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两年的小弟子:坚定实修,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是一个得法两年的小弟子,今年上初一。在这两年的修炼中,让我明白了很多很多,师父也给了我很多很多。

第一次接触大法

想一想,我的经历,是在零八年日全食那天。妈妈浑身起了小疙瘩,很痛苦。我当时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时妈妈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本我从来没见过的宝书《转法轮》。她坐在床上,轻声读了起来。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她脸上的疙瘩没了。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妈以前修炼时所留下了这本书。

那时由于受邪党的毒害很深,所以当时没有相信。后来,由于我体弱多病,我便抱着祛病的想法开始炼功,其实只不过是模仿着妈妈的动作,炼一下第四套功法。

走進大法

于是我就这样,似修似不修的混到了二零零九年暑假。突如其来的一场病,使我彻底改变了观念。那时的夏天很热,晚上睡觉开空调,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才发现我发烧了。我当时很难受,觉的好象有天翻地覆之势。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躺在凉席上。我相信大法,结果在半个小时内,病业症状全无,一切正常。于是,我从此坚信大法,并退出了邪党的少先队。

第一次炼全五套功法时,很苦,不过一想,师父说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便咬咬牙坚持了下来。师父鼓励我,让我的身体变得格外柔软,让以前骨骼“坚硬”的我,一下子盘上了腿。那时我还不知道有三十分钟的炼功带,就和妈妈用一个小时的。第一次盘腿时,就盘了四十分钟。

尝到甜头

自从修炼了大法后,我开始感觉到了外界的不一样。在小学的时候,不曾关注过任何学生的语文老师对我格外的好,经常邀请我到他的办公室里玩。数学老师也常常给我开点“小灶”,所以我小学时的成绩都一直保持在班级前五名,完全不用妈妈操心。并且那时作业少,我有充足的学法时间和炼功时间。我每天中午放学回来,学上一个小时的法,晚上炼一个小时的功。

第一次去学法点

第一次去学法点的时候是一一年的元旦,很紧张,怕我搞出什么乱子。但是我到了那里一看,同修阿姨们都那么慈悲、祥和,也就完全没有了怕心,很高兴的开始了学法。我从那里认识了很多同修,尤其是A同修阿姨,修的很好,后来就是她帮我们家开了小花。在那里一次就学了二个多小时的法,感觉到了身体的高度净化。在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对妈妈说“这个地方真好,我以后一定要常来。”

小花绽放了

就在元旦的当天晚上,也就是第一次去学法点的第一天晚上,A同修来了,并且跟来的还有一个大家伙——打印机。那时本市电脑奇缺,没办法,只好把打印机连在自己家的台式电脑上。我刚开始学时是信心满满的,感觉很好学,不过越到后来感觉头越乱,不过师父慈悲的为我开启了智慧,让我学会了打印。那时不知道安全问题,就在那台常人用的电脑上用起了打印机,甚至连双系统都没有装,那时的我什么安全问题都不懂。不过,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没有出现问题。

终于在今年二月的时候,A同修送来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让我们家的小花,增添了一片花瓣,不过由于心态不稳,导致了这台法器,染上了U盘病毒,当时正念也不强,没有正念清除,并且中毒后,出来的画面很不好。那天晚上,当那个画面出现时,我被吓了一大跳,那天晚上就吓的“失眠”了!后来得出结论,这台电脑以前就染上过这种病毒,这次是“复发”了。看,心不正招来了多大的邪恶干扰,当时的法器,半个多月都没有工作,后来还是A技术同修给重装了系统,这才恢复了正常。后来我悟到,只有坚定正念,才能助师正法。有一次,我在做资料的时候,想快点完成好去玩游戏,结果就这样一想,打印机发出了尖利的叫声。我扭头一看,发现有一张纸被严重折曲,并被墨车死死的压在了下面。我当时很吃惊,觉得只有正念才能做好事啊!我用力一拽,结果发现纸被撕碎了,我这才想起来,我没有发正念。于是我开始发正念,然后开开机器,墨车移动,就用那几秒钟的时间把纸拽出来了,打印机也恢复了正常。

出去发资料

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分别是“学好法、讲真相、发正念”,少了讲真相可怎么行,于是我又和妈妈、同修们一起发资料。第一次发资料的时候,我妈妈和我,还有俩个同修阿姨,去了一个村庄。晚上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我们两伙,推着电动车,挨家挨户的发,那里由于是村庄,还都是瓦房,所以不用爬楼。在黑暗中,同修帮助我们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水沟,大坑。后来,我一个没注意,把电动车推到一个一尺多深的坑里,我怎么拔也拔不出来,使劲加速也只能溅起一阵水花,我很焦急。这时同修B走了过来,帮我把电动车后轮抬了出来。

当发到一个又黑又长的泥泞小巷子里时,转眼不见了那俩位同修的人影,我和妈妈对那里的地形都不熟,如果没有同修们我们就没法回家了,我想“师父,帮帮我们吧!”就这样一想,一个慈悲、正直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别怕,向前走。”我吃惊的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说话,我这才悟到,是师父在帮我们呢!于是我们就一直直走,果然见到了那俩位同修阿姨在等着我们。

师恩浩荡

今年在A校读初一的我,深受老师的器重。当初爸爸(常人)想让我去条件较好的B校或C校时,就差那么一点就转走了。后来得知B校每个班多达八十多个学生,老师根本管不过来,而C校,作业多,根本没有学法、炼功的时间。当初是师父让我留在了人少、作业少,并且老师很严的A校,我每天有充足的学法和炼功时间,并且成绩还在班级名列前茅。

有时学法的时候,有小朋友在下面玩,我的心直痒痒,就想快点学完好下去玩,于是我就很快的念,糊弄完了后,我一溜烟的跑没了影。在当天晚上,师父用梦点化我,这梦是这样的:有一架很大很大的飞机,上面坐满了同修,其中里面就有本片区的A同修,在使劲向驾驶室那边瞅瞅,却惊奇的发现,开飞机的是师父。而我却处在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飞机轮子,只要稍微一用劲就可以登上飞机,而一松手将是永远的毁灭。当我从梦中惊醒时,我发现我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师父点化我,不要贪玩,否则就会象梦里那样永远的毁灭。

真的,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