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心智健全的人,你有应该承担的良心义务

给山东海阳市国保大队长李伟等警察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李伟大队长及全体国保警察:

由于你们职业的特殊性,我们只好利用写信的方式与你们进行一次沟通和交流,希望你们能静心看完。在写之前,先请你们看一下从明慧网摘取的几段内容:

◇杨丰斌,男,四十五岁,海阳市石剑村人。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被海阳“六一零”警察于正高、王英杰、乔成关等人绑架,在拘留所被施以酷刑折磨,后被送进海阳医院抢救。期间,“六一零”警察还逼迫杨丰斌妻子交钱,其妻严正地说:“他在正常干活,身体好好的,被你们打成这样,你们要负责!”被残酷折磨二十六天的遍体重伤的杨丰斌于五月二十三日惨死(据知情人说内脏被打坏)。

◇任廷玲,女,五十一岁,海阳市留格镇小滩村人。非法关押在东村看守所其间被折磨得极度脆弱,站不起来。二零零一年三月被劫持至海阳市“一一五基地”时已奄奄一息。一天,其他学员发现她极度难受,双手抱肩,浑身哆嗦,情形非常危急,学员要送她到医院,被“六一零”拒绝。当天上午八、九点钟任廷玲死亡。“六一零”对外谎称死于脑溢血。现已查明打死任廷玲的凶手叫王杰,因“六一零”封锁一切消息,详情有待继续调查。

◇海阳市北才苑村法轮功学员祁明英,女,五十岁,二零零二年被劫持至海阳市“一一五基地”洗脑班,祁明英不堪遭受迫害,从二楼跳下摔坏了腿,股骨头粉碎性骨折,在海阳市人民医院根本就不具备做这种手术的情况下,强行做了手术,手术过程中,戴着手铐脚镣。手术后导致祁明英残疾,拄双拐行路。在住院和回家休养期间,“六一零”警察一直将她的手脚铐在床上,使其不能自由活动。后来于正高还多次对她进行骚扰。祁明英在遭受多年的迫害下,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七日含冤离开人世。

◇二零零五年五月九日半夜三点,于正高为首的“六一零”警察,在山西头乡绑架了四名法轮功学员,接着又窜到徐家店镇李家庄去绑架另一位学员,该学员不在家,就把其丈夫绑架了。就这样陆陆续续地又绑架了许多学员,甚至有许多接收了真相资料的人也被绑架。他们向所有被绑架的人勒索钱财,不管是谁,不交钱就不放人,数目从五百到五千元不等。徐家店镇团山村有位退休老教师七十多岁了,因接收一份真相资料被勒索了五千元。可这种勾当实在见不得人,不敢公开,竟偷偷摸摸地把老人叫到卫生间里去勒索。还有一个农村老人病重在床,因看了一份真相材料,“六一零”警察就对这位老人进行恐吓,勒索了五百元。农村挣钱多不容易啊,特别象这样没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就更难,他们却能对这样的老人下手,简直丧尽天良!

◇徐家店镇李新庄有一近六十岁的女学员王殿松被逼迫得长期流离失所,于正高就去逼其丈夫和女儿到处找,并欺骗说找回来后交给“六一零”会从轻处理。后来没找到,竟把这位学员的女儿抓去劳教,还邪恶地说,找不到你妈,你就替你妈去劳教吧。王殿松的丈夫也被非法拘禁二十天,被勒索现金两千元。

◇梁耀敏原是海阳公安刑警大队警察,她修大法之前一身病,已不能正常上班生活,外号“棺材秧子”。梁耀敏修大法后身心健康。迫害后曾多次被非法关押、拘禁。二零零零年被冤判劳教三年,并被单位无理开除。 零七年七月,你和于正高伙同烟台警察再一次绑架了她,于年底被烟台市牟平区伪法院非法冤判狱刑四年,二零一一年七月中旬冤刑期满,家人去接没接着,被于正高提前劫持到招远洗脑班继续迫害。

以上只是海阳法轮功学员这些年来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更多的迫害事实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不断地曝光,相信你们这些“六一零”人员更知其中的细节。在这场非法的迫害中,中共及江××是邪恶的发动者,而各级“六一零”人员和国保警察则是罪恶政策的执行者。你们打着依法办事的幌子,不断地迫害善良的民众。我们不禁要问一下你们,在中共所有现行的有效法律中,你们能找出那一条明文规定说法轮功违法?

自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今,公、检、法以《公安部通告》、《民政部通告》、《司法解释》及《司法解释》(二)为依据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这两个《通告》和两个《司法解释》均没有通过人大立法机构确定,都是行政文件,依据这种行政文件再赋予法律权力,这本身就是违法。而在迫害法轮功后的二零零零年,公安部颁布《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文中直接点名认定了十四种邪教组织,也没有提到法轮功,为啥不提?因为都知道谁提谁是罪,将来必定要被清算的,都在为自己留后路。

既然你们的上级都这样做,你们这些“六一零”警察怎么就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呐?你们所作的这一切,都说是执行上级的命令,其实你们也不过是被中共当作“工具”利用和驱使罢了,上级的命令能成为开脱的借口吗?执行迫害命令时有正式文件吗?符合哪条法律?“上边”为啥尽是口头密令,不准记录?以前的书面文件为啥都要收回或命令你们全部销毁?将来清算罪恶时,你们说上边叫你干的,能拿出证据吗?有谁能替你们承担那些罪责?为了自保,你们的同伙或许会成为你所有罪行的直接指证人。若不信,就看看《九评共产党》,了解一下共产党的杀人历史吧!

对一个信仰群体的迫害,在国际法上叫做“反人类罪”或“群体灭绝罪”, 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贾庆林、吴官正、刘京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和帮凶已经在全世界三十五个国家被以此罪告上法庭,这一事实你们肯定知道。二零一一年发生的民主浪潮,一个接一个的独裁政权被推翻,下令对人民开枪的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已被逮捕,面临着法律的审判。你们想过没有,这些都预示着什么?

如今比你们高得多的中共高官心里都清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维持不了多久,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参与迫害的人必将被正义审判。他们内心都充满恐惧。一方面利用权力继续封锁消息,散布谎言,欺骗民众,甚至欺骗各级干部和下层执法人员,拉拢、利诱你们为他们继续卖命。另一方面,忙着销毁罪证给自己留后路,他们从来不敢公开承认“六一零”的存在,这样将来一旦风向变了,他们可以推卸责任,让下层具体执行人员去充当替罪羊。为了准备出逃,他们都在暗中转移资产,手里拿着外国护照。这个你们应该能风闻到一些。

《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责任、逃避惩罚的后路。无数历史教训告诉我们:中共一贯卸磨杀驴,历次搞运动都是祸害百姓,其追随者都没有好下场。根据《公务员法》,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将来都得自己承担责任。而且任何独裁者都会推出“替罪羊”为自己开脱。文革结束后,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十七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单了事。

如今在中国大陆,很多官员经过了历次运动,早已看清了中共反复无常的流氓本性,他们逐步地明白了真相,不再参与迫害,并在暗中收集迫害证据,向追查国际提供迫害的消息。他们的行为同样是在给自己奠定未来。

“追查国际”(全称“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成立,协调国家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它的宗旨是:对于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无论走遍天涯海角,无论经过多少年月,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为了即将到来的历史性审判,追查国际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发表了《关于收集中共法庭系统迫害法轮功的罪证的公告》。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又向全世界发布了《全面收集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罪证的公告》,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进行全面追查,收集一切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证。追查国际协调建立的“全球监视追踪系统”,是分布于七十多个国家近三百个城市的网络系统,有效地监视、追踪在中国大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各级党政官员,特别是那些涉嫌部署、抓捕、洗脑、非法判刑、酷刑谋杀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和直接参与封锁信息真相、舆论煽动的责任人。总之,不管是谁,只要是欠了民众血债,总有一天他要偿还的。不管是谁给他下的指令都没有用,他都要承担他的那一部份。

其实,这些年你们从接触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应该清楚地感受到这是怎样的一个群体,你们参与对这样一些人的迫害是会有恶果报应的。不管你们相信不相信,看看你们身边的这些同行,那些在迫害初期积极追随迫害的人,有多少都已遭到了恶报。“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逃脱不了!近几年来,各级“六一零”人员、公安、警察、各级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报应得越来越多。仅在明慧网上公开曝光的已有一万多例。指出这些,只是希望你们能够警醒,引以为戒。在此仅举几例:

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因乘坐的轿车追尾前车而出严重车祸,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只有坐在后排的她却飞出车外死亡,且死后三天闭不上眼睛。该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轮功很卖力,就在死前一天还亲自下令抓捕了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她的亲妹妹都说相信是遭报应了。

于跃进,山东省莱阳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人称“于局”,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刚刚内退,就突发脑溢血死亡,年仅五十四岁。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于跃进的妻子姜丽娜遭遇车祸身亡,当时已血肉模糊,难以辨认。二零一零年,于跃进结识了一名比他年轻许多的女子,不料刚结婚就遭报毙命。莱阳“六一零”副主任宋顷光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酒后突然身亡,才四十多岁。

接下来,再说说海阳发生的恶报事例。

原海阳公安局长张建中突发心脏病死亡

张建中,男,烟台市司法局副局长,五十岁左右,二零一一年因饮酒过度,突发心脏病死亡。张建中在担任海阳市公安局局长期间,海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罚款的人数众多,甚至有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失去工作的更是很多。这些都与张建中的指使有直接关系。张建中迫害善良,不得善终,令人遗憾。

拘留所所长赵新礼患急性肝病暴死

赵新礼原是海阳市拘留所所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他对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态度极坏,并辱骂殴打学员。法轮功学员向他讲真相,告诫他不要迫害,否则会有报应,他不相信,并口出狂言说不怕报应。二零零四年,身体一向健康的赵新礼患急性肝病死去,死时才五十多岁。这真是害人害己啊。

里店派出所警察孙明义遭遇车祸身亡

孙明义是海阳市里店派出所警察,曾在黄崖派出所工作过。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初期,他因受中共谎言蒙蔽迫害很卖力,为此得到了二百元奖金。不久,即二零零零年初,四十出头的他就遭遇车祸身亡。

“六一零”副主任徐东升作恶 妻儿遭殃

徐东升,自二零零一年任海阳“六一零”副主任以来,积极参与迫害,对法轮功学员从经济上的迫害到身心上的摧残,从预谋大抓捕到亲身执行,他都是最主动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善劝他不要追随中共作恶,可他不思悔改、一意孤行。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其九岁的儿子在车祸中丧生;而在此之前的三年中,其妻患乳腺癌,一直作化疗。

“六一零办公室”头目邵文兵翻车受重伤

原海阳中共邪党市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邵文兵,为了私欲,死心塌地地做中共邪党的帮凶,迫害众多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在他的授意下,善良的人们被致死、折磨、劳教 、长期非法关押,多人被迫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邵文兵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亲自驾车行至桃村附近,方向盘失灵而翻车,摔断七根肋骨,内脏胃部等移位,伤势危重。邵文兵出车祸后,急救于栖霞市桃村医院,后转至烟台毓璜顶医院。

原海阳恶党市委副秘书长徐镇锁罪恶累及家人及自身

原海阳恶党市委副秘书长兼“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徐镇锁,迫害法轮功罪恶累及家人:医院确诊其母亲、姐姐及妻子的姐姐都得癌症。二零零二年初,徐镇锁自己也遭恶报,遇车祸,锁骨及肋骨骨折。

在此提醒你们:不要再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了,也不要指使、纵容手下的人员继续作恶了。法轮功学员是为了世人、也包括你们,能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才出来讲真相、发资料的,他们没有任何为私为己的所求,只希望人人能平安幸福,难道你们不希望自己和家人好吗?你们反思一下,这些年来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得极其艰苦的情况下,还要省吃俭用、积攒零钱来印发真相资料,为的是什么?对你们苦口婆心地讲真相,不正是为了你们吗?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九九二年二月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守墙卫兵亨里奇受到审判。因为在柏林墙倒塌前,他射杀了企图翻墙而过的青年克里格夫洛伊-亨里奇的律师辩护称,这些卫兵仅为“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并不这么认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错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在这个世界上,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格夫洛伊被判刑,且不予假释。

自古以来邪不压正,今天迫害法轮功的“功绩”就是明天被清算的罪证,警醒吧!如今天灭中共在即,希望你们能够及时悬崖勒马,将功补过,挽救自己的生命,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记住法轮大法好,善待法轮功学员,才能为自己留下一个未来。

海阳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