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九七年喜得大法,得法后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让我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喜悦。但那时的我学法不入心,法理不清,再加上怕吃苦求安逸,在各种人心的驱使下,自己在邪党九九年七二零血腥迫害下迷失了方向,直到二零零四年大病一场。在同修的帮助下,伟大的师尊再一次把我从地狱捞起洗净,让我从新回到法中。回顾浪费掉的美好时光,真是无颜面对师尊,心想九九年前,法自己也看过读过,师尊的法理都讲的明明白白,为什么自己还走了弯路?自责的心里使我一蹶不振。后来通过学法学法再学法,感觉这种状态不对,不能又上邪恶烂鬼的当。唯一能弥补失去的时光就是做好三件事,救更多的人。加上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让我受益匪浅,我只有精進再精進。

开始讲真相救人,自己首先从家人、朋友、同学着手,送真相小册子、护身符、神韵光盘,让他们了解法轮功的真相,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佛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后来,我就和同修配合,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贴不干胶,拿蜡笔在墙上、电线杆上写真相短语,给有缘人以及参与迫害者寄真相信,打真相语音电话,收集手机号码发真相短信。利用各种办法,只要能救人我就去做。当心慈念正的时候,效果就好。有一次,和同修晚上出去贴自己写的真相短语,在返回的路上,我和同修看到我们刚贴上的真相短语在闪闪发光。师父在鼓励我们。

妹妹主意识非常弱,说哭就哭说闹就闹,那股劲上来一口气就要抽七八根烟。常人妹夫找巫婆看,花了一两万不见好;肚子疼去医院检查,查不出病来,输液输不進去,折腾了一大圈,人瘦的不象样,一口一口的喘气,坐那浑身哆嗦。妹夫把她送到我家。我带她学法炼功,在师尊的呵护下,开始两天,她由原来的一天两包烟到两根,到第四天就一根也不抽了。她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好,由开始走几步就喘,到后来我们出去贴真相帖、发真相资料几个小时都没事。两个多月翻天覆地的变化是常人不可想象的。她的变化让周围所有的人都感到大法的超常,佛法无边。家人、朋友、同学大部份都做了三退,都知道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能遇难呈祥。

二零一零年九月的一天傍晚,我下楼一脚踩空跨了两步台阶,左腿跪地脚脖子崴了,当时第一念没事,默念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继续下楼。办完事回来一看,整个脚脖子肿起来,连五个脚趾头都发紫,当时没有害怕。一夜翻来覆去疼痛难忍,心想我哪里没做好在法中归正,不允许邪恶烂鬼迫害。就这坚定的一念,中午十二点发正念双盘了二十分钟,晚上近距离发正念照常去。第三天和同修出去贴不干胶转了好大一圈。因整个脚脖子五个指头都发紫发黑,女儿看了担心的说你没事吗?我说没事。没吃一粒药,几个月过去完好如初,行动自如。有个常人朋友同样是几年前崴了脚,又打石膏又吃药,好几个月下不了楼,至今那只脚还有毛病。她看到了这一切感慨的说:法轮功真了不起!

今年二月突然得知丈夫有外遇,这真是晴天霹雳。正当我不知所措时,师尊的法理在我脑海里显现“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我冷静下来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这一找吓一跳,色欲心、怨恨心妒嫉心、不让人说的心,这些都是真修弟子不能要的必须连根拔掉。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又看了明慧网上同修遇上这类事是怎么做的,确实对我启发很大。我想通过这件事,修去自己的各种人心,救度他们。丈夫知道错了决心悔改,而第三者借口说丈夫玩弄她的感情不依不饶,她短信电话诽谤我,企图用不堪的语言激怒我。不管她怎样我不动心,不去伤害她。经过几个月的磨合,我和她面对面交谈。刚一见面时她声称要同归于尽,她不好过也不让我们好过,要不就要经济索赔。我没有被她吓住,我求师父如果是弟子欠的我欣然偿还,如果是邪恶烂鬼迫害,弟子不承认,我有错在法中归正,谁说也不算只有师父说了算。通过半天的交谈,她的善念出来了,说出了真心话。她说从开始到现在,从我身上看到了闪光点,博大的包容心一般人是做不到的。她说她说出的话提出的问题都是在考验我的耐性,直至觉得实在无缝可钻,才选择了退出,并且是发自内心的。然后我们推心置腹的交谈。去掉怕心,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修“真善忍”。如果不是,今天做不到这样,给她讲了大法的美好和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法轮功就是要我们做好人中的好人,遇上事替别人着想,电视的所有报道都是假的,佛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我给她讲为什么要三退,她退出了少先队。

本想参与这次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的投稿,可因种种原因没能如愿,很是遗憾。现在写出来,不妥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