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岁 二十三岁 三十三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摔摔打打修炼了十四年,回首当初苦寻大法,走到现在我不会再想将来,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慈悲的师父为众生得救延续来的时间,我们回报师父的最好方式就是听师父的话勇猛精進、多救人。--- 本文作者

十三岁

我从小就经常哭,有事也哭,没事也哭,哭起来就没完没了;心里还想,就这样哭死算了吧!有时还一边哭一边叫嚷:“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焦头烂额的父母莫名其妙。母亲有次按捺不住:“现在哭什么,当初就别来托生啊!”

就这样,每天承受着内心的煎熬长到了十三岁,有个修道人来了。母亲要他给算命,他说,他不算命,只结缘,将来会有佛来传法度人,但他等不到那时了,所以他就和将来能得法的人结缘。他还指着我对母亲说:“你要好好待这孩子,将来带她找师父得法,这孩子是从上边下来的,是有果位的……。”我们当时都听不懂修道人说的是什么,但是绝望中煎熬的生命似乎有了一线希望。

二十三岁

在我二十三岁的一天,我从千里之外回到阔别几年的家中。母亲的变化让我大吃一惊,原来风一吹就能倒的母亲变得又胖又结实,特别是母亲几乎掉光了的头发全部长出来了,而且又黑又亮。我连珠炮似的问: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母亲笑而不答,拿出了《转法轮》和“法轮佛法济南讲法”录音带。

我一口气听完录音带。

初闻宇宙大法,源自生命深处的那份欣喜无以言表。当时就是有人打我一顿我都会笑出声来。我走了那么远,原来我要找的就在这里!我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地活着了。当天晚上,我梦见打开门向下走的楼梯全部封锁了,向上走的却畅通无阻。我跟母亲讲这梦时还说:怎么办?只能向上走,那到了楼顶怎么办?那就只有上天咯!在当时这只是我的一句玩笑话。在接下来继续听讲法录音,我又梦见在一层天体中只剩下我自己了,通知我到下面学习,我来到向下走的那条通道前,不敢向下看。守在通道那里的人对我说,不会一落到底的,该到哪一层,他会把我送到那一层。我不敢看下面,就背对着下面下来了。绝望、恐惧使我一边下落一边“啊……”大喊,就这样把自己从梦中喊醒,那身临其境的真实感受,我知道这不仅仅是个梦。我的生命问句有了答案。

从那一天开始,我的生命不再是灰色的,我义无反顾的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这条路。我从十几岁就看了许多气功书,也练过假气功,还是假气功基地的工作人员。而修炼法轮大法的最初,李洪志师父就把我的思想全部清理干净,以前的那些东西在我脑子里一个字都没有了。但是却有心性上的考验,在梦中那个假气功师指着有山有水有亭台楼阁的地方对我说,只要你回来这一切都归你所有。我想:我都得到宇宙大法了,谁还稀罕那些东西呀!瞬间一切来自假气功的都没有了。干扰后来又来了几次都没用,就再没出现。

每天早上,我和丈夫,还有父亲,去炼功点(母亲要给家里常人做早饭就自己在家炼),那时还不到十个人。后来人多了就到外边炼功,黑龙江寒冷的冬天零下三十多度,炼完第二套功法,有的东北汉子都冻哭了,虽然那么寒冷却从没有人冻伤。那时是我们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日子。每天在饭桌上是我们全家交流切磋的时间,父亲会讲今天打坐上了多高,看地球是一个蓝色的球体而且越来越小。有时会讲今天我看的法轮是什么颜色,和昨天的不一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

每天炼功点都有新人来,人多了录音机声音小了。我丈夫就买了一个汽车上的录音机,摩托车上的电瓶来充电。用很薄的胶合板用图钉做一个小盒子把电瓶和录音机装進去。每天早上抱在怀里去炼功点,怕散架了。做木匠的同修看见笑了,第二天带来一个又漂亮又结实的木盒子。维修家电的同修又带来一个自制的充电器。但是人越来越多还是不行,同修又送来一个大喇叭。就这样丈夫每天扛着大喇叭提着小木盒到炼功点给大家放音乐教新学员动作。

迫害中坚持修炼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们和往常一样在炼功。突然出现一些警察大吵大嚷,我们都没动依旧炼动功,围观的人却越来越多,有一个老头指着炼功的人群说:“一本书都三十多块钱……”我丈夫经常到处给大家带买书,我知道没有那么贵的书,就反驳他,法轮功没有那么贵的书。我又想起有一种精装的收藏本价格比一般的书贵,就对他说:“你把书拿来,我退钱给你。”他站在那里支吾半天说是某功(而不是法轮功)的书,我指责他落井下石。围观的人也纷纷指责他,他尴尬的站在那里,象被钉住一样。从那天起我们再也没集体炼过功。至今那小木盒还完好的保存着,母亲说有一天还象以前一样大家在一起炼功用,可是许多同修已经等不到那一天了,他们被迫害不在世了。如果没有这场残酷的迫害肯定会是另一番景象。我们从省政府回来父亲也不再和我们交流,甚至你不问他他就不说话,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那种巨大的伤痛。

九九年冬天我和丈夫带着一岁的小孩回到南方的婆家,和所有的同修失去一切联系。当时并没有想留在南方,而且远离城区生存条件非常恶劣,我从来都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会和谁商量。有一天我学完一篇讲法,突然天目出现丈夫的形像,他对我说,他先走了,要我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等他。我点头答应了。随之打开的记忆让我知道这是真实的,但又不是这一生这一世发生的。既然以前有过约定我也答应了,无论艰难困苦我都会听师父的话,信守承诺,不会因为物质条件差而离开。我每天陪伴小孩听讲法。小孩在肚子里,我就放讲法录音给她听,出生后连睡觉我都放讲法录音给她听。后来孩子能说话时,师父在说上句,她能背下句,而且过目不忘。

零一年的一天,来了一群人,他们是附近的农民出来偷石油来接济难以维持的生活,他们听到我在给孩子放的“济南讲法”录音很吃惊。有人问:“你炼‘法轮功’?那不是×教吗?”我说:“法轮功修真、善、忍,而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说这样的人好不好?”那人说:“好!”我又问:“那你说这邪,那你告诉我什么是不邪的?”那人哑口无言。我对他们说:“你们想了解法轮功就认真听吧!”十几个人挤满了小屋,有的在认真听,有的在漫不经心玩手里的东西,有的昏昏睡去。临走时有的还借书带回家看。就这样他们经常来听,渐渐的我发现他们变了,不再说粗话,开下流的玩笑。他们还告诉家人,法轮功非常好!电视上污蔑法轮功不要相信。当时并不知道这是讲真相。有一天丈夫回来了,他说,这样做太冒险了,而且应该度有缘人。我说,人脸上没写有缘没缘,你怎么知道哪个有缘哪个没缘呢?

邪党编造的“天安门自焚”发生后,我每天都盼着他们来,担心他们会相信那弥天大谎。虽然我当时也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但我知道真修的人是不会自焚的,因为师父讲自杀是有罪的。后来他们来了,他们说他们都不相信电视上的鬼话,因为他们已经在我身上看到了法轮功的美好!他们讲,他们村子里有两个老人为“天安门自焚”都快打架了,一个说,你自焚为什么要到天安门,破坏国家(政府)形象;另一个善良的老人就说,人家炼功(政府)为什么要管,人如果不是逼得没路走谁会自焚。我嘱咐他们一定要告诉他们自焚是假的,后来他们还把那个善良的老人带来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后来他们被举报,有人说出我,他们派一个年轻人连夜骑自行车告诉了我,就这样我安全的转移了。

零二年我又有了一个小孩,婆家的人都说做B超如果是女孩就不要。我想:在过色欲关自己没做好。如果再不要这孩子不是错上加错吗!因为师父告诉我们:“炼功人不能杀生。”(《转法轮》)如果这孩子是得法来的,就把一切交给师父。就这样抓计划生育的人每天开着车子抓我,但就是碰不到我的面。婆婆担心他们抓不到人会来抢东西拆房子,就让我回娘家了。回娘家后,我才知道发正念和迫害的升级。我每天早上四点钟出来贴小粘贴,平日里抄《转法轮》,或为同修们抄经文。孩子出生时连诊所那间屋子里都是彩色的光,从诊所回来家里的几盆花都开了,当时已是初冬。孩子香气扑鼻。

孩子四个月只有枕头那么大就会叫妈妈。四、五岁就能通读《转法轮》。现在每天放学回来给师父的法像敬香,然后合十行礼。背几首《洪吟》的诗再睡觉。周末和我们一起学法。

三十三岁

零五年母亲从千里之外寄了一本《九评》,大孩子只有七岁她也看《九评》,我没在意。没想到她第二天,带了一张三退名单回来。我想看“明慧网”就会知道三退的名单应该怎么办,就这样买了电脑,后来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有一天大孩子在学校讲真相,同学们都围着她听,突然有人反对七嘴八舌的,这时有一个小女孩站出来说,×××说的是对的,我妈妈也是这样讲的。就这样我和当地的同修联系上了。

我尽可能带着孩子学法,但和陌生人讲真相却是孩子带着我在走。今年夏天我们全家回娘家,很有感慨,当初我们家是四个人学法,邪恶迫害了整整十二年,现在我们家是六个人学法。三十三岁的生日那天,我坐在“610办公室”里,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同修。

摔摔打打修炼了十四年,回首当初苦寻大法,走到现在我不会再想将来,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慈悲的师父为众生得救延续来的时间,我们回报师父的最好方式就是听师父的话勇猛精進、多救人。“我就希望大法弟子互相之间都能够象以前那样、象你们得法当初那样精進。过去佛教中有句话,意思是从头到尾都象开始一样,你一定圆满。”(《什么是大法弟子》)。

我以前从来没写过心得体会。请师父放心我会走好今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