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劳教判刑 双城市付文庆又被劫持40余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双城市新兴乡新胜村四十七岁的付文庆修炼法轮功前,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胸膜炎,从小顽固性头疼,多方医治无效,最后炼法轮功康复。付文庆按照法轮功“真、善、忍”法理时时严格要求自己,提高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付文庆遭中共警察多次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判刑四年,三天两头的被抓,被绑架,七年的除夕、过年都是在狱中度过的。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付文庆和双城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绑架。

付文庆家中现有七十多岁的父母,体弱多病,无人照料,三个未成年的孩子,最小的才五岁。平时全家人生活靠付文庆修车挣钱养家,因付文庆突然被绑架,现在一家人的基本生活已经无法保障。

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家属没见到人

付文庆从十一月十三日被绑架至今,已经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了,家属一直没见到人。每次家属去双城国保大队要人,国保大队长肖继田和副队长王玉彪都推脱家属说:“哈尔滨市局办案,我们说了不算。”家属又去哈尔滨市局问情况也无人理睬,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家属为付文庆请了北京正义律师。

十二月二十二日,律师和家属去看守所见人,看守所说:“办案单位是双城国保大队,见不见人国保大队说了算,你们想见人得有国保大队的批条。”

律师和家属又到双城国保大队找大队长肖继田,却被门卫警察挡住说:“肖继田不在办公室。”律师和家属在门卫处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律师出门后给肖继田打了电话,肖继田在办公室接通电话后,答应见律师与家属。律师与家属又到门卫处,结果肖继田又在电话里出尔反尔说:“我不接你的律师手续,也不允许你会见,你愿上哪找上哪找。”

多次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年底付文庆去北京信访办向国家反映事实:炼法轮功的都是一群好人,没有错。却被从北京押回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百零八天,逼交保释金三千元,勒索罚款四、五千元,计一万元左右,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双城市“六一零”三个人到付家,说是所谓的取证,把大法书和手抄经文等强行搜走,把付文庆、妻子杨敏和九个月大的孩子强行拉上警车。 付文庆老父亲上前阻拦,“六一零”恶人撕扯老人,把老人的脸撞到车子上,当时嘴和脸都出血,脸撞坏了(有当时照的照片为证)。十多年后的现在,老人的脸上还留有疤痕。当时付文庆老父亲一直追着那些绑架他儿子、儿媳的警车哭着喊着……

付文庆的老父亲脸上留下疤痕
付文庆的老父亲脸上留下疤痕

付文庆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九十多天才放回家。回来后和妻子到廊坊串门,恶警硬说是去了北京,又把付文庆抓去,关在井房子,并把他打得满脸是血,伤痕累累,又把他劫持到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黑窝——乡敬老院关押迫害。付文庆绝食抗议,不配合邪恶,被非法关押了七天才获得释放。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付文庆又一次被绑架,被劫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遭受了种种迫害,肋骨被打断了一根。狱中的刑事犯还踩在付文庆的肩头叫他当梯子,逼迫他挡电灯的光,免得夜间睡觉刺眼。付文庆后来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当时他长满了一身疥疮,身上烂得不成人样,几个月后,医治不了,才被从劳教所放回。 回家后,他坚持学法炼功,疥疮渐渐好转。

二零零二年快过新年时,新胜村治保曹二伙同多人闯入付家,将付文庆夫妻二人强行绑架。

当时支部书记还幸灾乐祸的喊叫:“我叫你们炼,都给你们抓走。”不到一年这个书记遭恶报被革职,老婆也被人拐走。

付文庆在双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后,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呼兰监狱遭受长期迫害,妻子杨敏被劫持到省女子监狱迫害。

最后,正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警察:迫害法轮功,你说是执行上级的命令与任务,其实你不也是被利用和驱使的“工具”吗?上级的命令和驱使能成为你们开脱罪责的借口吗?你今天的所为就是你未来的选择!历史的过去,纳粹警察参与杀害犹太人,结果将自己送上了的绞刑架;历史的今天,你们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也在将自己送上人类的审判台。

真诚希望你们放下中共给你们头脑中制造的仇恨,停止迫害,善待大法学员,给自己和家人留最后一线生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