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身边点滴事 同样能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弟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才能够走到今天,下面,我把我这一年中的一点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学会替别人着想

师父说:“大家记的,我经常跟你们讲一句话,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每当发生一件事情的时候、出现一种情况的时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别人,因为已经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别人。”(《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说实在的,师父的法都能记的,但真正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比如说,以往法会投稿,我都是自己写好稿,然后交给资料点的同修上网就行了,看到上网同修忙碌的打字的身影,我也只是想一想:“同修真辛苦呀!”而这一次,我想做点实在的,替上网同修想一想,是凡我能做到的,我要亲自去做。于是,我帮助身边的同修检查要投稿的文章有无错漏之处,我自己也有电脑,我就把我写的文章输進U盘,到时候把这个U盘给同修就行了。我想,如果大家都能互相替别人着想,资料点的同修压力就会少些,就会有大量的时间去学法、炼功。

其实对于修炼有素的同修来讲,随时随地替别人着想也是自然的了,但这其中又体现出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样才算“替别人着想”。比如说,有同修很疼惜自己的小孩,对孩子不打不骂,给孩子吃好的、用好的,并且说,“因为自己学法了,应该有个慈悲心。对别人都要好,何况自己的小孩。”我想,这可能是情的表现,并不一定是真正替孩子着想。大家都知道岳云的故事,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因为在骑马演习中不慎摔落马下,不但没得到父亲岳飞的安慰,反而被打了军棍,正因为这样,才使岳云十六岁成为岳家军主将,使金兀术发出了“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慨叹。

我们学大法的都明白,在大觉者的眼里,人当人不是目地,返本归真才是目地所在,那么一切围绕这个目地而展开的言行,我个人认识就是在为别人着想。

同修小王找了一份工作,作为一个女孩子,刚工作时单位领导经常批评她,她多次在我面前诉苦,并且不想干了。一开始我是埋怨她的,心想连这点苦都吃不了,怎么能算的上是一个炼功人?于是我总用师父的法要求她,而忘记了替她去考虑如何去面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我决定改变方法,站在她的角度去想,仅仅把她当成是需要帮助的孩子。我平静的对她说:这样吧,你能不能听我的话,先坚持三个月?她同意了。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我只是不断的给她讲一些明慧网上登载的历史故事,讲一些传统文化,做人道理,每次她听到我讲的就眼睛瞪的滚圆:“我怎么都是第一次听说?”我说那当然了,你们这些二十岁左右的人,在学校学的、在社会上接触的,不都是邪党谎言的灌输吗?

有同修告诉我,小王一和你接触表现的很好,一离开你不到十分钟就变了。我笑了笑。三个月过去了,小王没再提不干工作的事情了。

一天,小王急呼呼的对我说:“我记错了时间,我现在去上班肯定迟到了,单位领导又要给我脸色看,又要扣工资。”我说,你别忘了你是学大法的,你单位的领导是你要救的众生,你也要珍惜你们的缘份,要有一颗救度她的心。我不仅劝说她,同时,把她的手机要了来,在她的手机信息一栏中输入“对不起,打扰您了,因为我记错了时间,所以在上班时间不能及时赶到……”然后我说,发给你的领导吧,小王一看,不好意思了,说太客气了吧!我说,我们中国是礼仪之邦,别动不动就来个“某某科长,我上班时间不能及时赶到……”你用一个很礼貌的用语,让单位领导感受一下中国古代三岁孩子就应该知道的礼仪。信息发出去了,一会儿单位领导回短信了,说“不要紧,你能在过午赶过来就行了”。

我的言行感动着小王,我也是发自内心替小王着想,如何去做人,如何去做一个好人,如何去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前些日子,小王又在单位碰到一烦心事了,这回下决心辞职不干了。这一次,我改变了劝她的方法,因为她已经在各方面心性有了转变和提高,于是,我开始讲我的人生旅程,讲同修们的难处,讲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都是她所熟悉的人,讲师父传法度我们的艰难……小王听后很惭愧。最后她说:“继续上班,以后要以一颗善心对待周围的人,自己要有个炼功人的样子。”

(二)要敢于突破自我,放下自我

师父说:“谁敢舍去常人心”(《洪吟》),我想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怎么回答好象都知道。但在修炼中,在无明的迷中,可能作为学员就会有做的不尽人意的地方。

在常人中,我很会辩论,特别遇到委屈,更会满脸怨情的诉说。师父说:“还有的学员绕着弯的推责任,一有问题了,不是这个方面的原因,就是那方面的原因,实在没原因了那就编一个”(《曼哈顿讲法》)。不瞒大家说,我就是这样的。师父说:“大法弟子要面对七十亿人去讲真相,没有正念中坚忍不拔的意志,挽救众生与证实法是做不了的”(《曼哈顿讲法》)。怎么办?一个字:改。

一次,同修丽因为不了解情况,在别的同修面前冤枉了我。如果在以前,我会有十个嘴说的别人哑口无言。这一次,我好象接到一个信息,告诉我不要解释。于是,我忍住了,而且很坦然。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一直微笑着对待这一切。我突然感到全身一阵舒坦,真的,我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啊,不争论真好啊,听师父的话真好啊,以前争论过后那种身心疲惫的感觉真的没有了。这时,同修丽突然好象意识到什么,说:“噢,原来是冤枉了你啊,哟,今天怎么守住了心性。”大家都笑了。

(三)扎扎实实修好自己,才能真正帮助别人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要切切实实的修好自己,如果自己的各种执著心不去不仅帮不了对方,反而会给对方造成一些伤害,甚至在往下拉别人。有一次,我们决定找一些昔日的同修,特别是过去的辅导站站长一起交流一下,以利于共同提高。这个愿望一产生,慈悲的师父便给我们安排了一次交流会。因为我以前与这个站长很熟,又一起做过大法工作,只不过这个站长被邪恶迫害过,走过一段弯路。因为我有很多的不足,为了不给同修造成影响,因此协调人嘱咐我,让我注意自己的言行。交流会结束了,我感到很满意,虽然我言语不多,但我觉的自己的表现还不错。

一天,一个跟我很谈得来的也参加过这次交流会的同修甲与我交谈。在交谈的过程中,同修甲直言道:“大家都知道协调人做的非常好,协调人从来没有让我和小李(指那位站长)觉的他高,而你呢,总给我和小李感觉你高高在上。”听到同修甲的话我就觉的一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回来后,我反复的找自己,想想问题出在哪儿,几个同修也在帮我找:是自己的语言不够善,还是有过激的行为,好象都没有啊,要不就是自己有颗高高在上的心?或者自己有显示心?心中仍很茫然。后来,我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了,只是注意做好应该做的就行了。

今年年初,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们又开了一次交流会。我只是象平时一样,放下一切心,真诚的与同修们交流谈心。在这次交流中,我有一个单独的机会与这位昔日的辅导站站长做了一次交流。在交流过程中,站长真诚的对我说:“我又看到了过去的你,你让我又想起了过去我们在一起做大法工作的时光,但是又不一样,那就是在我们互相交流理解信任基础上,有一种成熟,有一种对大法坚定的心,还有就是你已让我看不到你上次表现在我面前的那颗高高在上的心……”

当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发表后,我明白了我的问题所在。我终于明白了,我上次在同修面前那不是在装“好人”吗?自己又达不到标准,平时不扎扎实实的修,没有那个场,同修感受不到我的真诚,怎能帮助别人呢?

(四)搞好技术,时刻不忘自己的正念

我是搞技术的,在未搞技术之前,我看过一些技术同修的文章,认为他们遇到技术难题怎么不发正念啊,要是我,肯定发正念。可今天,当我开始这一工作时,我又发了几次正念?说起来都惭愧。

打印机有什么故障了,一和我说,第一念就是,某地方坏了;一说mp4出什么故障了,第一念又是固件丢了……其实刚开始时我也知道发正念,可后来,由于一拿来机器,三下五除二,马上就修好了,所以几乎不再发正念,几乎完全象常人一样去对待了。

前些日子,一位同修的mp4坏了,说不开机了。我一拿到手,一按开机键,一切正常。于是又送给了这位同修。没几天,又送给了我,说又不开机了,并问我是不是没给他修。我试了机器,所有的功能都正常,便又送给了同修。不久又拿来了,说还是不开机。于是我把mp4放在我这用了几天,一点毛病也没有。这次我把mp4送给同修时,只是说:“我经过了维修,终于找到了原因,这回好了。”同修听后,高兴的拿回去了,几天后再询问同修,说一切正常。我突然想到,是不是同修觉的我没给他修机器,认为问题还在。当我说已修理了时,同修便认为问题解决了,所以mp4也好了。这件事是不是在提醒我,作为修炼人的念是很重要的,应该发正念啊!

一次给一位同修解决一故障机器,刚拿来机器还有反应。我判断是cpu出了问题。于是重装cpu,没想到开机测试,发现电流很大,重装还是一样,而且机器无反应了。按照以往经验,cpu坏了。去买备件,又买不到,我知道,按照常人维修店,这种情况应该赔机(我维修机器总是怕这怕那的,上次维修打印机主板时我就在不安中修好的,维修时总在想,坏了我就赔。过后才想起自己怎么连点正念都没有)怎么办?我只好先把我使用的机器给同修用,等何时买来配件再说吧。

好多天过去了,网上想卖给我cpu的那个人又没了下文。我只好不管了,放着再说吧,要不就拆件用吧。我的心也平稳了,想想我走过的路,我就想,我修机器怎么总不坦然呢?总是怕这怕那的,这是怎么回事?深挖挖根,还是名利心作怪。我曾经看过一个常人写的文章,说他为何成为维修高手,那就看看他搞坏的一百多台机器吧。当然我不是常人,常人靠着多练习,而我必须靠我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但付出是一定的。

于是我注重平时多学法,加强自己的正念,以一颗平静的心去对待维修这件事。前几天收拾东西时,又把那个故障机找了出来,心想,在拆机当配件之前再测试一次吧,或者测一测一些元件的数据。接上电源,我一看电流表,发现正常,连电脑,居然正常了。这次我心态平静了,不再毛躁了,把机器该做的从新做了,可以正常使用了。

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一个理,就是作为我们修炼人来说不要患得患失,要放下一切心,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吧,结果就是最好的。

修炼过程中的体会真的是很多很多的,平时发生在我身边的点滴小事也是很多很多的,但只要保持正念,紧随师父,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同修们,无论怎么难,让我们都紧紧抓住师尊的手,共同精進,在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中,做的更好。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