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斑脸变得光洁细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修炼后,我的身心状态变化巨大。修炼前,我多种疾病缠身。炼功不久,师父就给我全面清理了身体,那真是无病一身轻,人有使不完的劲,仿佛我的人生词典里再也没有疲劳的概念;我又恢复了童年时歌不离口的日子。

雀斑脸变得光洁细嫩

还有就是我的脸。我生来一脸雀斑,结婚后怀孕生子又留下了黄褐斑、蝴蝶斑,整个一张脸象五香花椒大料煨出来的,人显得苍老。

炼功后,我一心扑在大法修炼上,我明白了人生真谛,得了最珍贵的宇宙大法,成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的心情别提有多舒畅了。相由心生,炼功不长时间,熟人就经常走近端详我的脸,因为我的面颊白里透红,皮肤变的细嫩、有弹性、有光泽。经常有年轻人问我用了什么化妆品,把皮肤保养的这么好。我告诉他们,每天一把凉水洗脸,什么化妆品也不用,连雪花膏都不擦,炼法轮功炼的。

就在前不久,我们参加完集体学法回家的路上,遇见了老同学、老同事小彭。他今年七十四岁,因为年轻时人们就这样称呼,已经习惯了。我们喊他“小彭”,他跟G同修说:我可不小,你看她(指我),七十岁的人了,象个年轻姑娘。G同修马上答道:那不是修炼的结果吗!——她原来身体什么样,咱们都清楚。

师尊点化我去掉名利心

一九九六年,我申请评教授职称。一切通过报到省里审批过程中,因为我的心放不下,师父就点化我。梦中,我乘的电梯一直往下掉、往下掉。我知道自己修炼的层次不進则退,是师父让我去掉求名的心。因我过去常说一句话:“知识份子就为这张脸活着。”钱多少我不在乎,但不能没有名份。可见我的求名心有多重!

师尊为考验我的悟性,又让我得一梦:我的论文发表了,有这篇论文方有参评资格。然而我的学术论文却发表在《厄运》杂志上。硕大的白色封面,正中印着两个粗大的黑体字《厄运》。人间的理是反理。看到这一幕,我知道我已经得到教授职称了。那么为什么评上教授职称会给我带来“厄运”呢?按常人的理,如果我把握不住自己,只能在名利情的追求中越陷越深,无知的造业,增强自己的魔性,离道越远;而修炼就是修去人的魔性,增强自己的佛性。我明白了,常人和修炼人的区别是,常人在争,心放不下,活的很累,身心疲惫;修炼的人不争不斗,顺其自然,是自己的东西不丢,不是自己的东西争也无用。换句话说,命中没有别强求。区别在于我们的心是平静的。因为我们了悟了人生的真谛,知道人为什么而活着。

身体遁入另外空间

我在发真相资料时,经常遇到化险为夷的事。最初是在一九九九年的冬天,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刚刚开始。一次,我将资料塞到信箱中的手还没有放下,耳边就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说来奇怪,我的心静如止水,没有泛起一丝涟漪。我有救人的心,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我从容的整理一下衣襟,迈着方步迎着警车走去。

还有一次,我看看四周无人,就快捷的将资料塞進信箱。不知从哪儿连喊带叫的跑过来一个人,我直视着他的双眼,心里没有一丝恐惧,结果他就象根本看不到我一样。联想到上一次发资料与警车相遇,我悟到,师父给每个大法弟子下了一个保护罩。此时,我们与常人根本就不在一个空间,信师信法救人最安全。

还有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搬進新居,家里新置了一张带有围幔的欧式床,平时只我一人居住。一个周末,小孙女与我同住。早晨打坐时我怕手碰到幔帐,就发出一念,“身神合一,让身体進入微观状态。”此念一出,明显感觉身体在缩小,我使劲挺了一下身体,伸了一下手臂,手也触不到幔帐。孩子走后,我想我的胳膊可以伸展开了,感到伸展开很宽阔;又一念可缩小,又觉得整个身体在缩小、缩小;再加一念要放大,感到身体收放自如,可伸可缩,可大可小,无比美妙。

及时看到新经文

刚学法时,我只要翻开《转法轮》,就能听到师父的声音在讲法。这是我修炼路上遇到的第一件超常事,师父把我当弟子带,我激动不已。我把它看成是师尊对我的鼓励,使我更坚定在大法中精進实修的决心。

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师父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发表,我着急看,笔记本电池却不好用了。我把它拆除,不知道碰了什么键,屏幕出现断断续续的流水状条纹,不显现窗口。我发正念清除干扰不让我及时看到师父新经文的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电脑恢复正常工作。我明白师父知道我紧跟正法進程急于学习新经文的那颗敬师敬法的心,帮了我一把。

念正得到师父法身保护

今年九月三日,我炒鸡蛋准备做馅用。心里有事,想着帮助联系六零届母校聚会事宜,结果炒完鸡蛋我竟然忘记了关火,就急匆匆去打电话。十几分钟过去了,听到老伴把抽油烟机打开了,同时闻到了一股焦糊味,老伴把炒勺扔在了凉台上。我去看时,他告诉我:“锅都着(火)了。”我随口说:“没事。”我用铲子将贴在炒勺上的鸡蛋铲下来,虽有点焦糊,还能吃。我想是我的念正,没有把烧焦的鸡蛋扔掉。念正的结果:蒸出的包子和正常的没什么两样,我俩反倒比每天吃的更香,全部吃光。

入冬了,东北的天一天冷似一天,人们又过起了饮食单调、猫冬的日子。为调剂伙食,我常用不同的菜馅做包子。上次发面少了,剩了一些胡萝卜馅。那几天,家里连续来客人,剩的馅放的时间久了,有点发粘。我是修炼人,不想把它扔掉,不能浪费。我照做了,因为老伴是常人,我想自己一个人吃。可老伴一生节俭,跟我抢着吃,也没事。我悟到,我为众生考虑,老伴为我考虑,无私、无我、为他就是慈悲。宇宙的理平衡着一切,我俩什么事也没有。

本人层次有限,悟到多少写多少,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