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卑劣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和骚扰,使用的手段非常卑劣,我们通过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报道的迫害案例进行分析。

最常见的现场绑架手段

中共恶徒绑架法轮功学员最常见的手段是在法轮功学员讲述法轮功真相的现场,直接绑架。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中,介绍了七起这样的绑架案,共绑架法轮功学员十二人。例如,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河北省滦南县法轮功学员杜学锐、刘桂芝到集市上讲真相、发放真相年历,被滦南县西城区派出所绑架。

光天化日下的入室绑架与骚扰

还有一种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相当常见,就是闯入法轮功学员的家中进行绑架或骚扰。例如,《山东乳山市中共恶人频繁骚扰法轮功学员》中提到,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上午九点左右,乳山市乳山口镇南唐家村唐英丽家来了两个歹人,不报家门,不出示任何证件,蛮横的问唐英丽:还炼法轮功吗?唐英丽说:炼啊。两个歹人没说二话,就打电话叫来两个同伙。进门后不由分说就进行抢劫,抢走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

在这篇报道中,还报道了这几天内被用同样方式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分别是南唐家村的法轮功学员高秀敏、北唐家村宋秀梅、夏村镇崔家村崔志兰、以及午极镇上万口村魏素贞。

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中共恶徒也是耍尽花招。例如,《天津市河西区姓仲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片警、居委会人员骚扰》中介绍,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四点左右,家住天津市河西区体院东姓仲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地的天塔街派出所片警任福祥和一位赵姓的居委会主任到家里骚扰。开始是以年底看望独身老人的名义进的屋,然后就开始乱翻,并非法抢走了一些大法资料。还威胁说:邻居已经反映了,说你家总有人来,再发现有人来,就把你带走,别看你岁数大了,我们也办你。

这些恶人很狡猾,名义上是年底了,来探望一下老人,实质上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中共恶徒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欺骗的花招还有这样一种。《假冒同事 山东恶警诱骗优秀教师家人》一文说,十二月十五日中午十二点多点,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闯进了马芹丈夫的大妹家。两人自称是马芹的同事,男的称自己叫“刘云峰”,在开发区实验学校工作,并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以证实自己所言非虚,并声称自己已修炼法轮功多年,和马芹是同修;女的没有说自己的姓名,只说自己也修炼法轮功,是跟母亲学的,修炼时间不长。两人谎称奉“上边”的命令来问问有没有什么困难,还问马芹现在何处。事后证实,这一对男女都是冒牌货,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绑架马芹。

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马芹曾被本校副校长于德绍骗到学校后,被平度公安局副局长侯加瑞等人绑架。马芹于当晚走脱,中共恶徒对她进行网上通缉至今。

工作单位里的绑架

说起到法轮功学员上班的单位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这也是一种常见的卑劣手段。文章《湖南洪江市女教师被迫害精神失常》写道: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当地恶警和学校领导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将易仙梅绑架到怀化洗脑班进行强制转化,造成易仙梅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这一天报道的类似绑架案例还有河北省廊坊市文安县文安镇三村法轮功学员魏德亮,于十二月十二日上午在工地被城关派出所跟踪绑架。另一起绑架案是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哈尔滨市松北区公安分局在一名副局长的带领下,十多名警察闯进呼兰区康金镇法轮功学员王巍的私人诊所,强行绑架王巍和王娇娇姐俩,抢走八个存折约七十万元,电脑三台、照相机两台。她们的母亲文淑范亦遭绑架。

荒唐的设卡绑架

还有一种邪恶的绑架手段。《唐山市同村同龄两农妇身陷冤狱》中说,唐山迁西县兴城镇五村人陈红利,曾遭到六次非法迫害。二零一零年三月,正值邪党“两会”期间,迁西县非法在出县的各个路口设卡查身份证、搜查行人私人物品。三月九日,陈红丽被迁西县罗家屯派出所恶警在公路卡点绑架,被关押在迁西拘留所半个月。

交换人质式的黑社会绑架

最令人发指的绑架手段还有这样一种。《挟持孩子做人质 哈尔滨恶警绑架郭玉华》说,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哈尔滨市呼兰区东门派出所四名恶警闯入家住呼兰区新民街的三十八岁法轮功学员郭玉华女士的家,欲行绑架。当时郭玉华不在家,恶警就绑架了郭玉华的儿子到派出所作人质,然后给郭玉华打电话,让她到派出所换回自己的孩子,并威胁要将其孩子送往哈尔滨市内迫害。作为年轻的母亲,郭玉华为儿子担心,只好去到派出所,当时就被恶警绑架,至今未归。

这只是明慧网一天报道的迫害案例中我们列出的绑架、骚扰手段。当然就这一天内的绑架骚扰手段也没有完全地报道出来。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已经持续十二年多了,哪一天不发生着如此卑劣的绑架和骚扰呢?中共的鹰犬使用的手段真卑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