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救人 内心充满阳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多次想提笔写出这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总感到一种无形的东西在阻碍着自己,老是觉得不好,没有其他同修精進。向内找去人心,没去掉“私”。不想付出,只想索取。再加上旧势力的阻碍,一提笔就“困”写不下去。

回忆着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每个大法弟子的修炼经历都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是师父对我们的鼓励,也是师父的慈悲和佛恩浩荡,没有师父谁能挺过这十几年的浩劫,更说不上救人,这是历史上从没有的,这全是师父的伟大、慈悲、佛恩浩荡。我们每走一步都是与师父的艰辛付出分不开的。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有的走得比较稳健,有的走得非常艰辛,也有的走得跟斗把式的,也就是说修炼的路各有不同,所以在修炼的道路上没有参照的。只有遵照这部大法去修,多学法,做好三件事,才能走好这条路。

我在修炼前,因女儿生病,八方医治无效,使我在精神的压力下吃不好、睡不好,导致我得了胃溃疡,中药西药都吃总不见效。每天还拖着病体带着女儿到处求医看病。女儿的病没好,我的病情却越来越重,就在走投无路时,我们单位有个同修送我一本《转法轮》宝书,我如饥似渴的一气读完,越读心里越亮堂,知道了以前不知道的理,也知道了人得病是业力造成的,知道了以前从没有人告诉的做人的准则,知道了是非好坏得区分,使我从梦中醒来,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我的心一下就象从黑暗中见到了阳光一样,一下驱散了我心里的灰暗。我炼功的第二天我的胃病现象就消失了,我简直惊喜交集。从此我坚定的走上修炼之路。每天学法、抄法、背法,简直放不下这部宝书。

因为有了这坚实的基础,使我走过了艰难的岁月。我坚信师父的至尊、伟大。坚信大法,这是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的。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在中共喉舌的诽谤、每天电视、广播、报纸、千篇一律的播放着邪党谎言,我根本就不理睬这些邪说。我告诉亲朋好友,这些全是假的栽赃的。那时每天高音喇叭都在播放谎言,好象天都要塌了样。我每天照常炼功、学法。我还告诉同修:“哪怕進监狱我也要炼功。”当时没有想到这句话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所以我曾两次進监狱。

我的先生是个高知分子,忙他的事业,家里的家务全是我一人承担,幸好女儿生病时我已退休,所以我成天围着这个家庭转。修炼后,我早晚到炼功点炼功、学法。丈夫认为我不管这个家了,非常反感。有次我炼功回家,他开门就骂我一通:“你炼功就不管这个家了,女儿生病也不管了。”他火冒三丈。我想到了师父讲的“忍”,没有反击他。过后我轻声细语告诉他,我每天照管不误,家里哪件事不是我在做,我只是早晚去炼功,没有耽误啥事吗?

一天晚上他睡到半夜把我叫醒,红不说、白不说,怒气冲冲告诉我:“你要炼功你就去炼你的功,我们就离婚。”我睡得很香,一下听到他说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心里也没好气,但还是忍下了,只回了他一句:“你要离婚明天再说,现在半夜你说没用,我还得睡觉。”第二天我照样去炼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但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说离婚的事了。我想这是师父帮我消了个大业。

修炼前看到女儿生病的痛苦,我真想用我的命去换她的命,成天在痛苦中生活。修炼后明白了很多以前不懂的道理,放下这个情。后来女儿的病也好了,别人问我女儿的病怎么好的,我非常自信的告诉别人:“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二零零二年八月,师父的经文《快讲》发表后,我就坚持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我悟到,修炼人没有节假日,无论是夏天的烈日、还是冬天的寒风,我一点也没有苦的感觉。反而觉得一旦出去讲真相,烈日不热,寒风不觉冷。

我居住在大城市,但每天走不同的地方遇到不同的人,真有点同修说的“云游”的感觉,但是我内心深处认为,我们比云游强过百倍,因为云游是要饭吃,苦得多,而且我们是在救人,有师父和护法神保护,每天还可以回家,所以心里总是挺坦然的。我每天出去救人前,总要对师父的法像双手合十:师父,我出去了,请师父加持弟子和安排有缘人得救。每次出门时都穿戴整齐、大方、面带微笑,给别人的感觉是善良、值得信赖的人。

我在几年讲真相中,我也做到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告诉我们的:“现在救人也很难,你得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解释,为了救他们别给他们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碍。”面对面讲真相中,我总是带着慈悲的心和一个祥和的笑脸,所以成功率较高,基本上是百分之九十几。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因为没有师父我们自身难保,何况救人。

我每天出去三、四小时讲真相、救人,学法二、三小时,每天出去所遇到的人有老、中、青、少年,不同的人我用不同的话题,而且主动找话与别人谈。有时顺利时,我一天能救几十人,一般都在十人左右。

以前我当常人时,性格内向,不愿与别人多谈,特别对异性。但是现在我是大法弟子,我要救人,要以慈悲为怀,所以有时真得主动打招呼或找话说。举一例,一天在一个公园里看见一个老年干部样的人,我在公园里转时碰到他三次,我心里马上就想到这个人可能师父安排来得救的人。当我这一念出来时,我们不约而同走到一个亭子里,亭子里还有其他人坐在那里,他用手去摸亭子台上是否有灰尘时,我就马上把报纸递过去说:“你用这报纸垫上吧”!他坐下后我们就开始聊起来了。后来亭子里的人都走了,就剩下我俩时,我把话题转到谈法轮功上。他也讲到他是某地一个机关处级干部,现在退休回来了,他说:“现在的贪赃、腐败遍地都是。”他感到非常气愤和无奈,他也谈到了对法轮功的看法,他说:“我以前看过《转法轮》,我觉得书挺好的,叫人向善做好人,有什么不好。我们单位有个炼法轮功的,关進监狱后单位扣了她的工资,这个人回来后找到单位领导把工资要回了。别人没做坏事凭什么管别人、凭什么扣工资。这个国家、这个党快完了。”我听了他这番话后,我心里感到这是一个应该救的好人,所以我告诉他三退时,他马上答应了,而且他自己已取了个名字叫李仰唐。并说他从小就非常崇敬唐朝。如果没有师父的佛恩浩荡,没有师父的指点和安排,这样的好人被淘汰多可惜啊!

师父多次讲到:“证实法不是常人做的,大法弟子才配做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这是我们的责任,是历史的使命,是师尊的佛恩浩荡,也是众生唯一得救的希望。所以每天出门心一定要正,脑子里都装着法、装着救人的愿望,一路发出强大的正念,心生慈悲,面带微笑,对每个人说话都非常和气,根据不同年龄、不同人的喜好,都讲出使人信服的话。有的对方一聊就一个多小时,我心里着急也得听别人讲完,最后再谈到救人的话题,在强大慈悲场的作用下,我所遇到的人一般都被救度了。只有极少数人由于时间关系、或因受恶党毒害太深不愿退出的。也有个别人不愿听的,也有不相信的。但我在心里都祝愿这些人能再遇到大法弟子得救。

在救人过程中,也有人心会表现出来,有时救的人多心里会有点兴奋,每当此时我马上想到这是师父的大恩大德,能让迷失在常人中的众生得救,我在心里都替众生谢谢师父;每当有不顺利的时候,我也极力向内找,自己哪方面不足没做好;有时当别人走过去了,非常后悔自己没有抓紧讲真相,心里埋怨自己做得差劲。我深深体会到救人这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啊!师父把这么大的重任交给我们做不好能行吗?这么伟大的事带着常人心、不纯的心能救人吗?及时向内找,归正过来,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干扰我的邪恶因素和一切假我的出现。

在这邪恶的环境中世人大有不明真相的,有明白的人同情大法弟子,但又怕邪党的淫威,就是自己的亲人也有认为我们是鸡蛋碰石头。其实常人不理解我们的内心世界,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心中有师父、有大法,师父每时每刻都在看护着每个大法弟子,所以我时时内心都充满阳光,内心甜蜜,没有那种常人忍气吞声、委曲求全,更没有那种颓废之感。我坚信师父说:“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问候》)

我们国内、国外的同修齐心合力,解体邪恶,驱散严寒的冬天,春天即将到来!

由于层次关系,有很多不足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