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公安局、九道岭镇派出所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辽宁义县公安局、九道岭镇派出所,自中共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追随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政策,充当其打手,非法对义县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刑讯逼供、抢劫财物,送劳教迫害等。下面仅列出九道岭镇部份法轮功学员自述遭受义县公安局、九道岭镇派出所迫害的事实:

(一)被害人:郭桂云,女,五十七岁,住辽宁义县九道岭镇星星屯村。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到北京信访办上访,被义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杨玉祥、井学民在北京信访办绑架,由九道岭派出所警察张坤从北京给本人带到派出所,警察李春雷、丁红平对我拳打脚踢,踢倒了,就让跪着直至审讯完毕才让站起,审讯记录人张坤审后送义县看守所关押两个月,我自己的二百五十元钱杨玉祥给拿去了,义县公安局又罚款一千六百八十元钱才放回。星星屯村支书蔡方柱、夏荣彬又罚款五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九道岭派出所所长派村治保主任夏荣彬、蔡方柱又把我劫持到镇政府党校关押一天迫害。

(二)刘奎风,女,47岁,住辽宁省义县九道岭星星屯村。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到北京信访办上访,在信访办被义县公安局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杨玉祥、井学民绑架,我带的吃饭钱被杨玉祥给拿去了,计三百元整,又被九道岭派出所张坤、丁红平从北京把我劫持到九道岭派出所,所长李春雷、警察张坤、丁红平对我拳打脚踢,让我给他们跪着,打完又送义县看守所关押两个月,又罚款一千六百八十元钱才放回家。星星屯村上罚款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九道岭派出所伙同星星屯村支书蔡方柱、夏荣彬把我从家绑架到镇党校关押两天。大法书被村支书蔡方柱、夏荣彬、李忠久要去了。

(三)夏士媛,女,五十七岁,住辽宁省义县九道岭镇边门子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进京证实法到承德被劫回,大法书叫村上张中文要去了。

九九年十月我去北京在天安门被武警抓捕,关押在十三派出所七天,九道岭派出所张坤把我带回,所长李春雷又罚我一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被九道岭派出所劫持,关押在义县看守所四天放回。

二零零一年我被葫芦岛公安局恶警劫持,关押四天,身带四百元钱被姓王的警察搜走,罚饭费五百元,九道岭派出所警察李春雷从葫芦岛将我带回,送义县看守所关押五十八天,义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杨玉祥、王占林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我讲真相被程春元举报,在义县看守所被关押十一天,送马三家教养院关押迫害二年。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察不让睡觉。

(四)刘风云,女,四十七岁,住辽宁省义县九道岭镇星星屯村。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到信访办被义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杨玉祥、井学民绑架,又由九道岭派出所张坤从北京将我带到九道岭派出所大打出手,把我踢倒了,又让跪着,一直跪到审讯完毕。送义县看守所关押两个月,义县公安局政保科又罚款一千六百八十元才放我回家。星星屯村上又罚款五百元。

九九年七二零星星屯村支书蔡方柱、夏荣彬、李忠久把我的大法书都要去了。

(五)王树森,男,六十四岁,住辽宁省义县九道岭镇石佛寺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村支保赵福海、丁广洲把师父法像和大法书全部抄走。

二零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我被恶人举报,由村人胡宝汉带九道岭派出所警察刘祥军、刘长城和义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等人将我从家绑架到义县看守所关押四天,勒索三千元,身带一百元被看守所警察路清海拿去了。

(六)蔡方贵、关淑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进京到承德,被劫持到九道岭派出所关押一天放回。七二零村支书蔡方柱、夏荣彬、李忠久把大法炼功带、炼功横幅全部搜走,因同修进京勒索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六日镇政府、九道岭派出所警察、村支书蔡方柱、夏荣彬把我和关淑兰抓到镇党校关押两天,强迫写保证不进京才放回。

(七)关风芝,女,五十七岁,住辽宁省义县九道岭镇星星屯村。

一九九九年星星屯村支书蔡方柱、夏荣彬、李忠久把我的大法书抄走了。七二零进京上访,到承德被劫持到九道岭派出所审讯,警察审讯人胡古山、丁红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在家炼功被九道岭派出所绑架,关押义县看守所七天,罚款一万元才放回。

九九年九月二十六日镇政府、村支书蔡方柱、治保夏荣彬、镇派出所合谋将我带到镇党校关押一天。强迫写不进京保证才放回家。

(八)夏素杰,女,住辽宁省义县九道岭镇星星屯村。

二零零一年七月份村支书蔡方柱和九道岭派出所警察李春雷等人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一夜,罚款二千元,把我的大法书全部抄走。强迫我写了保证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村支书蔡方柱、李忠久、夏荣彬把我和同修蔡成年绑架到镇党校关押两天,强迫写不进京保证才放回,回到家天天让到村上报到,由恶人监视。

(九)高桂秀,女,五十四岁,住辽宁省义县九道岭镇星星屯村。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关押在西客站分局五天,由家人领回,送九道岭派出所,勒索二千元,因当时没有钱,写的欠条。

二零零零年村支书蔡方柱、李忠久、夏荣彬把我从自家地里带到镇党校关押两天,强迫写不进京保证才释放。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我回北票讲真相、送真相,被恶人举报,下府乡派出所把我和同修高桂青一起绑架到下府乡派出所后又送北票610审讯,关押在北票黄花营看守所一个月,勒索一千元才放回。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日九道岭派出所刘祥军、刘长城、张春丰、义县公安局政保科王占林夜闯我家,当时我女儿正在睡觉,给我女儿蔡畅吓的直哆嗦,到晚上就喊害怕。恶徒把我的大法书全部抄走,象土匪一样翻箱翻柜,他们还给我判了个“取保候审”。

善恶有报是天理。曝光其罪证意在让其醒悟,不再做迫害信仰“真善忍”好人这种天理难容的事了,弃恶从善、停止犯罪,找回良知,给自己留下一个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