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七旬大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大姐七十多岁了,同修还都亲切的称呼她大姐。我是在一年前通过一件事认识大姐的。一日,协调同修拿来一篇揭露邪党迫害的稿件,说是寒梅大姐写的,叫我帮助修改修改投寄明慧网。我一接过稿子心情就不大对头了。稿子是用两张大小不同的旧纸写的,密密麻麻,而且正反两面都写满了,连个插针的地方都没有,叫人怎么改呀?于是,稿子也没心思看,就让协调同修带回,叫大姐从新写,并不耐烦的如此如此的几条写稿注意事项一说了事。

时隔数日,协调同修又将那份稿子原封不动的拿来了,并不无埋怨的对我说:“稿子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同修说:“人家没那个文字能力,也没条件,否则还会找你呀。告诉你,这是大姐花了几个夜晚时间,含泪写出来的。凭你的心性处理吧。”向内找,我拿起稿子对协调同修说:“你放心吧,我会认真对待的。”这时,我看稿子的基点变了,站在大姐的位置上设身处地的一字一句的读,不只一次的流泪,真是句句都是血和泪,邪党太邪恶,邪警太恶毒,迫害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当年,近七十岁的大姐被迫害的真是九死一生呀。就那样醒过来还是讲真相。我当即动手修改,稿子寄明慧网后刊登出来了。

大姐从黑窝里出来之后,儿子就把她接走,和老伴(同修)在城乡结合处租了一小套房住了下来,并及时和当地同修联系上了,又很快的建立了家庭资料点。这对老同修文化水平都低,做资料是从拿鼠标学起,再到上网、下载、打印,从打印单张到成册打印,又到制作真相台历、护身符等等,一步步走来。钱呢?就靠夫妇俩在老家镇上的退休金,加起来只一千多元。但两位老人勤劳、节俭并对大法有坚定的信念。不仅有电脑、打印机、订书机,也有人力三轮车、铁锹、锄头、提桶等。铁锹、锄头用来在房前屋后找空闲处栽些蔬菜用的,解决吃菜的问题,还不够,就骑上三轮车一边捡旧报纸、废纸箱、塑料瓶什么的去卖钱,一边到菜市场捡点儿别人丟弃的菜什么的回家做菜吃。

大姐和老伴口袋里可少不了真相资料、护身符,遇到人了,有时一人讲真相,一人发正念;有时一人主讲,一人作铺垫;来不及讲的就送上资料等。若遇到起疑、不接受或反目的人,夫妇俩会心平气和的解释:您看我们是那样的人吗?七老八十的靠捡菜叶、菜根、破烂卖点儿钱生活,从别人手上要(为了安全,只能这么说)些资料赠送给您,好让您能明白真相,保平安、得救度,世上哪有这样骗人、做坏事的人呀?这完全是为您好。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明白真相是关键,退党、退团、退队抹兽印,抹去兽印能保命,那上面写的都很清楚。听者有的转疑惑为明白,说我看我看;有的转怨为喜,说我要我要;有的还当即办了三退的。逢此,她们就送上一枚护身符,祝对方平安,拥有美好的未来。

有时大姐和老伴也巧用到周围菜农那里问问菜情、灾情的机会讲真相、劝三退。总之,三句话不离本行——讲真相,多救人。

他们是每日凌晨三时四十分起床炼功,六时不到发正念,其后学一讲法,晚上再学一讲法。几年来都是这样,“三件事”就在这诸多事中有条不紊的進行着。协调同修和取资料的同修知道大姐这些情况后,多次主动要给钱接济做资料,大姐都坚持不要。大姐会说,每个修炼人的情况不同,修炼的路不同,但都是师父安排的,师父安排的路我们一定要走好、走正,不能马虎,“三件事”我们尽量做,尽量多救人;你们给我们钱,让我们生活富裕,可以代替我们少吃苦、少辛劳,但不能代替我们修炼,不能代替我们建立威德、提高心性和层次。

大姐住的地点相对偏僻一些,离公交车站还有一段路程,有时同修到她那儿拿资料,时间紧,她就会骑三轮车送一程。你说说,一个中年人或者是年轻人怎么能让古稀之人这么做呢?然而被送的人往往又不会蹬三轮车,就坚持不要。逢此,大姐就会说:“上车吧,节约点时间多学学法也好,何必浪费在这上呢?同时我在回头的路上说不定还能遇上有缘人讲真相、救度他呢,快走,不要错过机会。”

看着大姐蹬三轮车那股子劲,哪象是七十大几的人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