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老年大法弟子超常体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在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过程中,有过许多感人事例,在此交流几例,与同修共享恩师的佛恩浩荡,继续精進实修,多救人。

(一)“炼法轮功的阿姨和我们就是不一样啊!”

零一年,邪党为煽动迫害法轮功,在天安门制造“自焚”假新闻,继而发动“万人签名”毒害世人。我想,不能让中共邪党带动世人思想上产生法轮大法不好的念头从而被淘汰掉,所以自制了“还师父清白”等真相条幅去贴,地点选在市政府机关和一重点学校的路段;张贴过程中被巡警绑架,强行非法关進看守所。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的双脚长脓包,肿得象发面馒头一样,警察叫监室的人给我用药,我是修炼的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因此我就不答应。一天,警察把几个大个头的嫌疑犯人叫出监室,把我和另一位烂脚的嫌疑犯人也叫出去,强行让医生给我用药治脚,我说:我是修炼人,修炼中的一些道理你们也许不知道,我脚上的事,不用你们处理。警察不听,叫几个大个按住我,让医生挤脓包的血脓,警察自语的说:“嘿,她咋不痛呢,等会擦碘酒肯定要叫。”我说:“(对我这个修炼人来说)碘酒是自来水。”她一看抹碘酒没反应,就说抹酒精肯定要痛,我说:“(对我这个修炼人来说)酒精也是自来水,消炎粉是面粉。”

当时我脚上真的一点刺激感觉都没有,真象自来水在上面的感觉,但警察却惊奇的直嚷嚷:“她脸上的神经真的都没动一下呢!奇怪!奇怪!”给那位嫌疑犯挤脓包,她痛得又抽搐又大叫,警察说你吼那么凶干什么?人家比你的脚烂的凶,擦酒精眼皮都不眨一下,不准闹。这个人和那几个大个给监室其他人说,阿姨炼法轮功跟我们就是不同,李干警都说太惊人了,说阿姨脸上没痛的表情啊。我知道这是恩师法身的保护,替我承受了痛苦。

(二)师尊呵护,闯出黑窝

有一段时间,我学法走形式,思想上积累了许多不符合大法的念头,也不否定,不及时归正,积累成堆,于是在一次发《九评》时,被邪党安排的“协管员”诬报,被绑架到洗脑班。这时我开始清理自己的执著心,清醒的找到很多因学法不入心,法理不清等问题。

我调整状态,开始背法,然后向黑窝和黑窝内的生命发出强大正念:解体黑窝内一切干扰破坏正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之后我就点着这里的人员的名,叫他们的生命接受真相、不被邪党带去被销毁,让所有生命本性一面复苏,不参与迫害,同化宇宙“真善忍”大法。我也发出正念解体迫害我的旧势力因素,我修炼中的漏一定要在法中归正,我有师父管。在正念中,我不断给参加洗脑的人员,包括包夹,保安,司机,外来维修人,扫院的农民等,讲法轮大法遭迫害真相。当有人要放洗脑垃圾影碟时,我对他们说,请你们先把中国的《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拿来,还请你们把我师父出版的《转法轮》请来,江氏谎言洗脑碟欺骗世人,欺骗不了大法弟子,我们来对照,《转法轮》书中怎么教导人用“真、善、忍”修炼,邪党不准人看到大法书对照邪党断章取义搞蒙骗的事实,我给你们从法律法规中那些量刑的惩罚的条款,点评邪党触犯了现行法律、法规的那一条,那一款。我还向黑窝内的所有人员讲清共产邪党周而复始搞群体迫害运动的罪恶,不要与它同流合污,选择正义,留下生命的美好未来,等等。他们看到认真也不行,走形式也不行,搞不了洗脑转化,就不了了之了。我又向他们提出立即放我回家的要求,区610的人来了,问《九评》的来历,不然要把我判四年弄進××监狱。我说:“我没触犯任何一条法律,我应该回家。

晚上,我心里向师父说:“师父,这里的生命我已给他们讲了真相,我绝不答应他们犯罪对我搞监狱的迫害,我要出去救众生,请求师父加持弟子闯出洗脑班。”这天晚上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三个看守着我的包夹人员反常的分散开来,一个進厕所洗澡,一个跟進去洗衣服,我心里一下就明白了是师父把她俩调离我身边,马上开门走出门外,守门的保安正“专注”看着电视,我心想这都是师父安排的,我立即加强正念,我就在保安视线范围内,从房门的屋檐下,下走廊進到屋前的树丛中。

这样顺利越过了邪恶的两道“设防”。前方还有多少“关卡”我不知道,但坚信一定能出去!于是穿出树丛上到走道顺路找出口,到了一个有一人多高的上了锁的铁门,我爬上去翻过铁门,又过了一道关卡!可是再一看,我仍然在院房内,原来是大院套小院,就开始找出去的门,沿道找了一大圈,却又回到原处,还是没找到出口。心里纳闷这出口的门在哪呢?这时突然听到一声沉重开木门的嘎嘎声,响声很大。啊,门就在这呢,正在这时,立刻就看见三个人并肩从我身旁不足一米处通过圆形墙口走了進来,我已来不及回避!这么近的距离,又在灯光下,怎么避开啊!但是这三个人却没有看见我!他们视我不见的往里走他们的路,我于是立即也通过这个他们刚進来的圆形口,拉开这扇木门,它同样响着高亢的“咕嘎”开门声,我几乎是紧随三个人的开门声之后,从同一扇门出了这第四道关卡!(这三个人,一个是白天到这与我讲话的区610头目,另两位是值夜班的头目)。

我出大门后突兀在眼前的是更宽敞的大坝,被两米多高的围墙围着,我再次绕墙找出口,绕到了一个高大的铁门下,只见粗粗的铁链条套住两扇铁门框被铁锁紧锁着,我不足一米五的小个,怎么过啊?马上脑子里出现师父的话:“过去老太太是裹小脚的,两米多高的墙,跑过去一翻就过去了。”(《转法轮》)我心里谢着师父,按师父说的那样,后退一段距离,跑过去,我的脚轻而易举的抬到我眼的高度,脚已踏在铁链上,双手怎么握住的铁门门框我都不知道,反正人已稳稳当当的站在门中央,再一翻身,骑在大铁门的门首,跃身跳下,双脚又踏到救度众生的路面的新起点上了。

(三)正念制止行恶

我有一位远房亲戚,是省委的主要负责人,虽没见过面,但心里不时的萌生出去给他讲法轮大法真相的愿望,告诉他那些被掩盖着的罪恶。当我把这个愿望付诸实际这天,我就找到省政府,当我向负责接待来访者说明来因之后,在等候过程中,我向在场的人讲法轮大法真相时,在场的除接待员还有门卫武警干部,来取文件的另一位干部,(我想听的人越多越好。听完后,接待员说:你还敢在这里宣传法轮功,被抓了还不知道为啥呢!你找的人不在这办公!我说:请问某某在哪办公呢?取文件的干部说:这里是管吃喝拉的地方,你要到管这个的地方去找(他手指自己的脑袋),到省委去。

我就如此被“指点”到了第三个地方在七楼,异常的清静,找到了指定的一间办公室,两个工作人员,我再次叙述同样的缘由,在我与一工作人员一问一答时,另一位走出办公室了。

不多久,一个高分贝吆喝声嚷道:是哪个在这里宣传法轮功?随着声音進来一个联防人员,那位出去的接待者紧随其后,联防对着我说:把身份证拿出来!我说:我到这来找某某,他若在我要见他,他若不在此我就继续找。我说完就出了办公室的门,他跟着我又说:这里是省举报中心,你今天走不脱。我不理他,我朝电梯方向走去,只听那工作人员说:马上给市610打电话。我回过头看着他们,除三个男性外,还有一个中年女性,一条直线似的,跟在我的身后,我心生一念“邪恶全灭”,马上就见四个人象听到“向后转,齐步走”的口令一样;齐刷刷的转180度再齐步与我背道而驰的方向走开了。

我顺利从七楼乘电梯安全的返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