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对圆满的执著 堂堂正正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从零三年至今,我在周边许多乡村、集镇讲真相,進進出出无数次。一年四季,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冰天雪地,只要不是特别坏的天气,我没有停止过讲真相。四个派出所和本市公安局都曾拘留过我,但每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当地很多警察、村民都认识我,有的成了老熟人和朋友。每次外出讲真相,他们看到我来了,老远就和我打招呼,有的要学法炼功,我就给他们提供大法书和教功录像。有的学法后受了益,要感谢我,我说:“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我们的师父”。

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今年七十二岁了。得法前,我患有心脏病,风湿骨病,被疾病折磨的痛苦难忍,秋天就得穿上大棉袄,怕风、怕冷水,什么庄稼活都不能干,整天觉的活的很累、活的没有意思。自从学了法轮功以后,我所有的病都好了,不但身体健康了,还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觉的活的有意义了,遇到任何事都能想开了,活的悠游自在也很乐观。家中里里外外的农活都能干了,农忙季节除干完自家地里的农活,还能给左邻右舍帮忙,村里人都夸我:炼法轮功炼的真好!

一、堂堂正正讲真相救人

我只上了几年学,文化不高,平时不善言谈,为了克服讲真相的困难,我先从本村讲起。在实践中,不断提升讲真相的能力。我的前夫在邻村,以前因为我不生育,他先提出和我离的婚,我不记前怨,给他讲真相。开始他不信不听,还和我耍性子,我无怨无恨,继续给他讲真相,两次后他同意退出恶党。

我讲真相,不管遇上什么人,什么身份,只要能答上话,就是有缘人,我就给他讲。二零零三年,我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派出所派人抄了家,什么也没抄走,最后,他们想抢走《转法轮》,我立即从他们手中要回来,转身藏到屋里,他们又進屋里去找也没找到,我一边发正念求师父保护,赶走这些邪恶之徒;一边厉声告诉他们:“大法书比我的生命都重要,要书不给,要命也不行!”在师父的佑护下,正念威慑了邪恶,他们五个警察定在那里足足有一分钟,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我是个农民,在农村讲真相,和农民有很多共同的语言,讲“三退保命”和诚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的故事,大多数农村人都相信,每次讲真相都有几人或十几人愿意三退,也有不信的甚至反对的。

二零零四年,我在城东讲完真相往家赶,刚出村不多远,有两个男青年骑摩托车追上来,拦住不让我走,还报了警。当警车把我拉到派出所里,我就善意的给他们讲真相,讲信仰无罪,讲善恶有报。一位民警悄悄告诉我说:“别怕,他们不会怎么着你。”大约一个时辰,我村的村官把我接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我在城郊农贸市场讲真相,被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派出所离农贸市场很近,他把我送進派出所后,出乎意外的是:从所长到警员对我很客气,他们让我填表,我说我不填,也没再强迫我,让我演炼法轮功功法给他们看。我很高兴的演炼了一遍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十几个人围着看,有的还用手机拍照,我炼完动作就给他们讲真相,都静静的听着,没有一点干扰,好象都在听我洪法。天色近黑了,我发正念,“师父,这不是我待的地方,我得回家学法,不许他们拦我。”发完正念我就往外走,没有一个人阻拦,我顺利的回到家。

二零零八年,我在农村集市讲真相,遇上了便衣警察,他们跟我要《九评》,我说:“我身上没带,回家给你拿,你等着”。一个便衣警察用手指着另一个说:“你看他穿的什么衣服”,当时,我看了看他们,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就急着回家去拿。等我从家返回集市时,他们立刻把我绑架到警车上,我才知道上当了。当时,师父借那个人的口点化我,保护我,我却不悟。上车后,感觉到了自己悟性太差。在警车上我一路发正念,到了公安局,局长问我:你是某某吧?我说:“是”。局长转身走了,叫来几个警察询问我,一个警察问我:“《九评》是哪里来的?”,我不回答。另一个警察用拳猛击我的头,我就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索性在联椅上打坐。那个恶警又连续几拳,把我从联椅上打落在地,落到地上时,我仍然保持着打坐的姿势不变,面带祥和,眼睛微闭。

我这个七十岁的老人,不怕年轻人暴打,展现了我们大法弟子的风范,他们受到震撼了,那个打人的恶警悻悻而去。留下来陪我的警察,好心的问我:“晕吗?”我说:“不晕”。说是不晕,可我的头上鼓起几个疙瘩。两个小时以后,我村的村官把我接回家。到家以后,我求师父说:“明天我还要出去讲真相,让我头上的疙瘩消下去吧”。第二天头上的疙瘩真的消下去了,那天我到集上讲真相,劝三退。又劝退了六个幸运的人。

去年,我去集镇上讲真相,又被恶人举报了,当地警察绑架我时,我在集市上大喊:“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你们抓好人是犯法!”引来很多群众围观。其中一个警察把三退的名单抢走了,我赶紧抢回来。到了派出所,他们要搜我的身,我不让搜,我说:“搜身是犯法”。问我护身符是哪里来的,我说不能告诉他们,我要给他们讲真相了,派出所所长害怕了,赶紧撵我走。就在我到推电车的时候,好几个警察追着讨要护身符,我郑重其事的把护身符送到他们手上!前后连三分钟都没有,我就走出了派出所。我骑车又返回到集市上讲真相,有赶集的农民见我又回来了,都感到惊奇。问我:“你不是被他们抓走了吗?”我说:“我师父叫我抓紧救人,救人要紧。”我继续讲真相,又劝退了俩个人。

我几年来忙于证实法,把公安局罚款的事忘了,今年我想起来了,我想借要钱的机会给警察讲真相。这些警察也是真正的受害者。当初,写罚款単时,他们把我的名字写错了,罚款单上的名字与户口本上的名字不一样,中间一字音同字不同。为此,公安局财务上拒付罚款,为了这点事,我要到派出所开证明,我在派出所与公安局之间往返好几趟,最终把罚款要回来了。这次收获很大,不单是经济上,主要是让他们知道了:好人不是好欺负的!我去一趟公安部门就讲一次真相,有时还把真相资料送進办公楼里。我给他们讲:大难当头三退保命的道理,有的人对我笑,有的人瞅瞅周围没人,就对我点点头表示支持。我每次去公安部门都留意他们的电话号码本,我把他们的电话号码记下来,请海外同修打国际长途讲真相,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二、跌倒后站起来,放弃对圆满的执著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为了维护大法的尊严,还师父一个清白,我去本市公安局讨说法,我用自身的变化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不但救了我的命,还教给我怎么做好人,有了大法才有我的今天。你们迫害大法就是迫害好的,迫害好的就可能维护了恶的,那样会草菅人命。”他们不给我讲理,把我强行送到了当地派出所,给我一个人办学习班,派出所长和市公安局的一个科长,给我对话一整天。我坚持正念,以法为师,揭穿了邪恶的谎言和骗局。最后派出所长长叹了口气,说:“法轮功真有不怕死的”,发怒的把我非法拘留了一个月,强行罚款两千元。从拘留所放回后,我想: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拼了命我也要维护大法。

二零零零年,我只身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局又被恶警带走非法拘留了一个月。回家以后听说几个功友被本市公安局抓了,我立马去公安局要人,又被他们非法拘留了一个月。当时,我心里焦虑啊,心想怎么就没有说理的地方呢?从拘留所出来后,我决定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我带上法轮功真相资料,第二次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非法抓捕,被带回当地非法拘留了一个月后,又被绑架到劳教所,对我進行人身迫害一年半。

刚進劳教所,恶警对我强行搜身,把我身上带的袖珍本《转法轮》抢走,我以死相拼也没能保住。随后,他们让我写“三书”,我拒绝写“三书”。他们想转化我,我坚持着不放弃信仰,和不被转化的功友一起集体绝食抗议。劳教所里的恶警们,看到我们一起绝食,气急败坏的对我们动用酷刑,用捆绑、电棍电、不让睡觉等方式迫害我们。当时,我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想用死表达我对大法的坚信。身边的功友及时的提醒我,我们是证实法怎么能死呢?我明白过来了,我们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助师正法,随师回家园。

邪恶之徒把我关進了小号,進行单独的强度迫害。在黑黑的单间里,我稀里糊涂中在保证书上签了字,接着几个特务打着学员的旗号来找我,说:“你们已经圆满了,不用学了,不用修炼了,可以把书缴出来了”。我轻信了他们的谎言,缴了书,造了大业,给大法抹了黑,给自己的修炼留了污点。至今想起那段往事我就流泪。

二零零二年我从黑窝回家时,身体被邪恶迫害的很虚弱,病业也反上来,浑身浮肿、行动困难、疼痛难忍。这时候,同修们对我伸出了援助之手,热心的帮助我的生活,引导我多学法,对照大法向内找,鼓励我跌倒了就爬起来,鼓足勇气往前走,快速走出“老是后悔、老是难过”的阴影,以亲身经历讲真相多救人,将功补过。

二零零三年我身体康复,是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我那种感恩的心无以言表。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魔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痛心。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你们是走向佛、道、神的未来觉者,是不求世间得失的,那应该什么都放的下。此时你们如果没有执著圆满的心,邪恶就无法再钻最后一个空子。”看着师父的经文我泪流满面,觉得师父什么都知道,师父在说我有执著圆满的心,让我修去这个执著。我暗下决心:一定去掉这个执著,做一个合格的真修大法弟子。

我的老伴是个复员军人,邪党的支部书记,脾气暴躁,思想很顽固。他前妻很年轻就病故了,我嫁过来后,他也没有多大的改变。他反对我学炼法轮功,遇到同修来我家,他就骂同修。我被绑架到劳教所期间,他还骂我,骂大法,为此他遭了报应摔断了腿,造成了终身残废,生活不能自理,出门靠坐轮椅,生活起居全靠我照应,由此我家庭生活的负担重了,家里的什么活都是我一个人干。不过再苦再累也不能耽误我救人,我把做好三件事放到第一位。吃罢早饭,我用轮椅把老伴推到街上,他和邻居聊天说话。然后,我骑车下乡赶集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中午十一点赶回家做饭,下午做家务,一早一晚学法炼功。

这几年,“六一零”的邪恶分子,经常的来我家骚扰,说是“回访”,实际是想找麻烦。有一天中午,我外出讲真相回来,進家就遇上了他们,他们早已蹲在我家里,看我回来就翻找我的车筐,什么也没翻到。我正告他们:“法轮大法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善待法轮功就是善待你们自己!”他们讲他们的邪说,不让我说法轮功好,临走拿去了我桌子上的明慧台历,被我追上要了回来。

这几天,我连续通读了第八届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文章,受到的启发很大,和同修相比还有较大差距。我决心在今后的日子里,精進实修,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我不会写文章,是我口述请同修帮我写的,在此谢谢同修。我想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了,应该向师父交一份答卷,以后机会就越来越少了,这是本篇文章的初衷。不正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合十。

最后弟子向师父叩首!祝师父新年愉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