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亲得法四年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二十一岁,二零零七年喜得大法。在此,把我这几年个人修炼、做三件事的体会和经验与同修分享。

初闻真相,喜得大法

二零零七年我与母亲在新年期间向一个亲戚拜年时,无意中了解到她是大法学员,了解到法轮功不是象中共课本、媒体宣传的那样,法轮功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道德标准为准则,并通过炼功祛病健身,不求名利。

经过对法轮功不断的认识、了解,我与母亲于二零零七年也开始修炼大法,并首先按照真、善、忍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以往我们总为一点小事家庭不和,我在学校也经常为一点矛盾与同学争吵,现在我们有了大法的真、善、忍真理作指导,对人变得和善,遇到矛盾能够忍让一下,从此家庭、邻里和睦。

母亲有常年的腰腿疼,各种治疗方法都不能治愈,以前不能经常出门,有时一走路就疼痛,自从她炼功,慢慢的不疼了,走路非常轻松,我们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伟大。这是刚修炼时我在感性上对大法的感激和对修炼得到的体悟。

在同修的帮助下做好三件事

我们的那个亲戚同修对我们非常负责,为了使我们早日提高升华上来,让我们参加当地的学法小组,从而不断在法上认识法,达到对法在理性的认识上。我们非常感谢同修的帮助,连声向她说:“谢谢。”同修一点也不张扬,平和的对我们说:“都是师父安排的,让学员提高是我们老弟子的责任。”

通过集体学法,感到自己升华的非常快,我们母子二人都慢慢感觉到对法的理解不象以前那样是在对大法感激的感性认识上了,体悟到了大法弟子是来到世间助师正法的。通过集体学法,在对法的认识上,我们渐渐提高。另外集体学法后,大家互相切磋向内找,说自己的修炼心得体会和证实法的经验,我们也慢慢学会了向内找,不断去掉自己的在名、利、情上的执着,在法中不断归正自己。在大法的引导和同修的帮助下,我们主动想与同修一起做三件事,感觉到此事非常的神圣,同修十分负责,不断的对我们说讲真相和发传单资料的经验和方法,告诉我们做事时一定要正念正行,信师信法,自那时起我与母亲即学法修心、发正念,又出去讲真相,发传单证实法。

我和母亲一起到市场、商场等购物时向销售者讲真相、劝三退或从资料点拿资料发放来证实法。一般我们先在家一起学法,然后发正念解体干扰正法、救度众生、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望有缘众生能够得救,同化大法。我们配合的很好,每次出行听讲真相的人基本上都是能够接受真相,很多做了“三退”。开始时,我思想不稳,总是用人心和后天观念去想听真相者的感受,有时心里想“他们能听这些吗?会不会认为我们讲的是天方夜谭?”之后看到师父的后期讲法,悟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做宇宙最正的事,是在救度众生,众生来世间就是在最后时段听真相得救的,我怎么能用人心去衡量他们的感受呢?是他们在求我们救度他们啊!这时开始,我们讲真相、证实法的认识也提高了,讲真相角度由从抱怨邪党的不公角度,愤愤不平的讲真相,到从内心抱着救度众生的角度慈悲、理性的向民众讲清大法蒙冤、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相。

开始发传单资料时,心里没底,胆胆突突,发放时也是走形式,我们悟到不能抱着这种心态去做证实大法这么伟大的事,我坚信大法弟子证实法,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只要做得正,它绝不配干扰。我们通过在家学法、发正念,请求师父去掉怕心等败坏物质,那几天感到身体上好象有蛇被抽走的感觉(怕的物质),然后心就感到坦然、轻松,我们再次发传单时,由原来害怕、紧张慢慢变得坦坦荡荡。一次我正在一个楼道里向居民户门中塞放神韵光盘,正好那家人出来了,她看到了我正要发放光盘,恶狠的说:“你是不是法轮功的?我抓你上派出所!”等不好的话语,我知道那不是她的所为,是背后控制她的邪灵因素在起作用,我先发正念快速解体操纵、阻碍她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并归正自己心态,做到了不惊不怕,我义正辞严的对她说,“你好,我是一名文艺爱好者,只想送你这张精美光盘,这是由海外法轮功学员举办的神韵新年晚会演出,是洪扬中华传统美德、继承神传和民族文化的舞台演艺,被誉为国际顶级盛宴,希望你能收下,不要误会。”话一说完,她的表情马上转变,非常和善、好奇的接过光盘,并说感谢的话。我意识到这是众生的真正感受,她那一面明白了。我切实体会到佛法的威力。

自从在法上认识法、集体学法修心,向内找,救度众生的质量和数量上都有明显增强和增加,我们的讲真相良好风范也赢得了世人的敬意和感激。我们的修炼达到了质的升华和飞跃,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并修自己。

人心执着膨胀,遭受迫害

同修们在北部地区所在资料点顺利、大量的印制、发放,学法小组不断陆续建立。但是,好的环境引起了我们的各种执著,尤其我最为突出,二零零九年我开始在各个地区加大力度在各大工地、市场、网点……讲真相,向大量工人、商人、农民及各阶层人士讲真相,慢慢的我执着做事,当民众接受真相、三退时感到沾沾自喜,成了瘾,后来认识到那时就是证实自己,没有了以前讲真相纯净、慈悲的心理。随着在同修间的被赞扬,我的名利、妒忌心,显示心、做事心、冲动、求数字、等心开始膨胀,旧势力看到了我的这些心,每当我将大量三退名单在同修间上交时,说我做的好,将我烘托的挺高,我也被显示心因素所操纵从而却沾沾自喜,名利心不断膨胀,而且一直没有意识、清除自己的执着。亲戚同修看到我的不良状态,一方面劝戒我不要太冲动急着去做事、一定要稳重、理智,不要贪数量,要在法上实修自己,不要偏离了法的要求。我把同修的良言劝告没当回事,继续带着各种执著作着自己的事,其实那个时候应该归正一下自己,向内找挖挖自己执着的根源,其实就是一颗私心,想证实一下自己的本事,这严重不符合大法的要求。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下午四时许,我在农贸市场讲真相,邪恶公安早已在监控室看到我,开始布置警力,在向一个卖菜的摊主劝三退时,警察出来了,走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气恨的说了一句:“你干什么?我又没违法!”(应该发正念请师父化解这个冲突)警察故意抓住我的气恨心和显示心说了一句,你刚才说了什么,再大声向大家说说。我突然感到很是气恨,大声向周围的民众说:“我就想告诉大家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蒙冤,法轮大法好”(应该做到一个心不动制万动,不给邪恶留下迫害把柄,正念抵制旧势力迫害)。邪警早已将准备好的录音笔進行录制,用对话机让所有待命的邪恶警察全部从各个角落出动,我知道好象中了邪恶的埋伏了,但已经来不及撤退了,只能大声的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十余名邪警将我非法抓捕到附近的青岛市水清沟派出所黑窝,以我扰乱治安为罪名,非法拘留我七天于青岛市大山看守所,受到了药物的摧残和邪警、犯人的殴打。在我出事期间,本地区同修闻讯后都默默的发正念加持我。

再看看那时自己为了证实自我,到处在同修面前宣扬,与同修的正念正行相比、为其他同修负责的善心相比,自愧不如。

学法实修,稳步提高

出来后,我的意识不清,精神受到了邪恶药物的摧残(其实还是主意识不强)。当天,母亲就带着我来到同修家,大家一起发正念解体操纵我的一切邪灵因素,让我快速恢复正常,并读法给我听,共同打开我的心结。通过一天的发正念和听法,我慢慢的找回了自我,回想了那个时期的经历,明白了原来是旧势力针对我的人心设的一个大阴谋,让我出事被拘留,然后用药物摧残让我精神失常,从而诽谤大法,造谣生事,在我的正悟和同修们的共同正念加持下,我郑重的书写了严正声明,从新走回了大法中。

这次遭迫害,我深深的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不仅是人心促使了迫害, 更是没有从整体上考虑问题,而是奉行个人英雄主义,单打独斗,最严重的是,没有在法上证实法,而是用人心去证实自己。我与母亲共同扎实学法,不断向内找查找不足,做到稳步提高。我将此次迫害事件前前后后撰写成长篇曝光揭露文章和一份关于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切磋文章,由母亲交至亲戚同修顺利的发表到明慧网

现在,我们母子二人又开始配合做三件事,再也不抱着原来的那种心态,而是纯净、平和、理性、慈悲的向众生去讲真相,不出半点差错,配合的很好。

我们在这修炼的四年时间里向本地区数以万计的民众讲了真相,从不觉疲倦,我深深感到众生是在等待我们的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