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得白血病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儿媳准备由重庆转院到北京做骨髓移植手术,若手术不成功,就完了。她心情非常不好,思想压力很大。有一天吃午饭时,为一句话和我儿子闹起来。我去劝解,她一下坐在地上,大哭、大吵、大闹,把矛头一下转向了我,说我很多不堪入耳的话,还要东撞柱头西撞墙的往外跑,完全失去了理智。平时我们之间一句气话都没有,让邻居、好友都称羡的和睦家庭。我知道严峻的考验又来了。
——本文作者

得法前,我全身疾病,中医、西医、其它气功都无济于事,生不如死,多次想走绝路。一九九六年四月,大难不死的我幸遇法轮大法,得法后不久全身疾病不翼而飞,从此我脱胎换骨,改头换面,变了一个人样。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孙女从生下就是我带,她五、六岁时看到我的头透亮(现十五岁了),外孙还看到老师的法身在我家客厅上空,女儿说我脸上发光。从我身体上的变化及给家人的展现体现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证实了大法的威力。

从我得法修炼以后,儿媳生意红火,全家人身体安康,全家人都相信大法,支持大法。在邪党疯狂镇压时,家人帮我保护大法书籍,儿媳妇还帮我印经文。

天有不测风云,零九年十一月,感冒都难得一次的儿媳妇突然查出得了白血病,我意识到这不是偶然的:在十几年的修炼中,邪恶用各种手段想把我往下拽,特别是肉体的迫害,好几次都是过生死关一样,由于我坚信师父和大法,邪恶都没得逞,现在又来这一招,对我儿媳下毒手,迫害虽在她身上,实际是在干扰我。因我有四个子女,大儿子三十五岁时得肝癌去世了,那时我得法才一年,差点和他一起走了,大女儿家庭离异,小女儿未成家,只有小儿子才是一个完整的家,我在潜意识中把他一家看的很重,把一切希望寄托于他一家,一直和他们住在一起。

向内找,原来自己情太重,而且长期没注重在这方面下功夫修,这次黑手烂鬼抓住这个空子,作为把柄迫害我,以此来干扰我做好三件事。正如师父在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的“你的思想无论符合了哪一类生命状态,哪一类生命马上就起作用。”

找到了原因,我抓紧时间学法,并每天用一个整点发正念:我是修大法的,是李洪志老师的徒儿,在修炼过程中,有人心,有执着,我自己用法来归正,只要师父来管我。我儿媳相信大法,支持大法也“三退”了,师父会管她,你们这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要来迫害干扰我们,我就要清除你,销毁你,我不清除你,法也不能留你。你若不干扰我,我将来圆满了会给你一个合理的安排。这样,我一直坚持到现在。

邪恶马上又来一招,从经济上迫害我。常人生病住院治疗是常理,儿媳二十几年辛苦挣来的钱因住院治疗不仅一扫而光,还欠下了债,家里生活困难。零九年快过年了,儿媳不在家,剩下我和孙女在家,一天夜里,家里被盗,偷走了电脑、手机等物。过年后,我到妹妹家去,回来时在公交车上把包丢了,里面有六百多元钱和一些东西(亲戚送的礼)。过了不久,厨房的吊柜掉下来,柜和里面的东西全打得粉碎,楼梯间進门墙上的瓷砖掉了一大半。真是雪上加霜。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很空虚。”“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我想:也许是我前世欠人家的债,以这种方式还债,顺其自然吧!修炼人有师父在管。心放下了,邪恶自灭。过了不久,我手机里出现了六百元话费,师父把钱给我找回来了。当时我的心情无以言表,心底里直呼:师父,谢谢您,师父呀!谢谢您!那时我深深体会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句法理的更深层内涵。

二零一零年四月,儿媳准备由重庆转院到北京做骨髓移植手术,若手术不成功,就完了,她心情非常不好,思想压力很大。有一天吃午饭时,为一句话和我儿子闹起来,我去劝解,她一下坐在地上,大哭、大吵、大闹,把矛头一下转向了我,说我把她当外人看哪,落井下石呀等很多不堪入耳的话,还要东撞柱头西撞墙的往外跑,完全失去了理智。平时我们之间一句气话都没有,让邻居、好友都称羡的和睦家庭。我知道严峻的考验又来了,我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讲法:“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我心里发出一念:邪恶你毒,你也干扰不了我,我是修大法的。师父教导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用祥和的心态劝解她,并向她赔礼道歉:对不起,是妈妈不好……。我一点也不动心,好象她不是在数落我一样,因为我是炼功人,能和常人一样吗?我儿子没办法,只好紧紧的抱住她,怕她出意外。我一直守在她身边,从中午一直闹到晚上,我女儿来了才把她抬到寝室里睡下。

去北京治疗临走时,我把她送到楼下,她哭了,她走后,在收她屋子时,我发现一些佛教的东西,(因先前我不知道她妈是信佛教的)所以我给她的MP3她也没听,神韵也没看,我这才明白原来如此,我把这些东西收好后当时未处理,因为信什么是她自己的事,不能强求。后来她明白了,让我把这些东西全部处理了。

放寒假,我和孙女去北京看她,一進病房,儿媳就对病室的人说:这是我妈妈,七十岁了,炼法轮功后,十几年未吃过药。我几次不行了的时候,心里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平安走过来了。跟我同时来治这个病的都离世了。现在同病室的年轻人是个大学生,说:阿姨,你身体真好,姐姐天天盼你来,她好想你哟!医生说:你还敢说你妈是炼法轮功的?儿媳说:法轮功本来就好嘛!看它(中共邪党)能把我怎么样。我给她带去的大法护身符和MP3,她马上接过去揣在包里,(来治疗前信了她妈的话,原来我给她的MP3就未带去)并主动说:我不信我妈那个了,她给我的那些(佛教的)东西我全摔了。看见我给她带来的大法的资料激动得一直哭。我回家后,有几次给我打电话,边哭边说:妈,我好想你哟!真是:“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在师父慈悲救度下,她度过了难关,现在身体恢复得比较正常了。出院回来后,希望她能走上修炼之路,当然,她如果不修,我也不会执着。

在这一年的重重魔难的修炼过程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的威德下,我走过来了,提高了,升华了。真是象师父讲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但和精進同修比起来,我还差的很远,用法对照起来,差的更远更远。师父的《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点到了我的实处。我有信心、有决心,在助师正法中,一定心在法上,圆容好师父要的。

谢谢师父!

层次有限,不合法理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