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时呵护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曾是一所重点大学的老师,虽然很年轻,但我的讲课却很受欢迎。这些年,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我会放弃常人中优越的工作、生活,去追求一种在他们看来虚无缥缈的东西?今天我想通过修炼早期的点滴经历,来证实师父的伟大及师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正正确的。

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

修炼前,我因为长期的严重神经衰弱,大脑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无法集中精力,经常对着课本一上午,也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什么,不管怎么努力,也记不住;坐车晕车、呕吐是常事。看大法书才七天,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坐车已经不晕车了。而且我越来越聪明了,头脑清晰,思路敏捷,甚至在学习中,有的时候真的可以过目不忘的。

那时我还有风湿病,同时多年季节性的剧烈咳嗽使我每年至少有三到五个月在痛苦中度过,中医、西医、针灸、偏方都试过了,也不见好。得法不久的一天在睡梦中,我看到自己胸前趴着一只白色毛皮的动物(灵体),心里害怕,我拼命用双手赶它走,都无济于事。忽然想起来我已经修炼法轮大法了,有师父在管了,我连喊三声 “师父”,随着我喊,那个东西急速的向我的脚下退,消失了。这时我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浑身大汗淋淋。后来我的风湿及常年的剧烈咳嗽全好了。

法轮

我刚看《转法轮》第二天晚上,梦到师父给我下法轮。后来我夜里曾多次醒来,都发现自己的手在胸前正推几次、反推几次的转法轮。一天,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忽然很清楚的感受到大脑中法轮的旋转,很缓慢,很缓慢,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旋转时的声音。

修炼两个月,那时“四·二五”刚过,我看《转法轮》时眼前出现多个无色的圆盘,冒着白光飞速的旋转,旋转。连续几天,只要一看书就是这样,后来我求师父,说我不想看到他们了,他们转的影响我看书了,就再没看到了。

在修炼一个月后的一天,我骑自行车在路上,无意中看到自己周围罩着一个直径大约两三米的、红色的罩,我走它也跟着走。当时不明白,后来学法中知道,这就是师父给下的保护罩。

“七二零”前后,才修炼四个多月的我,就已经感受到整个身体中能量带的流动了,短短一个多月,由很微弱的、大概手腕粗的能量带发展到很强烈的、几乎象整个身体一样粗的能量带。

师父时时呵护着弟子

在多年的修炼中,虽然我是闭着修的,看不到师父法身,但却能感受到师父的时时保护和指点。

得法一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我梦里看到师父穿着橙红色的袈裟(和法像一模一样,佛的形像),从遥远的天空飘然而至,至我头顶上方端坐不动。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迫害形势严峻。一次梦里我看到自己死了,在阴间转生前,我想到自己生前是修炼大法的,便虔诚的双手合十叫了三遍“师父”,并说:师父啊,保佑我投生到一个能得法的人家里。当我到一家门口,双脚跳起往里進时(转生),蹦起的双脚却怎么也落不下地,这时我听到师父慈悲的声音:某某(我今生的名字),先不要急,你的使命还没有完(大意)。忙回头,看到师父穿着明黄色的衬衣在我背后,正用三个指头把我拎起来了,所以我落不下地。一下醒来,是半夜两点多钟,我久久不能入睡,被拎过的感觉清楚真实,我知道师父救了我的命。

“七二零”后不久,我不再看到什么了,感觉也越来越不灵敏,好象全被锁起来了,但师父的时时保护,我依然能够知道。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中旬,因我坚持修炼,当时的家人将我打的一双小腿血肉模糊,皮肤脱落,上下楼都困难。但我坚定要维护大法,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很快就能够正常行走了。两天后,我独自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

我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先后被转了近十个地方,最后正念闯出。

当时每到一个黑窝,我都绝食反迫害。一次我绝食到四天时很难受,几次躺下又坐起,那些恶警要拉我去检查身体,灌食,我说我没事,不去。他们不信,要我站起来走几步给他们看,结果我在站起来的一瞬间,忽然感到浑身有劲,也不难受了,我精神抖擞的上下蹦跳了几下,他们只好走了。

在最后一个地方我绝食六天,直到释放,虽然当时我瘦的皮包骨,但精神状态很好。回家当天,就吃了很多东西,一点也没忌讳什么。如果没有大法师父的呵护,这一切都是不可能想象的。

二零零四年,我因修的不好,又一次被绑架到邪恶黑窝,但师父的呵护仍然时时伴随。恶警电棒电,我没有任何感觉,只过后看到胳膊上有几个红斑,但很快就消失了;恶徒多次拳打脚踢,将我按在地上乱跺乱踩,我也没有感觉,只在站起来时,看到身上很多肮脏的脚印;一次我被二十几个人连轴转的非法审讯,十几天不让休息,每一天我都被毒打、折磨,遍体鳞伤中,我经常感到一只温暖的大手在轻拍我的肩膀,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当我困的抬不起头时,会有一个巨大、光明、温暖的能量场围绕在我的脖子、头部周围,支撑着我的头部,让我不要倒下。

由于长期不让睡觉,加上食物中可能被下毒,我出现神智不清,并产生严重幻觉,正念不强。但几乎每一天,当那些恶警站在我面前叫嚣或毒打我时,晴朗的天空都会突然的炸雷并下雨,有一次炸雷直接穿过几层楼,响在正站在我面前的恶警的头顶,他的气焰当时就没了。还有一夜甚至出现了几年来最大的一次大暴雨,那些换班的恶警在回去的路上车里灌水,被堵了几个小时。一恶警曾在迫害我时说,如果我再不给口供,就要找几个人把我如何如何。该恶警在这世上唯一关心的是他六岁的女儿(他自己讲),此时突然高烧到四十三度,他因此几天无法再来迫害我,最后对我的迫害解体了。

关键时刻求师父保佑

在我因炼功被戴上手铐期间,一天我求师父保护,那原本紧卡在手腕上的手铐一下子就退(推)了下来。后来因我心里不稳,导致了加重迫害,被戴上很重的死铐,在经历了几天痛苦、甚至胳膊都要爆炸的感觉后,双臂的一切痛苦突然间都不翼而飞,那时候感觉戴着手铐与不戴对我没有任何影响了。

刚被非法关押的前几个月,最惦记的是外面与我有联系的同修的安全,我经常在心里告诉他们注意安全,结果晚上多次梦到自己到了同修身边,告诉他们扔掉与我联系的手机,并换个地方租住;中共恶警用我名义给同修写信,我还多次在梦中请能上网的常人朋友或同修通知与我联系的海外同修,不要上当。

取保后,身体状况非常糟糕,整个胸腹腔疼痛不已,不能长坐。腿部经常莫名的痛到无法忍受的地步,但后来随着我学法,都很快得到康复。有一天晚上,我发完十二点正念刚躺下,就被定住了,感觉自己头下脚上的在一个空间中急速的旋转,这时一双巨手伸过来,紧紧握住我的双脚按摩,并按摩我的右肋骨下方。第二天醒来,头天还痛的碰都不敢碰的右肋下方全好了,一点疼痛感也没有了。还有一天,当我打开钱包,惊讶的发现:被迫害中,我那被恶警抄家抄走的小法轮章安然的躺在我的钱包里。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要我走好。

结语

修炼中,我是一个比较迟钝的人,悟性也不怎么好,再加上无神论对我的毒害,所以思想中信神的底线曾经很低,修炼前是那种别人一提神佛、另外空间,我就嘲笑的人。但就是我这样悟性差的人,感觉不敏感的人,在十几年的修炼中也有许多超常的、不可思议的感受和体会。特别是早期,这些经历帮助我破除了几十年无神论教育灌输的毒害。今天将这一过程中的一些经历写出来,旨在证实法的真实和正确,同时,也希望有缘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能够真正反思一下当前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这场邪恶迫害,能够清醒的、理智的去看待这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