洗脑班强行“转化”。我被“六一零”从家中绑架到洗脑班,一关就是五个多月。后来又被转到市政法干校洗脑一个月。刚回家四天,“六一零”主任又通知我去市里参加第二期洗脑班再洗脑。为了躲避这种无休止的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

离家后我和另一大法学员同租一个院。在讲真相时,这位学员被恶警绑架,承受不住酷刑折磨,带领恶警到住处, 恶警把我绑架,关進又潮又黑的小屋。他们两天不让我吃饭。第三天下午五点钟左右,恶警把我带到公安局四楼办公室,用“穿心棍”把我吊起来,四个恶警暴力审问:往脸上浇水,用掌或拳打我的脸、头,整个脸被打的黑紫。快休克时,就把我放下来,缓过气来,再吊起来打,反复非法审我五个多钟头。我不配合邪恶,用正念反制恶人。我心想:请师父加持弟子,邪恶不配迫害我,谁打我让他自己承受。那个恶警正用掌打我的脸,他说:啊,我的手怎么这么疼啊!马上去洗手。我知道,师父在帮我。 最后看“审”不出什么东西来,就把我架上车,送到看守所。

被关進看守所时,由于酷刑,我的两只胳膊疼痛的不能动,无法用力,我起不来床,恶管教用鞋底抽我的头,嘴里还喊着:谁打你了!抽了二十多下,最后累的她喘不过气来,才住手。我看她被中共操控的完全失去人性和人格,觉得她挺可怜的,对她无怨无恨。从此她再没对我大声说过话。

我不配合恶警,不照像、不填表,只发正念、背法、炼功、给同监室的人讲真相、给管教讲真相。通过我讲真相,大部份管教都知道了大法好。晚上全监室二十五人在院里炼功,管教、武警只在上边看。在看守所,我的全身肿了两个多月,后来突然消肿,瘦得皮包骨。看守所怕我死在里面,让恶警通知单位把我接回家。其实都是假相,是慈悲的师父用这种形式消去我的罪业,让我回家。

二零零三年七月九号下午,儿子大学毕业,带女朋友来家。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对儿子说:“你俩去买菜,我去看房子。”我准备开个卫生纸批发店,要找个门市部。正准备走,“六一零”主任带七、八个人闯進家中,让我去市里参加洗脑班。我好言对他们说:“我儿子和女朋友昨天才回来,让我照顾他们几天再说。”他请示他的恶党书记,对方说不行,今天一定得去。最后硬把我从家中抬上汽车,劫持到市政法干校。

两个月零十天,他们没能“转化”我。“六一零”主任气急败坏的指使负责“转化”我的手下跑到公安局,他们串通起来,最后被中共“六一零”操控的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女子监狱迫害。

在监狱,我被安排到医院强制“转化”。一间屋里放了四张床,我睡中间,三个已被“转化”的学员分别睡在两边,由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队长李某负责对我的“转化”。他们指使这些已被“转化”的学员监视我,不让炼功,每天读造谣、诬陷师父和大法的邪恶文章,再让写所谓“认识”,不符合他们要求时,不让睡觉。他们换班睡觉,我坐着闭眼也不行,往我的眼里抹风油精。

由于监狱规定,如能使我“转化”,就给她们减刑,所以这些邪悟的做起“转化”来特别卖力,经常围攻、打骂我。她们一班“转化”不了,再换一班,五十多天,换了四班人马。后来看“转化”不了,就把我分到刑事犯监区,逼我到做衣服车间做奴工。

我给与我接触的犯人讲真相,大部份都能认同大法。有一年轻女子很瘦,有一天晚上在大厅看电视,她跟我说:我看你总是那么祥和,不争不斗的,挺好,我也想学法轮功。我说那好哇!你是否有什么病?她说没有,就是心里不平衡,看什么都不顺眼,总爱和别人吵架。我说: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个道德高尚的人,自然也就不会和别人争斗。我就把《洪吟》里的〈做人〉、〈威德〉、〈真修〉等写在纸上,每天给她两篇,让她背诵。一个月后她胖了。其他犯人问她:你这段时间怎么不吵架了?也吃胖了?她笑了,笑的很开心。

因为我坚持晚上炼功被关進小号。在小号里,每顿只给半个馒头,有时有点咸菜条,犯人改善生活时,没有我们这些关小号的份,只给我们一块凉馍,连口水也没有;严冬腊月每天让坐在水泥墩上,一坐就是三个钟头不让动。

第一次我被关在小号一个月回到二监区。那里组织了一个所谓“转化”班子,由两名刑事犯和两名已“转化”了的学员作帮教,由专管迫害法轮功队的队长和二监区的教导员亲自带领。她们分两班,白天一班,晚上一班,日夜折磨我,不让我睡觉。她们有两人轮流给我念攻击大法的造假文章,然后让我写“认识”,不写让靠墙站着或罚坐小凳不让动,我要动,她俩就按住我。

一次,一个刑事犯对着我的脸打了十几掌;有时晚上她们让从车间干活回来的犯人头头们来参与迫害,打骂已是家常便饭。快一个月了,毫无结果,她们急了,从迫害法轮功的大队调来七、八个已“转化”的人,加强对我的迫害。到后半夜了,他们看我死活就是不写“转化”书,她们一齐上,把笔硬塞到我手里,握住我的手写。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笔捣在桌子上,笔尖都按断了。她们把我推倒在地拳打脚踢,我不为所动。她们还从郑州请来专搞法轮功“转化”的对我進行“转化”,他欺骗我说:将来国家要把法轮功人员分为“法轮功”或“职业法轮功”,把“职业法轮功”送到大沙漠。我坦然的对他说:其实,人最穷不过要饭,除死无大灾。正如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所讲:“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她们看硬的不行,又来软的。监区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你学《八段锦》吧,你学会教我,全监区的人都跟你学。我给她讲真相,讲修炼要专一,我只炼法轮功。就这样邪恶的阴谋又破产了。

她们又把我调到九监区做珠绣。我晚上炼功,被值班发现,又被关進小号,这次我在小号被关了八十二天,因为坚持炼功,恶徒就给我戴背铐。晚上睡觉,把一只手铐在床头上。更邪恶的是,他们对着窗户播放攻击大法的造假录音。每星期恶警去小号逼我写“认错书”,不写不让出小号。后来,我反迫害進行绝食,到八天,他们又把我转到三监区。二零零六年六月刑满,我被单位“六一零”接回,派两名家属暗中监视我。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认真学法炼功勇猛精進。

建立家庭资料点

后来,我发现救人的资料很少,除师父的经文、《明慧周刊》能满足同修们外,真相资料、光盘很少,《九评共产党》、大法书靠从外地供给一些,这种状况不能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我就想自己做资料,并把建立个人资料点当作是自己的神圣使命。

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当我学到师父这段法时,深感责任重大,救度众生时间紧迫。我就找同修切磋,达成共识后,决定先买一个一拖五的刻录机和一台彩色打印机刻录光盘,也打印小册子。

我就去找懂机器的同修,同修很热情,很快就给买回来了。我就大量刻录《神韵》、《九评》、《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等光盘。同修需要什么就做什么,满足同修们救度众生的需要。打出来的光盘封面既美观又大方,有的常人说:这是从外国進口来的吧?

又和同修一起做《九评共产党》。有同修提出能否做大法经书?现在很需要。同修需要就做。又去找懂技术的同修切磋,从明慧网下载做经书的方法、所需工具和材料。不久《转法轮》、《洪吟》、所有大法经书都做出来了,满足了同修们的需要。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邪恶越来越少了,环境宽松了。加上同修们自觉的大量的学法,每天坚持至少学一讲《转法轮》,然后学其他经书,心性提高很快。原来没走出来的同修,也走出来救度众生了。每天需要大量资料。有的同修也想开一朵花,这是大好事。我就去找购耗材的同修,同修总是乐呵呵的接受,说一声:好的!不超过两天把所需要的东西都买了回来。若有电脑装系统或电脑出了故障就去找技术同修,他也是毫不迟疑的马上行动,问题很快就解决,然后我再教同修上网、打印、刻录等。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拿起了鼠标,做出了精美的真相小册子、光盘、真相币、《九评》和大法经书。不是亲眼所见真的是难以相信!

几年来我们地区全体大法弟子自觉的发挥着各自的特长,互相配合,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形成了一个有机的圆容不破的整体,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默默的做着三件事。目前我们拥有多个能独立运作的资料点,满足了同修们救度众生的需要,每天有大量“三退”名单发出。这都是师尊的精心安排和慈悲呵护的结果。

从我走進大法修炼那天起,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看护着、点化着我,我是有深刻体会的。这里我只是写了我得法至今的修炼过程,还有很多事没写出来,也还有很多事无法写出来的。师父的洪大慈悲,佛恩浩荡,对师父的感恩也无法用语言表白。当自己做的不好时,有时师父会点化,能静下心来用法衡量,会发现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为了更多的救人,今后一定要学好法,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圆满随师还。

初次写稿,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向师父合十

向同修们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