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人发传单的谣言与雇人参加追悼会的真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花钱雇人为自己干活是一种很常见的社会现象,不存在什么对与错。可是当花钱雇人做一些有悖常理的事情时,就可能存在着一些是与非了;而一些心甘情愿自掏腰包为社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的人,也很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诬陷。我们结合两件事来对比一下。

几乎所有到海外的大陆游客,在各个著名景点都会受到当地法轮功学员的热忱迎接,收到他们派发的真相传单,听到他们讲述的法轮功真相。为了阻止中国游客了解真相,中共利用一些导游恐吓游客,并散布谣言,谎说什么派发真相资料的人都是法轮功花钱雇佣的。

众所周知,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多年了,很多大陆民众都看到过当地法轮功学员散发的真相传单,可能也接触过给他们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抓、被劳教、判刑、被折磨致死的危险,自费印制、散发真相材料,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这是钱能买得来的吗?给你多少钱,你愿意承担坐牢和酷刑的风险?

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身在自由的环境中,虽然不象在大陆那样冒着坐牢和酷刑的风险,但是付出也不是用钱能买得来的,一整天站在那里,不停地发放真相材料,不停地接触各种游客,有时还避免不了遇到各种人的嘲笑甚至辱骂。凡是接触过他们的人都能感知他们内心的境界,那是他们慈悲的体现,与金钱无关。而且那些散发传单的人可不都是一些退了休的老人或社会闲杂人员,还有许多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人员,有些人就是公司的老板,还有一些大学的教授,这些人能是花钱雇得来的吗?再说法轮功只是一个修炼的群众性组织,没有经济实体,也没有任何政府或组织的援助,他们哪有钱去雇佣他人,他们都是在靠自己的收入去做。在海内外能找出一个说是受雇于法轮功发传单的人吗?

中共对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如此造谣诬陷,那么它自己又是如何做的呢?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有篇消息,说的是原河南省修武县方庄乡派出所所长,去年被提升为修武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应急指挥中心主任的徐江涛,遭恶报死亡后,政府花钱雇人参加追悼会的事。

这个徐江涛任方庄乡派出所所长期间,无故抓捕法轮功学员,亲自上阵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扇耳光;让学员坐带有手铐、脚铐的铁椅子;给学员上背铐,上了背铐后,再用笤帚把来回顶背铐的方式残酷折磨他们。仅二零零五年一次,他就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严刑拷打,连六十多岁的老年人也不放过。其中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或判刑,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了一百多天才让回家。

今年十月二十七日,徐江涛在单位突然晕倒,抢救无效死亡,年仅四十岁。被中共公安部追记为“二等功”。二十九日上午,方庄乡各村委会通知村民,凡是去参加徐江涛追悼会的,车接车送,不管大人小孩,按人头每人发给五十元钱。

中共这样做的目的何在?不就是个追悼会吗?人多人少有啥?那么邪恶的一个人,参加追悼会的人去的多就能说他是好人吗?中共可不管这些,而是利用他这个人物做榜样,去的人越多,中共越容易造谣。老百姓不愿意去,那就花钱买,加上车接车送。这样做,不过是为了给作恶者涂脂抹粉,从而给中共自己装点门面。

其实这样的事在中国屡见不鲜,有些只是没有报道出来而已。也是在河南,原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迫害大法弟子非常卖力,登封市的四名大法弟子因为往登封市政府大院散发真相资料被抓捕。任长霞得知后恶狠狠地说:“传单发到政府院里来了,我非治治不可。”结果四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任长霞乘坐的汽车撞上了前面一辆车的尾巴,车子上其他人都安然无恙,而坐在后排最安全位置上的她却离奇死亡,且死后三天不闭眼。

任长霞死后也是被中共高调报道,被封为“全国英模”,电视上也报道有多少群众去参加她的追悼会。试想这样的人死了,老百姓怎么能自发地去悼念她?如果没有中共当局的幕后运作能达到吗?

我们把中共欺骗民众说法轮功学员发传单是受人雇用、与中共花人民的钱财为迫害人民的恶警开追悼会对比一下,就可以看到,谁好谁坏,不辩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