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黑幕:酷刑致伤残后注射不明药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吉林监狱(二监狱)位于吉林省吉林市市郊,在中共血腥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中,吉林监狱罪恶累累。但是,有很多鲜为人知的迫害还是没有完全揭露出来。下面把我了解到的一些关于药物迫害的真实事例曝光出来。

吉林监狱对非法判重刑的法轮功学员,特别是不配合邪恶、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都要用酷刑迫害致伤、致残之后,他们就把这样的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到监狱医院加重迫害,注射不明药物,导致的症状是腹水,象怀孕七、八个月的样子,全身消瘦,脑袋耷拉着,全身无力。医院往往诊断为中毒性肺结核、肺空洞、腹水,五脏六腑腐烂,按老百姓的说法就是烂肺烂肝,无药医治。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吉林监狱给法轮功学员注射毒药后,为了掩盖迫害真相,就不再坚持关押,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无条件释放,有的地方“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恶警拒绝接收释放的法轮功学员时,监狱便办好全部保外就医的手续。如果地方仍不接收,监狱甚至“自费”去千里之外与地方疏通。没有注射毒药的法轮功学员,花重金也出不来。其实,吉林监狱虽然作恶、杀人灭口,也怕承担责任,更害怕曝光。所以他们要尽快释放那些被注射毒药的法轮功学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得了肺结核或者肝腹水,都以为是被传染的。

下面的几名法轮功学员都是这样在吉林监狱被残害的。

何元慧,男,四十一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枉判十年徒刑。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保外就医回家。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离世前表现症状为双侧肺结核。

崔卫东,男,二零零四年九月在吉林监狱被迫害离世,表现状态为肺结核症状。

郝英强,男,四十九岁,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保外就医回家。回家两个月后,六月八日含冤离世。离世时肝腹水。

刘端胜,男,吉林辽源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一月保外就医,二零零六年再次被绑架之后,同年监外执行。二零一零年一月离世,离世前现肺结核症状。

以上四名法轮功学员几乎是同一症状离世,这样的例子很多,在此仅举几例。

下面详细介绍的是一名叫付桂英的法轮功学员被注射毒药的全部过程。

付桂英,女,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她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期间,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被恶警酷刑折磨,全身是伤,不会动弹,恶警见她昏死过去,就把她抬到恶警办公室,打了三针肌肉注射之后,付桂英马上心跳加速,脉搏每分钟一百七十次,心象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似的。

接着恶警又把她送到图牧吉监狱医院,给她注射了大约五十毫升的黄药水,用的二百五十毫升的大小的吊瓶静脉注射。当时恶警说在办公室打的强心剂,后来用的黄药水没说是什么药。

事过三天后,说要释放付桂英,不知为什么没放,直到半年后才无条件释放了付桂英。付桂英回家后两年内没有发现身体有异常反应,直到二零零四年三月开始发病。肚子肿大的象七、八月的孕妇,开始腿也浮肿,到后来身上没有肉了,皮包骨头,肚子鼓鼓的,脑袋耷拉着。她的离世也和上面提到的何元慧、刘端胜等一模一样。发病后总想睡觉,打不起精神,最后呼吸困难,在她出狱后的两年半后极其痛苦中含冤离世。

当我们发现那么多从吉林监狱保外就医回来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同一症状离世,而且吉林监狱在今年释放了很多法轮功学员。

现在,法轮功学员敖世杰也出现了肺结核空洞症状,监狱同意放人。可是内蒙古兴安盟科右中旗六一零的黄志权不同意放人,他拒绝接收,至今敖世杰仍被关在吉林监狱。

在此,提醒在吉林监狱办保外就医的法轮功学员尽快检查,弄清真相,用正念对待此事,也希望了解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参与进来,加大力度尽快曝光中共监狱系统地利用药物注射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