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中修炼获新生 马文芝屡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九日,黑龙江佳木斯市佳东东联社区七十委主任安敏领着三个人开车至法轮功学员马文芝女士家骚扰,企图阻止马文芝修炼法轮大法。

十二月九日上午九点,委主任安敏带着三个人到马文芝家门口,从车上下来后,其中一人说要跟马文芝谈谈。马文芝说:你们是哪的?请出示工作证。他们说没带,其中一个拿出身份证,叫王志勇,自我介绍说是区上来的。马文芝没有叫他们进屋,也没有叫他们进院。马文芝说:就在此处吧。

其中一人问马文芝:你现在还炼吗?马文芝说:炼不炼那是公民自己的权利。什么宗教我都不信,我就信“真、善、忍”,那是我的信仰,别人无权干涉。那人说:那好啊,可是我告诉你,上边有文件,只要炼,就按文件处理。马文芝马上回答他说:我也告诉你,佛法有慈悲的一面,也有威严的一面。

这时马文芝跟他们讲真相,修炼法轮功对世界、对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弘传一百多个国家,为什么只有中共迫害,这说明了什么?又一个人说:共产党给你钱,你这贴、那贴的。马文芝明确的告诉他:共产党没给我钱,这钱是我劳动付出所得的。共产党还是靠全国劳动人民的纳税钱在养活这个庞大的贪官群,你有什么资格说是共产党给的钱呢?又一人说:咱们国家宪法有规定。马文芝说那就把宪法拿来一同看看到底是谁在犯罪,犯了什么罪。接着马文芝就大喊:江泽民是历史的罪人,后来他们四人赶紧上车逃走了。

走投无路时 喜得大法

马文芝是九五年下半年开始得法修炼。修炼前,全身是病,肺心病,是医院判了死刑的人。马文芝和儿子相依为命,那时孩子还在中学读书,单位又没钱开支,就给一百贰拾元钱,两人生活,没有钱买菜,经常吃咸菜。由于缺乏营养,孩子身体也不太好。

就在马文芝走投无路的时候,喜得大法,看《转法轮》知道了自己得病的原因。要想好病只有按法的要求修心性、做好人才能真正祛病。马文芝按法的要求去做,加上炼功,不到半年的时间,马文芝的身体就好了,一身轻,很少咳嗽,晚上也能睡安稳觉了,能给孩子做飯、洗衣了,花镜也摘掉了。儿子同学的妈妈和邻居、熟人看见马文芝都说:“法轮功真好。你一分钱都没花,又没见过你师父的面,你的病就好了,不但把病炼好了,还炼的这么年轻,你师父真是个神。”那时马文芝们都沐浴在佛恩浩蕩里。幸福的度过每一天。

-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利用谎言和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進行了全面的打压迫害;用谎言欺骗编造死了一千四百例;又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法轮功;煽动不明真相的人对法轮功产生仇和恨以达到被利用铲除异己的工具。

从二零零二年至今,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无端打压中,黑龙江省佳木斯一个普通妇女法轮功学员马文芝也遭到非法劳教二年、多年遭监控、骚扰等迫害。

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四日,因马文芝不放弃对法轮功高德大法的修炼,恶人用谎言欺骗,以什么领导找马文芝谈话,把马文芝绑架,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六、七个恶警强行拽马文芝的胳膊,有的按肩膀、有的拽手指头、有的挡着,不让马文芝看是什么东西,强行按手印,当时佳木斯看守所所长在场亲眼看到这场面。绑架单位是松江派出所,非法将马文芝劳教二年。

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八月份,松江派出所几个警察和所长到劳教所找马文芝按什么手印和写什么,被马文芝拒绝后,马文芝指问他们:马文芝犯了什么法?把证据给马文芝拿出来,马文芝要上告你们。他们赶紧说:你的材料不是你写的,是佳东派出所写的。那时,佳东派出所所长叫刘裕德,居委会主任叫钟慧芹(佳东电机住宅区三十九委),还有马文芝单位厂长叫沈朝军(此人是贪污犯,后调走)他们不明真相,为了搞工作成绩和得奖金,紧跟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八月末,在劳教所,中队长穆振娟对马文芝说劳教所不要你,你赶快交三百五十元钱给你办理保外就医。马文芝说:马文芝也没犯法,交什么钱哪?一分没有,叫马文芝走就走,不叫走,马文芝就在这呆着。

她听后,气得照马文芝臀部就踹,那时马文芝全身长满了疥疮,她一边踹、一边大骂说:你们家要穷死啦,三百五十元都没有,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你有肺病,全身又长满了疥,为你好,放你回家,还舍不得花钱,真是少有。你看人家花成千上万还找不着这个机会呢。你给马文芝马上滾出这个劳教所!你想死在这里,讹人啊,没门。

那时劳教所的恶警大多数都是从监狱调来的,非常恶。夏天最热的天把马文芝们撵到院子里曝晒,不让喝水、头上也不让盖东西。冬天最冷的天,把马文芝们撵到院子里冻着,不让动。恶警们穿着棉大衣,怀里还抱着热水袋,他们还一会儿一换人進屋。还不让马文芝们上厕所。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一日,穆振娟对马文芝说:你知道吗?是市六一零不放你,说你是重点,说你儿子是黑社会。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马文芝从黑窝回到家,佳东派出所马上安排委员会主任安敏(佳东东联社区七十委)派不明真相的人监控跟踪。

回家后再遭骚扰

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下午五点多,佳东派出所敲门想来抄家绑架马文芝,马文芝没给他们开门。一个恶警在窗户外跟马文芝对话说:马文芝,進屋跟你谈淡。马文芝也明确的告诉他们,马文芝信不着警察,现在的警察都是土匪。这时有个邻居给马文芝儿子打电话告诉派出所来抓你妈,又一个邻居对恶警说:这老太太有肺心病,你们要把她气死了,她儿子可不能饶你们!这时有个恶警说:才想起来上边说她儿子是黑社会,咱们赶快走吧,别让她儿子看见马文芝们。说着就上车开车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