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病魔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今年六月二十三日夜里两点三十五分,我一觉醒来,突然身体左边头、手、腿、脚、身子都失去了知觉,不能动,双肾胀痛,大小便失禁,颈椎、腰椎、坐骨神经疼痛难忍,浑身大汗淋漓,感到真要被取命似的,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当时就我一人在家。

我想:我是师尊的弟子,是助师正法的法徒,谁也别想干扰我;有没做好的地方,有我师父管,不允许你旧势力,邪恶钻空子迫害。我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心里就默念着师父的法:“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精進要旨》〈道法〉)

我马上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制造的各种假相,解体所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对我的迫害。心里不断喊着:师父,快救救我,邪恶要迫害我,我一定要站起来学法炼功,完成您给我安排的三件事;师父,我还有好多好多的事要做啊!

我不能就这样躺下,全球大法弟子炼功的时间要到了,我要起床,瞬间我感到体内象呼啦圈一样,呼呼的转个不停。突然好象一双大手把我从床上平扶起来坐在床边上。那时我左手左脚都无力,左边身子、脸都没有知觉,双肾依然胀痛,牙齿咬得格格响。但我不屈服,对邪恶说:痛死你,痛的不是我。

一看全球大法弟子炼功时间到了,我咬着牙,拖着沉重无力的手和脚,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一面靠墙,一面靠床,一面靠沙发,右手拉起左手炼起功来。额上的汗珠也顺着双颊滚落下来,仍然坚持着。第一套功法下来左手有力了,心想这第二套功法怎么炼呢?还是坚持吧。我不断请师父加持,仍然用右手带着稍微有点力的左手抱轮,结果好不容易完成了。随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终于炼完了前四套功法,汗水湿透了衣服,脚、手都有力了。

神奇的是炼第五套功法时,我居然能坐的稳稳的,平时因右脚有残疾不能翻上去、所以不能双盘的我,这次却盘上去了。我热泪盈眶,真是用尽三江五湖水,也诉不尽师父的恩情!我不断在心里喊着:师父,谢谢您!

就这样我炼完了五套功法,疼痛减轻了许多,什么腰椎、颈椎的疼痛啊,都不翼而飞。只有肾、坐骨神经部位顽固些,可我还能坚持,因为有师在有法在。我两眼饱含热泪从内心喊着:师父,是您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几年前的二零零八年的一天半夜,我曾经突然休克,是师父从死神手里把我夺回来,使我死而复生。如果当时我认为是病,那后果不堪设想。真是人神一念之差啊!

向内找,这次病魔的迫害是由于那几天学法不入心,发正念少,时间短,思想不集中,走神、倒掌、打瞌睡,使自己的空间场滋养了邪恶,更重要的是还去参加了邪党活动,把自己混同于一个普通常人,被旧势力利用钻了空子,迫害了我的身体。

到六月二十四号,一切不适症状完全消失。从此我更加重视发正念,重视清理自己的空间场,用正念去解体病魔的迫害。

我也体悟到:多发正念、多学法,干扰就少,救人的力度就大。我认识到,师父让我们发正念时先清理自己的空间场那五分钟非常重要。特别是像我这样的老年同修,更要精進,再精進,延长来的生命是用来助师正法的,不是过常人生活的。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修炼靠的就是正念,而正念又来自对大法法理的理性认识的升华。所以修炼是严肃的,考验也是严格的。“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转法轮》)只有认真学好法,修心性,修去自己的一思一念,事事与法对照,向内找,多发正念,以神的状态去做好三件事,才不枉师父一次次的慈悲苦度。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