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夏天重回大法努力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好!

我来自河南,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学员。经过十多年来的风风雨雨,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呵护,特别是在去年夏天师父看到我不放弃修大法的坚定的心,慈悲点化,在我上网知识缺乏的情况下,通过常人网页找到了我寻找已久的明慧网,使一直处于封闭状态中的我终于又见到了师父和同修,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领我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在网上“比学比修”“勇猛精進”,认真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我从得法以来,开始只是到炼功点上集体炼功学法,很少和同修在法理上切磋,尽管自己修的不好,还是想把这些年自己所走过的路梳理一下,不断归正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其中或有很多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一、初得大法的喜悦

我是在九八年农历闰五月十四日喜得高德大法——法轮大法的,这一天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使我获得了重生,从此我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兄妹五个我排行老二,体质柔弱性格内向,常受欺负,养成了自卑内向又倔强的性格。上学后靠着天资和努力,成绩还算不错,后来考上重点初中到离家十多里的镇上去上学,由于家庭条件不好,饮食质量差,得了严重的胃病,又由于同学的引诱,染上了不良的生活习惯,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由于内向,内心的痛苦难以言表,就这样熬到了高中。来到县城上学,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糟。我也试图改变,也练过某种气功,结果是雪上加霜,旧病未好又增加了小肠串气的毛病,经常小腹疼的直不起腰,几乎影响了学业。家人也非常着急,多方求医也效果不好。面临即将到来的高考我焦急万分,母亲为此专门来到学校为我熬药治病,这样才勉强通过了高考,到大学后情况依旧。三年梦幻般大学生活带给我的是无尽的羞怯与难堪,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农村一所中学教书,一干就是十几年,其间为了业绩为了名利为了职称为了荣誉去和同事争和领导斗,那真是不亦乐乎,心胸狭窄,斤斤计较,得到时认为理所应当,得不到时又痛苦不堪,加上婚姻的不如意,双方婚后又互不相让,家里经常闹得鸡犬不宁,身体更是糟糕到极点,胃炎、食道炎、心血管供血不足等常常折磨的我生不如死,以药为伴,身心憔悴,生活暗淡无光。

就在那一天——九八年农历闰五月十四日,县城的同修到农村来洪法,我有幸喜得大法。先是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后又通读宝书《转法轮》,被大法的法理深深吸引,从此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走上了修炼的路。每天坚持到炼功点学法炼功,工作之余利用一切空闲时间一遍一遍通读宝书《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经书,抄背《洪吟》,“溶于法中”,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遇到的矛盾和问题,用大法来衡量,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中不再与领导为难,努力做好工作,处处与人为善,对同事对学生一片热忱,家庭中关心体贴他人,在矛盾来时,在过关当中,在别人对自己不好时,都能心平气和做到忍,在对待个人利益上随其自然不再孜孜以求。

学大法使我心性得到提高思想得到升华,患了多年的胃炎、食道炎、心血管供血不足等疾病不翼而飞,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工作上成绩显著受到好评。之后我在学法炼功的同时,经常和同修一起走出去洪法,把自己的体会、和变化讲给有缘人,使他们得法受益。半年时间炼功点就有近百人来学法炼功,大法在本地得到進一步洪传。我也参加了两次本地的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特别是第一次在县城举行的交流会,在主持人宣布法会结束时,会场内外天空地上到处是飞旋的五彩的法轮,让我再一次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修炼的殊胜,在场的同修无不颂赞师尊的洪大慈悲。

二、魔难中的迷惘与不舍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前夕,我们得知炼功点有可能被取消,从此有可能再也炼不成功了。面对强加给大法的不公与迫害,我们炼功点的几个同修相约到省会或北京去护法,我就带着不满八岁的儿子和同修一块顶着酷热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火车上挤满了人,车厢内酷热难耐,本着对大法的坚定,我们坚持着,第二天上午火车到达北京西站,出站口布满了警察和便衣,凭着正念我们出了车站,来到广场附近。之前我从没到过北京,对北京没啥印象,此刻的北京,天空灰蒙蒙的不见太阳,空气灼烫,马路上泛着白光,汽车像甲壳虫样在游动,马路两旁的人行道边停靠着一辆辆警车,恐怖的气氛令人窒息。当时,既联系不上其他的同修,又找不到住处(旅馆门口大都贴有拒绝法轮功字样的通知,由于学法不深,怕心太重,忘了此行的使命)这样转了几圈,就买票回来了,回来的路上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心想以后恐怕再也炼不成了。就在当天下午邪恶的宣传就铺天盖地而来了,邪恶的迫害也随着全面开始了。

回到家中,常常对着深邃的夜空出神,我们究竟有啥错,做好人错了吗?锻炼身体强身健体错了吗?如今想来中共邪党就是害怕好人,就是害怕好人多,它的“假、恶、暴”遇上大法“真、善、忍”就会原形毕露,邪恶现原形就要被清理了。

有天深夜我辖区派出所的几个警察翻墙進入我家,问我是否还炼功,我以沉默对之,他们就威胁我及家人,不说就带走,在再三强迫下,我爱人被迫给他们写了所谓的保证才肯罢休。后来又多次要我到派出所去谈话,直到我用玩文字游戏的方式写下了不炼的保证才算完。后来通过学法知道这样做违背了大法,对不起慈悲救度我们的师父,这是我修炼路上的一个大污点,必须作出严正声明,声明以前所作保证作废,信师信法,坚修到底。

后来我到新环境工作,有幸碰到了修的很坚定的两位老年夫妇同修,他们的坚定信念鼓励了我使我从新开始学法,还接到师父的新经文,传过真相资料。天安门自焚伪案出笼后,向人讲真相揭露自焚骗局。但是独修的环境加上家人的担心和反对,也就慢慢懈怠了下来。常人的作派又显露出来,在忙忙碌碌的常人工作中,尽管心中仍有那份不甘,也相信大法的正确和美好,有时也私下拿起大法的书来看,但失去了切磋交流的环境,自己仿佛置身在监牢中一般,无边的寂寞仿佛毒蛇吞噬着自己的心,挥之不去的怕心和有时的邪悟,常常使自己处于迷惘之中。有时看到同修张贴或散发在各处的真相材料,内心有种无比的亲切感,佩服这些同修的勇气、境界和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多想见到他们,可是他们又在何方。就这样在迷惘与不舍交织中,蹉跎了这么多年,现在想来真是后悔万分。

突然有一天,爱人从外面带回很多大法真相资料,有《明慧周刊》《明慧周报》《九评共产党》和改过字的《转法轮》和部份师父在各地讲法。爱人说她上街办事碰上下雨,避雨时碰上她以前的同事,到同事家中避雨,这些资料是从她家带回的﹙我知道这位同事以前也修炼,后遭迫害,后来就情况不明﹚看着这些资料让我全面了解了大法洪传世界的形势和大陆大法弟子被中共邪党迫害的惨状以及同修在磨难中信师信法坚忍不拔的信念,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的慈悲救度,促我正念正行,赶快回到法上来,跟上正法進程,但我并没有与这位同修联系上,怕心再一次阻止我没有走出来,私下也学法但不精進,也发正念但不能坚持,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去年夏天我能上“明慧网”为止。

三、明慧网——暗夜中的一盏明灯,照亮我助师正法修炼的路

二零一零年(去年)夏天,单位同事帮我申请了一个Q号,让我上网聊天玩游戏消磨时光,开始几天还很有兴致,渐渐就感到无聊至极,不玩了,心想何不寻找一下有关大法的讯息,于是上谷歌﹙据说谷歌是国外网站,有关大法的讯息被过滤少﹚,输入关键词,点击后又经过相关操作,先是下载了大法音乐《济世》《普度》,又终于找到了大法修炼网站——“明慧网”。

以后我经常用这种方式上网,了解外面的世界,看到大法在国外迅猛发展,国外大法弟子利用一切机会和形式向世人讲真相反迫害,备受鼓舞,深感自己做得太差,必须马上归正自己,溶入正法洪流,才不愧师父的慈悲救度。克服怕心想法联系上以往认识的同修,按师父要求把早期的《转法轮》有关字符進行了认真准确仔细的修改,跟上正法進程,买了家用电脑,请懂技术的同修安装了安全上网系统,这样每天可以安全浏览网上内容,同修又送来了录有包括师父早期的济南讲法、广州讲法、大连讲法,炼功音乐以及《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传统文化》等的录音资料的MP3,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弥补以前的缺失,掌握了发正念的要领,按时发正念,利用师父赋予的神通,和全球大法弟子一道灭尽邪恶,走上“坦荡正法路”,还利用一切机会给学生、亲友、路人传送真相资料劝三退,救众生。

开始劝三退从身边人做起,利用假期在亲友中劝三退多人。不再看常人电视,不断清除头脑中党文化的痕迹,这期间心性得到進一步提高,心境更平和,待人更和善。自觉退掉家长送来的礼品钱物价值几千元。亲戚的子女提出在我家长期免费吃住,我也乐意接受,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遇到矛盾和过关时,我就向内找,看自己还有哪些没修去的人心,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在法上。师父说:“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再精進》﹚千言万语说不尽师恩浩荡,师尊啊,我只有精進实修才不辜负您的慈悲苦度。借网上法会的机会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叩首,弟子坚信“正法必成”,这一天不会很远了。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