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过去天天都在学法,但不深知宇宙中充斥着相生相克的理,得与失的关系。只是一味的从中找对我有利的东西,对人类有利的东西。对修炼概念是模糊的。看到师父给了我们那么多的好处,激动不已;看到“一举四得”就以自己是炼功人自居。读法的时候,自己是炼功人,遇到麻烦,遇到关、难的时候,就忘了自己炼功人的身份,用人心抓住自己执着不放的东西,损失一点还痛苦,自认不公。虽然学了“一举四得”的法,可没得到,没有真正得法。学法代替不了得法。为什么不能得法?因为当看到“一举四得”而激动、高兴时,基点是站在了为私之上,满足了人的有求之心,满足了人“得到”的欲望,眼睛只看到了“得”上。可当“关”“难”来的时候,就面临着要失去、要痛。这就与看到的法理相矛盾,不想舍、不想痛,当然也就不可能“得”。唐僧取经之前早已学经,饱读了经书。取经的过程才是得经的过程,闯过了八十一难后才真正得经,坚定西行的这颗信仰之心使他闯过了“关”“难”,走向神。所以在“得”的背后,有舍有痛,更有信。

一九九七年开始進入修炼的时候,不明白什么叫信仰、什么叫修炼、如何修、如何向内找执著,对我来说全都是抽象概念,与自身联系不上。因为读书表现有些积极,就被选做大法工作,眼睛就习惯去看着别人,别人也常到自己面前数落其他人如何如何,自己学法不深,对什么是人心,什么是执着还不清楚,就伙同一起去找别人的执着,当面背后把别人的执着挂在嘴上,向外求,修别人。更不可能把看到别人的不足拿来对照自己,把自己的一言一行与法对照。不明白无论自己学了多少法理,每一条都是对照自己、指导自己的,而不是拿来指导别人,指责别人的。把自己变成了居民委员会会长,长期纠缠于人事,在人心中摆脱不出来,严重影响了自己学法炼功,影响了整体的提高。

慢慢在学法上提高后,分清了哪些事是归警察管的,哪些事是归领导管的,哪些才是自己要为法负责的。可怎样修去人心的执着还是不明白。

还不到“七二零”,“难”就来了,三次被绑架。第一次凭信念闯了出来;第二次,因人心执着被牵动邪悟;第三次,吸取教训,也是凭信念闯出。几年在狱中,还是不明白修,遇到大的矛盾冲突时,就用自己能背诵的一些法理来指导自己,一时有了正念,一关关闯过来,如:不签字、不按手印、不配合审判、不报告、不写任何对方要求的文字、不体检、不劳动等。过来后也不知内找,反而用闯关的成功掩盖了自己要修去的心。这些心比山还高,人心不断就始终招引着邪恶,让自己长期处于闯关的魔难中,就连最后一关,不签“释放证明”,“不按手印”也要去闯。出狱之后还以为这几年是正念闯出,有点沾沾自喜。可一深入学法,对照法,再看看同修,才觉得自己人心多的无地自容。什么是正念闯出,充其量也只能是信念在师尊的保护下走了过来。闯来闯去,并没有内找,没有修。还有些人心,只是因为环境的严酷被迫压進去了,并没有去掉。不修能是修炼人吗?

几个月自己关在家里学法、内找,回想着自己走过来的每一段路,终于明白了,哪些是人念,哪些是神念,什么是正念。哪些是旧势力的一思一念、人心的执着。什么是选择。自己说出去的话要选择,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从外面采纳進来的东西也要选择,什么该要,什么不该要。人和神的区别渐渐明晰了,这为自己学会修去人心打下了基础。我深刻领会了相生相克之理,“得与失”的关系等法理,懂得了“得”背后的舍与痛。当内找到了自己的执着或是别人点到了,不能再象过去那样了:要么忽视过去,掩盖过去;要么心里想着要去,天天发正念,求师父给拿掉。可要自己相应付出的时候又打折扣。有些执着的放弃是要付出痛苦和对生命执着的。一个信仰者,修炼者是要做到的,否则只能是学者或是研究者。

《愚公移山》故事中,愚公不避开“太行”、“王屋”两座大山,这是愚公心中的两座大山。他选择的是面对大山,决心挖山不止。子子孙孙无穷无尽的意志力,感动了上天,上天派神把二山背走了。我也决心面对自己的执着,一思一念内找不止,决心舍,决心痛。那么再大的执着,师父也会帮助弟子一点点拿去的。

师父已把我们象山一样的业力,消去了很多,剩下的分配到我们前進路上的各个层次中,利用它来帮助我们提高心性。师父给我们搭好了上天的阶梯。每一次关难,都是我们业力的因果轮报,也是我们提高的机会。师父带我们走神路,人神一念之差,走在神路上,关难是不存在的。“人走神路太难”。只有学会修,修得人心无一漏,决裂人,摆脱人的束缚,跟师父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