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瑜伽教练:法轮功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今年二十九岁,以前是一名瑜伽教练,由于乱修假气功出了偏差,在二零一一年七月份遇到了魔难。在遇难前的一段时间,本人还出现了一些功能,自动发功自己拍打自己或者帮别人拍打(调理身体),还可以给人家扎针,事实上我本人是没有学过针灸的。还有身体可以跟另外空间的众生交流,让他们的意识通过我的身体来表达出来。还知道自己在地球轮回了几十世了,做过皇帝、做过官、做过土匪、也当过动物。这些都是在遇难前让我知道的事情。

在遇难前那几天,天天有外来的魔来干扰我,他们施法使我自动的念疯语,做错事来伤害自己,如说自己的身体里有两条毒虫,于是自己就去灌满生水到肚子里去,希望能把毒虫排出来。这些都是魔设下的圈套来干扰我的大脑。魔还经常来盗我的元气。在那些天我没有办法,就不停的嘴里念口诀请佛、菩萨为我解除魔难。有时有用,有时没用。但魔很害怕我念。魔经常来干扰我,使我无法正常工作,所以被老板解雇了。在解雇前几天,我的额头和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肿起来,还黑黑一圈,非常吓人,跟原来判若两人。

离开了上班的地方后,我就准备到寺院去住一段时间,调理好身体给我解决这个魔难再说。但因为魔的干扰,所以我各种事情都不能顺利,先后到了几个寺院都没能收留我,不是因为寺院不要人就是当时发作,使寺院不敢收留我。魔难使我的精神越来越陷入受控状态,把一些不是事实的东西信以为真,做出了很多折磨自己的事情。当时自己的意识已经是受控状态了,身体也越来越差,钱也慢慢没有了。最后我一个人呆在火车站旁边,打电话回家,家人才来广州火车站接我回家。

回家后,我还是那种受控的状态,大脑半清醒的。做事还是糊里糊涂的,多疑、思想总是矛盾。生活几乎不能自理,连吃顿饭、说句话都有困难,还干扰家人的生活,有时候大喊大叫。家人也很担心受怕,这期间,家人带我去看过医生、请过一些市面上的巫道来给我招魂,最后没辙了,还把我当成精神病人住院了十天,但回来后仍然情况没有好转。

后来我妈打电话给我舅伯,因为我舅伯是学法轮功的,他之前也是因为身体得了很严重的疾病,医院治不好,后来他炼法轮功炼好了,现在一直坚持在炼。母亲跟舅伯通了电话之后,舅伯当天就来我家看我了,他带了好多光碟过来,还带有书,他跟我和妈讲了许多法轮功的事情,让我对这些有了一丝的希望,但我并没有多大的信心。因为我那时情况已经很糟了,而且当时对法轮功还是半信半疑的状况,因为中共的迫害,使很多人被蒙骗了,我也是一个。但我舅伯说起来很有信心,这种信心深深的感染了我,我当时需要的就是要有这样的信心。

舅伯问我要不要学,出于求救心切,一口答应要学,而且要跟他到他家去跟他学,因为我当时是不可能一个人在家看书学的。那时候看书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于是就这样,我跟着舅伯到他家去开始学法轮功了。

去到他家后,当天晚上他就给我看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听到师父的讲法,我耳目一新,因为有些是我很感兴趣,但又了解不深的。虽然那时候处于大脑不太清醒状态,但感觉师父说的理还是很高深的,也很有道理的。第二天舅伯就开始教我炼功,当天就教完了五套功法。

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但刚开始的那段日子,身体总是很痛苦的,听老师讲法听不入心,炼功坚持不了,晚上一起读书学法的时候读不出声音,整个人坐立不安,心理烦躁。但我坚持了下来,白天听师父的讲法,晚上一起跟着读法、炼功,慢慢的身体好起来了,看东西也看得清楚了,人也慢慢的变得安宁、清楚起来。

不到一个月时间,根本上恢复了健康。从不能看书学法也能自己看书学法。后来我才知道,我这个病,是魔附体的,将魔除去后就好了。之前遇难时的那些信息、功能、我遇难中的各种幻象,都是魔变化来干扰我的。

现在我炼功中也能感到了法轮在带动身体转动的感觉,炼功时,阵阵的能量升起布满全身。现在我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体重由原来的九十二斤到了现在一百一十二斤,增长了二十斤。前后不到两个月,周围的人都说我的变化不可思议,因为当初看到的我是一个吓人的样子,现在都白里透红了。

由衷的谢谢师父!谢谢大法!谢谢法轮功学员!是你们救了我!我一定精進修炼、通过行动努力使自己提升,同时也努力去洪扬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