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离休干部杨玉山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杨玉山,男,大连市军队离退休干部第一服务管理中心的离休干部。一九九四年七月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身体非常健康。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他长期遭受中共骚扰、恐吓、以至打骂等迫害,身体上精神上受到摧残,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份出现半身不遂状态,同年九月五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六岁。

杨玉山和妻子桑松林都是在一九九四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极大,他多年的糖尿病痊愈,妻子也是多年的多种疾病,如产后风,贫血,低血压等多种病,炼法轮功后不翼而飞,上楼不费劲,行走如清风,身体越来越健康,为国家为单位节省了大量药费,儿子们也很高兴,都能安心工作,无后顾之忧,一家人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中共铺天盖地的打压下,街道人员,派出所经常找他们夫妻俩和到家骚扰,逼迫他俩交书表态。一九九九年九月他妻子桑松林想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说句公道话,在大连火车站检票口,被恶警非法堵截回来,叫中南路派出所接到街道一住房,扣留三天,又叫单位接回去软禁十天。一九九九年十月,桑松林想去北京买上汽车票,已检票上了车,又叫西岗公安人员和某派出所给绑架到西岗公安局,恶警搜去一千三百元,又强迫叫家人交三千元,一天后的晚上才放回家。(桑松林单位领导也被叫去了,说是所谓的保她出来)。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桑松林到炼功点上炼功,被中南路派出所绑架,非法送到姚家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杨玉山和老伴桑松林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国务院信访处门口拿着写好的上访信还没来得及递上信,就被绑架到大连驻北京办事处,劫持回大连关进大连戒毒所八天后,由单位保回家,单位非法强行从老俩口每人的工资中扣去七千元整,共计一万四千元整。单位天天叫杨玉山老人去报到,天天逼迫他写所谓的检查等。八月中旬中南路派出所王姓警察又把杨玉山老人绑架到姚家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八月末,中南路派出所王姓警察和杨玉山老伴单位有关人员一起来他家把老伴桑松林骗走,关进姚家拘留所,二十天后又非法劳教一年,关进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二零零一年八月才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一月份,中共街道人员又要到家叫桑松林去街道办所谓的什么班,因没有找到(串门去了),他们就把杨玉山绑架了,说叫他替老伴去办班,三天后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一天,街道和中南路派出所(七八个人,有一个高姓警察)突然闯进杨玉山住房,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一本,还有其他东西。然后强行把他老伴抬到车上拉到派出所拘留一个晚上,第二天送姚家拘留十五天才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杨玉山和老伴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坏人构陷,被绑架到桂林街派出所,当天晚上派出所一个恶警抓着杨玉山的头发往墙上撞击数下,把他撞迷糊了,又狠狠的打耳光,一直把他打倒在地,鼻子鲜血直往下流,第二天桑松林被送进姚家看守所。因没有从杨玉山身上搜出任何东西,第二天晚上把他放回家。

杨玉山的单位天天逼迫他到单位报到,给他施加压力,逼的他受不了,他经常早上天不太亮就到山上躲起来,晚上很晚才敢回家,又渴又饿又怕。七十多岁的人了,受到这么多的折磨,从此以后,他睡不好吃不好,走路经常摔跤,精神恍惚。再加上为老伴担心,因桑松林在看守所二十天就被送进大连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非人的折磨使她出现心脏病而且很严重,一天昏迷好几次,就这样还不让睡觉,甚至打骂,罚站十多天,由十几个小时到二十四小时,只得扶着床站,有时用手铐把桑松林铐在暖气管上不叫大小便,光着脚在尿里站着。

在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老伴桑松林被转入马三家教养院继续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八日,因心脏病状态加重,马三家教养院以所谓的保外就医,通知她儿子接回家,并且要交三千元所谓的押金。三个儿子把她连抬带拉的弄回家,当时连坐车都不能坐,坐车三分到五分钟就得停下车来,躺在地上苏醒一会,再上车,到了火车上在卧铺上也上不来气,就在过道上躺着透一透气。到了大连火车站在候车室躺了两个小时,才回到家。

杨玉山老人多年受到种种迫害,身心受到很大伤害,一年不如一年,就这样他单位还不断的骚扰,一到敏感日就把他软禁起来。在二零零七年的达沃斯期间又把他软禁起来八天,这八天他一直拉不出大便,回家后病状加重,经常摔跤精神恍惚,吃不好睡不好。二零零八年五月份出现半身不遂状态,不能自理,由家人照顾。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含冤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