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祛病健身 遭迫害有家难回

刘玉娥自述修炼后五年中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按:刘玉娥自小体弱多病,结婚后在深圳安家。生孩子之后更是常年吃药,多病缠身。二零零六年修炼法轮功没多久,她整个人都变了,真是无病一身轻。仅仅因为她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五年多来遭邪党的反复迫害。以下是她讲述被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我和蒋先益、阔海三人在深圳南山桃源小区发真相资料,被小区保安诬告。恶人先绑架了蒋姨,后将阔海与我绑架到南山一看守所。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我与蒋先益两人被非法关入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分别关在四大队和三大队受迫害。

一进去,恶人就逼迫我写所谓的“三书”,逼看诬陷大法的录像。

在劳教所六点钟起床,洗漱完毕,吃完早餐就开始做奴工。主要做彩灯,室外装饰花及一些针线活。完不成任务就加期。三大队是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严管队。每天恶人逼迫学员看诬陷大法的录像和书。每个学员由两个吸毒犯包夹。经常听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遭恶人毒打的声音,恶人用恶毒语言攻击法轮功学员,甚至不许她们睡觉,不准上厕所,被关禁闭,被电棍电击等。如法轮功学员李芝连(音),坚信大法,写信揭露迫害,被劳教加期,关禁闭。禁闭室狭小、黑暗,蚊子很多。法轮功学员李有宾,也被恶人关禁闭,加期近一个月。

三水女子劳教所经常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加期迫害。一次大队长张晓英(四十多岁),让我看一本给共产党歌功颂德的什么书,被我拒绝,她就给我加期。法轮功学员任思女,被多次加期。

劳教所恶警毛丹(中队长)、朱珊珊积极参与迫害。她们一旦发现哪个犯人和法轮功学员讲话,马上就给该犯人扣分;看谁给法轮功学员做了点好事也要给扣分,用这种手段孤立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三月底,我的三年冤狱刚满,就被深圳“六一零”恶人直接绑架到所谓的“深圳法制学校”(洗脑班),真是刚出虎穴又进狼窝。在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看诽谤大法录像,强迫写对大法不敬、不利的东西。我被迫害得身体到处疼,皮肤发干,起皱等。

在洗脑班被迫害了一个多月我才被放回家。到家后,社区居委会不法人员经常上门骚扰。每月强迫我签污蔑、诽谤大法的什么东西。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深圳南山区所谓防范和处理“×教”问题办公室主任王力等一些不法之徒来我家敲门,当时我正在家干家务活呢,本着善意就让他们进来了。他们却让我去居委会。在居委会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不听,又将我绑架到同上面所说的那个洗脑班。一个多月过去了,我拒绝“转化”,并绝食反迫害。恶人就用所谓的“攻坚”手段对我进行迫害,用“车轮战”对付我。所谓“车轮战”就是一个犹大接一个犹大来对你灌输他们的歪理邪说,消耗你的精力,动摇你的意志。在那个洗脑班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有:姓周的伪校长,戴继成,陈秋湖,曹文等;犹大有:刘天书,黄宏法,高燕,王晓燕等。

现在,我由于担心再遭到迫害,不得不暂时流离失所,只能偶尔回家看望一下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