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大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部份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一年,中共各级“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继续执行中共“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一方面阴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另一方面加强封锁,掩盖迫害真相。因消息的严密封锁,以下仅为大连地区本年度部份典型迫害案例:

一、司法系统典型迫害案例

1、丁振芳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丁振芳
丁振芳

丁振芳,女,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六十一岁。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丁振芳被中山区葵英街派出所副所长田力等人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位于沈阳的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因不放弃信仰,以监区长武力为首的狱警动用各种刑罚折磨丁振芳。仅两个月的时间,丁振芳即被迫害的出现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等症状。

二零一一年,狱方再次接到中共高层指令,以利益诱惑狱警及犯人,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新一轮强制“转化”(强迫放弃信仰)。丁振芳因拒绝放弃信仰、拒绝超负荷奴役被加重迫害。武力指使戴秀香、孟宪秋、王翠平等犯人不分昼夜的迫害丁振芳,殴打她,使用各种刑罚折磨她,丁振芳老人被折磨得多次昏厥。

为抵制残酷迫害,丁振芳老人长期绝食抗议,被狱方长期暴力灌食,导致她胃部溃烂,疼痛难忍。

为了掩盖丁振芳被酷刑迫害的真相,狱方非法剥夺家人的探视权。丁振芳被劫持到监狱以后,三年的时间,家人共见了她四次。而最后一次见丁振芳,是在她被迫害致死前一周,狱方主动打电话让她丈夫过去一趟,要求其承担治疗丁振芳被狱方酷刑折磨的医药费用。

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星期六,在丁振芳被迫害致死前两天,狱方给她丈夫打电话,让其赶快过去,狱方亲自出人帮助办理保外就医;七月三十一日星期日,丁振芳丈夫赶到医院时,丁振芳已是死亡状态,没有气了,只有心脏靠一种仪器还能跳动,按医生讲人死亡前首先是没有气了,心脏还可以跳动一时,大脑已经死亡了。

由于长年的酷刑折磨,丁振芳的身体状况令人堪忧。二零一零年三月,家人探望丁振芳,发现她是躺在担架上被抬出来的,就要求办理保外就医,狱方说不够条件,第一就是不放弃信仰。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丁振芳被迫害致死前半个月,当家人知道其身体状况不好时,第二次要求保外就医,九监区吴姓科长仍以其不放弃信仰为由不予保外。直到丁振芳濒临死亡时,狱方却主动帮助在双休日办理保外,狱方的用意昭然若揭。

八月一日,当丁振芳家人赶到时,医院已聚满了狱方约三十个警察,她们又录像又录音,造成一种丁振芳在医院被全力抢救的假相。当家属质问狱方为什么死亡了才抢救?她们毫不遮掩地说,“你们都看到了,现在是在医院,我们又都有录像,你们上哪儿告,我们都不怕。”

已知参与迫害丁振芳的相关责任人:
大连市中山区葵英街派出所:初乐成、薛仲琳、田力、郭连军
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武力(监区长)、李鹤翘、吴姓科长、胡姓队长、尹旭等(以上为狱警)戴秀香、孟宪秋、王翠平、程涛等(以上为犯人)

2、孙福弟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腹水重症 含冤离世

孙福弟,女,生前为大连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村民。二零零九年,孙福弟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因拒绝放弃信仰,遭酷刑折磨。二零一零年三月份,孙福弟被迫害致膀胱囊肿腹水,劳教所怕担责任,不得不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放她回家。孙福弟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下午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九岁。

孙福弟被迫害致腹水重症
孙福弟被迫害致腹水重症

参与迫害孙福弟的相关责任单位及责任人:
参与绑架孙福弟的相关单位:普兰店市公安局、夹河派出所、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
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村长:王选福
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村民小组长:王选义(与王选福是亲兄弟)
马三家劳教所:张君、张环、张卓慧、张磊、方叶红等

3、闫寿林被大连市教养院迫害致疯

闫寿林,男,三十多岁,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艺琳婚纱摄影楼老板。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闫寿林和妻子杨春梅被金州区国保大队、登沙河派出所副所长伊小宇等十多人绑架。闫寿林后被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大连市教养院迫害。十一月份传出消息,闫寿林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闫寿林的家人强烈要求教养院立即释放闫寿林,教养院声称需办案派出所同意。家人找到登沙河派出所,副所长伊小宇竟然指示警务人员持枪威胁闫寿林的父亲。

闫寿林曾在二零零八年为法轮功学员谷丽做无罪辩护,随后遭到中共疯狂报复。同年十二月,闫寿林和妻子被大连市国保大队、金州区国保大队、亮甲店派出所警察十多人绑架,后夫妻俩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参与迫害闫寿林的相关责任人:
大连市国保大队:陈欣、焦健
金州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运库
金州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毕克峰
登沙河派出所所长:裘国峰、伊小宇
大连市教养院:毕姓大队长

二、公安系统典型迫害案例

1、夏季“达沃斯”会议前大规模绑架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夏季“达沃斯”会议在大连举办,因惧怕当地法轮功学员在会议期间向海外人士曝光迫害行径,为制造表面稳定的假相,在大连市“六一零”的操控下,大连公安采取长期监听、跟踪等特务手段,于六月二十五日及二十九日采取统一行动,绑架了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以达到制造恐怖气氛、恐吓市民的目的。因消息的严密封锁,以下披露的只是此次绑架行动的点滴。

(1)暴力绑架、刑讯逼供

此次绑架行动,大连公安使用绑匪行径,暴力绑架。绑架过程中,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铐上手铐,套上黑头套,部份法轮功学员遭野蛮殴打,还有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遭刑讯逼供。

六月二十五日,三十位法轮功学员在甘井子区文体街一法轮功学员家中被绑架,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摁在地上踩着头,一位石姓法轮功学员被踩得眼睛青紫,另一位枫姓法轮功学员被踩得下巴青紫,施此暴行的有焦健(大连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和其他警察。

开发区赵秀兰被绑架时,一直高呼“法轮大法好”,被先进派出所警察拳打脚踢,赵秀兰被打得面部青肿、嘴唇外翻。

金州新区先进小学李轩老师,被绑架到站前派出所后,被迫害的全身抽搐。在医院体检不合格的情况下,由派出所女警察郑雪莲做体检假报告,男警察陈天芳与看守所交涉,强行将李轩劫入看守所非法关押。

金州新区王日清被先进派出所警察迫害的脸部变形、不省人事。

金州新区侯春黎被中长派出所警察迫害的不能行走,劫持到看守所后,是被看守所人员用手推车推入监室的。

金州新区刘春英在大连姚家看守所被迫害的不能行走,腰也直不起来,每次非法提审,不能走楼梯,都是俩人架着拖入电梯,再连拖带拽的推入审讯室。

(2)劫掠财物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普遍被非法抄家,警察大肆劫掠现金、存折、银行卡、电脑、打印机、手机、法轮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开具清单上的财物,远远少于法轮功学员家中丢失的财物。当法轮功学员指认相关警察时,这些警察却矢口否认。

金州新区王日清从母亲家出来后被绑架,先进派出所警察抢走她的钥匙,非法查抄其母亲家,抢走现金、存折及银行卡共计十四万多元,其中现金四万多元是数年积蓄,存折及银行卡十万多元是王日清父亲去年离世留给近九十岁的母亲的遗产。除此之外,警察还抢走家里的台式电脑、打印机及法轮大法书籍,甚至连王日清的工资卡、身份证、其母亲领取生活费的各项手续及各种交费卡都被抢走。

金州新区李悦、儿子侯超被绑架后,友谊派出所警察不但非法查封她私人承办的培训学校,劫掠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还绑架了侯超未修炼的女友,以及当时在李悦家做客的未修炼的朋友。侯超女友家被非法查抄,私人电脑被抢走;一位被绑架到金州新区公安分局的朋友,她的手提包被一女警察抢走,再还给她时,手提包内的钱包不见了,钱包里有一千多元现金、各种银行及消费卡等。

金州新区李德会被拥政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家里的存折、近千元的现金及用于送桶装水的面包车,以及房产证、保险合同、驾驶证等被抢走。

在金州新区打工的朝阳法轮功学员张国祥被先进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其省吃俭用攒下的六千元打工钱及私人物品被抢走。

(3)恐吓家人

此次绑架行动,对法轮功学员及他(她)们的家人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有些家人多次找到相关部门,要求释放自己的亲人,不但横遭拒绝,还遭到警察的粗暴对待及恐吓。

甘井子区法轮功学员刘玉琴被绑架后,她双目失明的丈夫和八十岁的老母亲去甘井子街派出所,要求释放刘玉琴。一名叫佘有财的警察和一操南方口音的警察对他们暴跳如雷,声称“炼法轮功的都是反革命”,扬言要将刘玉琴的丈夫扔出去,以至于刘玉琴八十岁的老母亲受到惊吓,回家就摔了一跤,头部缝了六针。

甘井子区法轮功学员孙旭东被绑架后,她84岁高龄的父亲,拄着拐杖多次到大连市国保大队,要求释放女儿,遭到拒绝。有一次,国保大队警察给老人退休前工作单位石油公安处、退休办施压,并威胁老人停发其退休金,被老人当场识破并揭穿了他们的阴谋。

金州新区登沙河镇闫寿林夫妇于六月二十九日早晨被绑架,下午三点半左右,有人看到阎寿林父亲被三个警察踩在地下,孩子的书包被扔到大门外。

已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刘玉琴、孙丽娜、王立芳、杨吉成、刘淑清、杜玉荃、孙旭东、邹玉敏、韩淑华、王桂英、尹宝君、崔树怀、石姓法轮功学员、枫姓法轮功学员及李莉、王日清、李新、于长顺、滕文质、赵秀兰、王春花、李悦、侯超及女友、李轩、王惠及父母亲、闫寿林、杨春梅、杨淑文、李德会、王玉平、尹明利、王智明及母亲、张国祥、秦玉兰、侯春黎、韩继玲、宗雪琴、刘喜满等。

已知参与此次大规模绑架行为的相关责任人:
大连市政法委书记:张世坤
大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科
大连市国保大队:陈欣、焦健
金州新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运库
金州新区公安局局长:卢俊福
金州新区国保大队:毕克峰
光明派出所:王长虹、郭鑫
友谊派出所:贺勇、何勇、樊瑜东、周政权、李伟
先进派出所:袁红果、郭成春
站前派出所:魏学鑫、陈天芳、郑雪莲
中长派出所:吴铭、王宏、张斌、李丰业、李世军
登沙河派出所:裘国峰、伊小宇
参与绑架的派出所还有:甘井子街派出所、海茂街派出所、金州新区拥政派出所

三、公检法系统相互勾结典型迫害案例

1、惧怕插播,构陷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在大连交通广播电台成功插播真相,救度被中共谎言欺骗的世人,中共当局极为恐慌,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进驻大连,调动所有警力甚至部队,亲自布控绑架法轮功学员。

(1)孔宪国面临非法判刑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大连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孔宪国,并抢劫其私人财物达四万余元。警察也知道自己干的事见不得人,不但不通知家人,甚至在家人找上门来也不承认,百般推脱、刁难。孔宪国被绑架三十三天后,家人才被告知去领取所谓的逮捕通知书,而在通知书上,既没有办案人姓名,也没有抓人日期。

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西岗区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审孔宪国。过程中,孔宪国揭露警察对他刑讯逼供,审判长李铁铮问有什么酷刑,孔宪国说:警察把他摁住,把点着的烟往他鼻孔里塞;强行往他嘴里灌酒……。李铁铮打断孔宪国的话,不让他往下说。公诉人孙敏问:有什么证据?孔宪国指着胳膊上伤痕给他们看,他们无话可说。

九月二十一日,西岗区法院再次非法庭审孔宪国。审判长李铁铮宣读了大连市国保大队的证明材料,大意是:没有刑讯逼供孔宪国,没有伤害其身体等。孔宪国表示自己已经遍体鳞伤了,这就是证据。李铁铮让孔宪国出示证人,孔宪国说:我有证人,姜明,他知道我被打的全过程,但他不能给我作证。据悉,姜明是大连市国保大队副支队长,极其残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中共预谋以所谓的“插播罪”构陷孔宪国。

已知参与迫害孔宪国的相关责任人:
大连市国保大队:陈欣、焦健、姜明、朱旬等
西岗区检察院:孙敏
西岗区法院:李铁铮

(2)赵雪被非法判刑五年

插播事件之后,大连公安将赵雪作为重点构陷对象。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赵雪被大连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焦健及侯家沟派出所警察绑架,遭严重迫害,在大连市中心医院住院十多天,后被劫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一年,赵雪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据悉,赵雪被迫害致血压高达270,大小便失禁,人已瘦得脱像,坐在轮椅上不能自理。家人要求将其接回家,狱方却以让赵雪放弃信仰为条件。

已知参与迫害赵雪的直接责任人:
大连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焦健

2、副教授劳教期满,面临非法判刑

刘荣华
刘荣华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刘荣华非法劳教期即满,中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指使桃源街派出所警察,将其从劳教所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并对其非法批捕,意欲判刑。

刘荣华,女,47岁,原大连水产学校(现更名为大连海洋学校)教师,硕士研究生毕业,副教授职称,她的文章曾被刊登在《中国百科全书》上。

二零零九年,刘荣华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因不放弃信仰,多次受到“抻刑”等酷刑迫害,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最严重的一次,刘荣华被迫害的心脏病发作,医生说再晚送两天,人就没了。

酷刑演示:抻刑,将法轮功学员的手一高一低铐在两张床之间,恶警分别用力抻两张床,使被迫害者斜着身子,蹲不下,站不起来,非常痛苦。
酷刑演示:抻刑,将法轮功学员的手一高一低铐在两张床之间,恶警分别用力抻两张床,使被迫害者斜着身子,蹲不下,站不起来,非常痛苦。

本以为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如今却接到这样的消息,刘荣华的家人悲愤难当。刘荣华的父母均已年近八旬,老俩口不顾身体不适,除节假日外天天早出晚归,互相搀扶着奔走于桃源街派出所、中山区公安分局、中山区检察院、中山区法院和信访办,要求释放女儿。

在中山区检察院,老俩口碰巧碰到批捕科于姓科长,于姓科长说他不知道刘荣华的案子。然而,出去一会儿,于姓科长再回来时,却改口说刘荣华是他亲自批捕的,手续已经转回派出所。

在桃源街派出所,所长李利天威胁刘荣华的母亲,如果再去派出所,就告诉检法(检察院和法院)往死里整刘荣华,并让所里的警察把门口和屋里的椅子全部搬走,害的老人只能站在那里。

刘荣华刚上高中的儿子呼吁善良的叔叔阿姨能帮帮他的妈妈,让他们母子早日团聚。

参与迫害刘荣华的相关责任人:
中山区公安分局局长:姜朝明
中山区桃源街派出所所长:李利天、刘岩松(办案所长)
中山区检察院批捕科:于姓科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