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共“说不”并不难

由拒绝答题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中共在中国窃取政权后,中国百姓便过起了梦魇般的生活,土地改革、工商改造、取缔会道门与镇压宗教、反右运动、大跃进、文革、六四,再到迫害法轮功,中共这个为祸中国半个多世纪的恶魔,造成八千万中国同胞非正常死亡。同时中共靠谎言和暴力实施对中国民众严格的精神控制和洗脑,使百姓对中共指令一味机械的服从,不敢“说不”。然而在《大纪元时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后,该书在中国大陆迅速传播,中共的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被彻底揭穿,人们认清了中共的真面目,逐渐摆脱出它的精神控制,现在中国从上到下没有不骂中共恶党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发现对中共“说不”已不再难。

很多单位的中共党委经常搞一些所谓答题,都是让照抄答案的,其中有些题是给中共唱赞歌的,我们单位也是。虽然每次职工都骂他们是“吃饱撑的”、“闲的没事干了”、“浪费资源”、“形式主义”等,但还是被迫答了。开始我觉得好象无可奈何,心里又特别别扭,就不答也不交卷,糊弄过去。后来我突然间明白,我有权堂堂正正的拒绝啊!你中共本来不好,凭什么非让我说你好啊?!再发题,我就直接说“不答”。别人看我这样,也不答了。本来谁都很烦它搞的这一套嘛。事情也就过去了。我心想,对中共“说不”并不难嘛!

我在网上也经常看到一些官员、警察明白了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合法,讲真相无罪,对中共的迫害指令“说不”,本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原则,直接或间接的保护着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做中共替罪羊。

比如,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网文章中《明白真相的警察》中说:二零零九年春季的一天,我们中学同学聚会。当我问到一个男生在哪工作时,他说“在某某区公安分局工作。”我说:“你是警察呀,那一定对‘法轮功’很敏感了?”他爽朗的笑了,说:“老同学,你炼法炼功,我早有耳闻。但是我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迫害过法轮功。我们也接到过群众(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的,队长就告诉我们:‘把警笛打的大大的,到那地方绕三圈,就给我回来!’”。

还有一篇说:十月一日,辽宁省葫芦岛市某乡镇一个村长的儿子结婚,本地一派出所所长和一些干部去送礼,在婚宴上谈起了法轮功。这位所长说了下面一番话:

“我跟法轮功打交道九年,我的亲友中也有学的,法轮功祛病健身是绝对有效的,他们当中确实有些神奇的事,谁也解释不了。我对他们的经验是:干我们这行的,管啥事都可以,唯独法轮功不能管,不管没有事,越管事越多,谁管谁倒霉。

今年开春有一个举报的,说法轮功聚会了,我说‘愿聚不聚,没工夫管那闲事’。那人当时就蔫了。我这几年没抓一个,上边满意,下边高兴,我落个清闲,何乐而不为呢?”

中共现在是外强中干,行将就木。二零零二年六月,贵州平塘掌布乡发现一块二点七亿岁巨石,于五百年前崩裂的断面惊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人们知道了天要灭中共的天象,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敢于站出来对中共“说不”,不再与中共恶党为伍。现已有超过一亿中国勇士用真名或化名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三退(即退党、退团、退少先队),解除了为中共卖命的毒誓,选择了光明未来。

当我们更多人把心中所想付诸行动,退出中共所有组织,拒绝中共所有指令,中共就会形同虚设,直至在中国彻底“人间蒸发”。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中华儿女靠勤劳和智慧必将重塑中华民族历史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