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弟子跌倒爬起来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从年轻时我对气功和武术就有些兴趣,曾经练过三十多年太极拳,也在广场教过太极拳,八零年初还在电视上展示过。上世纪九十年代又练了某功,千里迢迢去给某某某拜过年;还参加过另一种功现场调病,从那以后对气功不再抱任何希望。九六年有人向我介绍大法,我说不信气功了。

第二年,我的一位同学也给我介绍法轮功,没过几天我路过法轮功炼功点,听到那优美的炼功音乐,感到舒服极了,就想这个功我应该学。后来辅导员教我炼动功,当其念口诀“旋法至虚,心清似玉,返本归真,悠悠似起”时,我内心感到无比震撼,无比神圣,无比庄严。晚上参加集体打坐,虽然我连单盘都盘不上,但一听到清脆的铃钹声、木鱼声以及祥和的音乐声,我便深深的沉浸在其中,感到无比美妙、无比殊胜,难以言表。我认定这就是我要去的地方,这就是我的家,这就是我要找的,我终于找到了!我暗暗的流下了眼泪。

紧接着学法小组安排大家看师父济南讲法录像。头两天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似睡非睡,老师讲话听得清清楚楚,但就是瞌睡的不行,觉得很懊丧,我怎么这样呢?到第四天师父就开始给我清理身体,早上起来无缘无故流了几滴粉红色鼻血,从此以后结束了我近二十年早上漱洗流鼻血的历史。下午和晚上我不停的拉肚子,同修告诉我:“你与大法有缘,师父管你了。”有一次午休打坐刚入定,在我左前方站着一个道人装束的人,他问我:“河南有个师父你去不去?”(因我曾练过某功)我立即明确的回答:“我的师父是李洪志”,说完就出定了。显然这是来考验我的。

我从做好人做起,在单位、社会、家庭里口碑都不错。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层次也在提高。一次打坐入定后看到向我洪法的那位同修领着我在二楼的办公室向三楼走去。还有一次在梦中我正在大街上進行测量,听到火车往铁路局开来,我告别同事说“火车接我来了”就上车了。车槽很高,车上有人要拉我,我说:“不用,我自己上。”使劲一纵就上去了。车上人很少。我把这些事在学法小组作了交流得到同修的鼓励。我想我开始信师信法了,内心无比的激动。一朝得法,不只是三生有幸,那真是九生有幸,万古机缘。

遭毒害坠入深渊,驱邪灵找回自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两三天,公安派出所、原单位、家人纷纷专程赶到我工作的现场(我已退休,不在本地)传达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表达“政府的关照”、“单位的关心”、“亲情的关怀”。由于我从一九五二年即为中共邪党对人民群众的宣传员(其组织关系在中共邪党县委),六、七十年代又搞过多年的邪党党务工作,深受邪党五十多年灌输洗脑毒害,完全成了一个被邪党文化变异的人,把这场迫害仅仅看作一次新的政治运动、人对人的所为,仍然信奉着历次政治运动中得到的“经验”——与邪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绝对安全。另一方面还有来自昔日同修中那些邪悟、偏悟者的干扰。此外又受到中国社会腐败等方方面面的污染,使我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面对邪党媒体对法轮功和师父铺天盖地的诬蔑、诽谤,见怪不怪,麻木不仁。在人心、怕心的带动下,顺顺当当的承认与接受了邪党的迫害,使自己一落千丈,坠入深渊,走了很大的弯路,付出了惨重代价!

时间长了,慢慢开始对自己的状况進行反思,感到自身修炼中的切身体悟与邪党的宣传完全是两码事。经过反复思考,终于认清了中共的这些造谣、诬陷与诽谤,破除了邪党对我设的圈套。这期间我得到了师尊的一路点化,慈悲呵护,如二零零零年我在外地,就有陌生同修为我传递了新经文;零二年,数千里外的同修提醒我:“这么好的功法你舍得丢吗?”特别是零三年在香港、台湾看到同修讲真相、反迫害、诉江、助师正法的形势,台湾同修又向我转达了师父对不争气、走弯路和没有走出来的学员的关怀和期望,说:“师父一直等的就是你们!”并给我《精進要旨二》、《梅花诗》光碟(但受内地导游和国内游客的阻拦未带回)。

零四年九月邻居(同修)传给我新经文《也棒喝》,是师父用重锤将我敲醒,驱逐了阻碍我修炼的邪灵对我的操控,使我明白的一面精神起来,知道了那些干扰都不是真我,人生的意义是要返本归真,我的本性是要修炼。我终于从新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

久旱逢甘霖 如饥似渴学大法

旧势力利用中共邪党煽起民众对大法、对师父仇恨,目地就是要毁掉众生对大法的正信,進而阻止众生知法、得法。回首自己所走的弯路,究其原因,不正是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丢掉了正信,脱离了大法。与正法進程落下这么大的距离怎么办?唯有认真学法,多看书,急起直追。师尊谆谆告诫我们要多看书,多学法。

在得到新经文之前,我从新学了七•二零之前的经书、经文,我发现每篇经文好象师父都专为我写的,师父说的每件事每句话都点到我的要害上,使我更加感到学好法的重要与迫切。可是没有新经文指导,不知道正法形势怎么追?我想得想办法找到早期一起炼功学法的同修。可谈何容易!邪党迫害无孔不入,世人、家人都在回避法轮功。好不容易找到了几位昔日的同修,都是好几年不见面,现在是个啥角色,谁都心里没底。经过一段被观察之后,有几个同修给我送来了一批批新经文、各地讲法、《精進要旨二》、《洪吟二》等等。我不只是“如获至宝”,而且是切切实实获得了至宝。真是久旱逢甘霖,我如饥似渴的学了起来。每天用好几个小时学法,要尽快找回大法弟子修炼状态。那么多书,就是从头学一遍都来不及,何况还有些经文尚未找到。当然我要千方百计的把它们找到。开始,我想逆着时间顺序而学,以为那样可以尽快贴近正法形势,然而同修建议我顺着正法的脚印往前赶。

新经文读过一遍之后,再回过头来细细咀嚼以便更好的理解大法深刻的内涵。我把九九年七•二零后的经文一遍一遍的读,每读一遍都发现有上一次没有悟到的地方,间或也读七•二零之前的讲法,同样每一次都有新的收获。有时在这本书中不明了的法理后来在另一本书中清晰的展现了出来,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理,师父早就开示过,只是自己悟性太差!我逐渐知道了法正乾坤、助师正法、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发正念、讲真相、证实法、揭谎言、救众生的内涵,并按照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努力做好三件事。

学法不能片面追求数量赶進度。有一次在梦中师父穿着白衬衣,神采奕奕对我说了一句话,但是我没记住师父说的是什么就醒了。经过好长时间思考我悟到了:师父告诫我学法要用心,明明白白学法,否则什么都不知道。此后我学法更加专注静心。往后开始背法。《转法轮》通背过三、四遍,但至今还不能完整的背下来。《洪吟》与《洪吟(二)》一个时期能顺背,能倒背,过一段时间又背不全了,再从新背。背法的好处是要求你静下心来,心静不下来背不了法。背法能够加深记忆。但也不是说背了法就真正溶于法了。背法不能流于形式,那样不能深刻理解法、无法了解法的内涵。现在每当新经文下来我都要反复学四、五遍,加深印象和理解。短一些的经文,如《什么叫助师正法》等,都要背下来。

尽自己所能讲真相

我没有什么特殊技能,面对大法与历史赋予的责任,我唯有尽己所能,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在讲清真相中我所做的都是比较简单和平常的事情,大致可归纳为:发真相资料、贴小标语、讲真相、写真相信。

开始发真相资料时胆胆突突,不敢直接发给有缘人,而是放在商店货架,银行,电信宣传架,医院、取款、交费、公交车等座椅上,居民信报箱,自行车筐,邮递员报刊袋内等处。有一次邻居约我去市政府反映乱收费情况,我本不想去,但一想这是去市政府发资料的好机会欣然前往。進了办公楼保安与收发员都没问我,很顺利,将《九评共产党》放進了其待发的报刊中。从此以后,我正念越来越足,把《九评》当面交给了市人大副主任、原来的领导,挂到了市政府秘书长门上,寄给离休老党员、在职领导干部、本单位一把手、组织部长等人。把护身符送给邻居、物业、中小学生、修鞋的、理发的、买卖菜的,把真相资料发到医院、公安局涉外大厅、下江南所乘坐的轮船、长江沿岸南京、武汉、扬州、无锡、苏州、杭州所到之处。我们做这些事情看似“随缘而行”,但有缘人却是专程而来。有天傍晚我把真相资料放到银行自动取款机刚离开,一对青年男女就拿到手看了起来。

因为自己性格内向,年龄也大,面对面讲真相总觉得难以启齿,但当我努力突破的时候也能得到较好的效果。零六、零七年我放下家中的事情两次专程从西北去武汉和北海参加同学聚会讲真相。当我对同行的陌生人讲真相时他对我说:共产党历来实行强权政治,你们胳膊拧不过大腿,要吃亏的。他告诉我他的工作单位在中央警卫团。看来他对真相有所了解后也不想助恶为虐。零八年下江南,在轮船上我向同船人讲真相,有位朋友问我:“法轮功这么好,××党为什么要取缔?”我向他讲江泽民的恶人恶行,送给他真相资料。在街上买东西、在火车上、在公交车上讲真相,给老年人、青年人劝“三退”。有位女青年退了团、队后临别时向我道谢,脸上堆满灿烂的微笑向我挥手再见。

看似素不相识,其实是很有缘份的人。有位搞装修的木工听了真相后说:“你讲的是共产党不敢讲的真话”,后来他还向我要过真相资料。有位搞家政的经理退了团、队后非常感激,表示每月要给我免费搞一次卫生(我当然没有接受)。有位老同学、老同事,过去我们有些隔阂,我就到他家去讲真相送《九评》,劝“三退”,其态度特别好,临别时把我送出门,还关照我:“要谨慎!”

在讲的过程中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有害怕的,有回避的,有嘲笑的,有羞辱的,有压制的,当然更多的是有缘的。零八年春天单位召集离退休干部聚会,我向一些人讲真相发资料被人诬告了。奥运会前,组织部找我谈话,要我不要讲真相,不要发资料,不要到外面炼功,并且不让我向她解释,于是我就给她写了一封真相信。往后每次聚会我都向老朋友讲真相,效果也很好。有天我去办事,她又向我提出上述要求。由于我在事前和事中对她发正念,我警告她诬陷法轮功要遭报应的。她气急败坏的说让它来报应我。我面带微笑,心平气和的告诉她:这事很灵验,不要这样说,那样对你和家人不好,并再三告诉她我讲的是事实,不是反党,共产党不配法轮功去反。退一步说,如果说老百姓对党不满意,那党为什么不能反?党做的不好为什么就不能说?她无语。我将一盘《无罪辩护》光盘给她,叫她好好看看,对她有好处,最后她收下了。

开始时是将《明慧周刊》上同修讲真相的段落剪接成真相信,复印成印刷品,可以不留笔迹,但连贯性、一致性有所不足,发了几十份。后来直接手写发了几十份,觉得对问题的认识太低。后来在此基础上修改、调整,从新剪辑复印也发了几十份,还是跟不上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形势,现在我针对个体特点写真相信发给他(她)。

发放对像有远方亲友近邻同事,也有子女的朋友,有地(厅)级干部、常务副市长,公安厅干部,派出所所长,银行行长,也有不知其身份的人。在北海,我孙女上小学时她有个好友常来家中,我给了她一个护身符,其父(××局局长)见后不悦,我就给他发了一封真相信。他猜想是我所写,找我家人核对笔迹还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我又给他妻子(银行行长)发了一封真相信,并在她家门口贴了小标语,最近听说他向我家人表示,说我是个挺好的人,下次见面一定要请我吃饭。

我在信封上印上“福”字,给有缘人送去吉祥,也在居民区、在公交车上发。零九年元宵节我把真相信贴满了一个单元各家各户。其中一户住着一位常务副市长(其兄弟是省公安厅某某室主任)的父母。这个“大官”见信后魔性发作,找物业人员大吵大闹,轰动了整个居民小区,许多人围着听,抢着看,使到场的人都了解了真相,给我帮了一个大忙。在公交车上我刚换了一个座位,一个女青年立刻换到我放真相信的座位上取走了真相信。还有一次我刚放好真相信,一个男士上车直接取走真相信,仅仅坐了一站路就下车了。这些人都是专程来了解真相的。

个人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