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 神奇伴我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我在正法修炼的十多年里,在随师正法的路上,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在慈悲师尊的呵护下,出现了许多神迹。现将我与家人(同修)和一些亲戚(常人),在大法洪传和慈悲师尊呵护下的神奇事例略写几件,与同修分享。

神奇得法

我才二十多岁时,就经常头痛,但只要睡一觉就不痛了。到我三十多岁时,头痛时,单靠睡觉就不能止痛了,必须吃药,后来每晚要吃十几次药(头痛粉);不管用了,就干脆一次两、三包头痛粉一起下肚才行。由于大量用药,把我的胃也搞成了糜烂性胃炎,吃饭也没有胃口,导致口腔常常溃烂,人也虚弱了,一身病了,到后来,身体越来越糟糕,三十岁的人就象六十岁的老人。班也无法上,家人也担心怕我死了,我只好向单位请一个月假,到一个有名的大城市专治头痛的大医院去医治,费用合起来一万多了。那时是1998年,工资很低,单位暂时又无法报销药费,家里也拿不出来钱了,就只好开三千多元钱的药出院回家。尽管花那么多钱,病也没治好,当时我心里就想只有自生自灭,随命了。

正在我对生命感到绝望时,单位一同事来看我,给我带来了大法书《转法轮(卷二)》,叫我去炼功,我因从没接触过气功,也不知是什么功。别人好意难却,我就接过书,顺手看了一眼佛像,也就没多想,答应了‘去炼功’。同事走后,我一想:我是请了假的,出去炼功,单位的人看到了,会说我是装的病,怎么办?于是我马上到那同事家去敲门,(因她家离我很近),她丈夫来开的门,我急忙说:“叔叔,你给阿姨说一声,明天我不去炼功,等我假满了,再去炼功。”说完我转身往家走,可没走几步,突然流鼻血了,而且越流越凶,(以前我是从来都不流鼻血的),怎么也止不住。我想:“是不是要我去炼功啊?”我立马从电视机上取来《转法轮(卷二)》,对着东方说:“神啊!我明天要去炼功。”话没说完,就不流了。我想:“这真神啊!”当晚我就把《转法轮(卷二)》拜读完。

第二天,就同那位同事阿姨去炼功。当天下午又一块去听师尊(广州讲法的第九讲)讲法录音,那些老学员把我围在中间坐着听法,我越听越舒服,他们问我:“你怎么样,能坚持吧?”我精神十足的答道:“好!我能行!”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听完了讲法,接着,又参加同修的切磋。

在回家的路上我整个人轻飘飘的,非常舒服,当晚就睡了一个好觉。就这样,我天天参加晨炼,下午出去集体学法,没过几天,一同修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我天天爱不释手的捧着读到今天,我将永远修炼下去。

师尊保护 免遭迫害

大约是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因有急事需通知一同修,就用自己的手机发了个短信给同修(当时我不知那位同修在前两天已被恶警绑架),恶警为了找出这个手机的主人,把全市手机号都复印出来,一个一个的查找也没有对上号,其实这个手机号我在前一年交手机费时,机主的名字被无意中换成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名。事后才知道是师尊保护了弟子,我才免遭这次迫害。

有一次,邪恶耍花招闯进了我家,当时我不在家,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塑封机等私人物品被抢走,当天我发了一整晚正念,跪求师尊救弟子,加持弟子的正念。第二天,我主动去找恶人,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全市同修的正念配合下,当天堂堂正正的闯出来,最后要回了自己的电脑,请回了师尊的法像。

还有一次,我同几位同修到偏远山区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人,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构陷,几位同修被当地政府半路拦截时,我当时也傻了,转念一想:“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道法》),于是就地盘腿发正念解体邪恶,那些围观的世人和一些恶警当时拿出手机想把那个情景照下来,作为迫害的伪证,结果他们就是照不下来,最后几位同修被当地政府绑架到市公安局,关进看守所,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国内外同修的整体配合下,十五天后正念闯出。

家人同修经历的神奇

同修A在九九年“七·二零”前是辅导员,家里是炼功点,也是学法点。那时是公开炼功,当地谁都知道。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无理打压时,同修A就成了所谓的重点人物。同修A正念正行,保护了大法书和师尊法像,并且还对恶人和世人讲大法的美好,没有出卖任何一位同修,在师尊的呵护下,五天就从当地派出所正念闯出来,一直平稳走到现在。

同修B才三十多岁时牙齿就全掉了,身体坏到极点,那个病就多得无法说了,胃、胆、头、眼、耳全有病,可以说整个身体没有一处好。那时她头上戴着厚厚的帽子,外面包上布帕(七尺多长,一尺多宽),那个头包得象锅盖那么大,六月间都需穿棉衣。九八年,她喜得大法。当她听到师尊讲法录音的第一讲后,当晚立马就又吐又拉,第二天脸上的肿肉全消下去了,九讲法听完后,一身病全好了,耳朵不流脓了,胃也不痛了,胆也好了,大冬天也不戴帽子了,现在八、九十岁了还象个年轻人,走路生风。而且同修B没上过一天学校,从来就没读过书,可她却能认识大法书上的字,能把一本厚厚的《转法轮》从头到尾流利的读完。

同修C是九八年喜得大法。虽然同修C有许多执着心正在去,但他深知只有师尊才能救得了他。一次同修C在过病业生死关时,那晚十一点多了,我接到同修C电话,听他在电话中有气无力的说自己不行了,快过去一下。我放下电话忙给师尊敬上香,跪地求师尊救弟子,便马上驱车赶过去。已有两位同修正围着他发正念,同修C就在地上直打滚,我也赶快盘上腿,边求师尊救弟子,边清除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大法弟子有漏,也不准旧势力钻空子迫害,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有法归正等。结果在师尊的呵护下,不到半小时,同修C就完全正常了,就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大家一起把十二点正念发了,同修C亲自去给帮他的同修倒茶,又去给师尊敬香,感谢师尊的慈悲。

同修D在一次过病业关时,已睡了几天了,不吃不喝的,她家人(常人)非常着急,硬要背她上医院。这时她透过窗户看到满天是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法轮在转,还有一个大法轮在她的上空旋转,于是,同修D说:“我是修炼人,有师父管,不会有危险的,请你们(家人)放心。”结果当天下午,同修D就能起床了,也能吃饭了。原来她家人是对大法有偏见的,现在也认可了。

修大法家人、亲戚受益

“佛家讲度己度人,普度众生,不但要修己,还要普度众生,别人会跟着受益,能给别人无意中调整身体、治病等等。”(《转法轮》)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的家人、亲戚都受益诸多。这里略举几例。

我丈夫(常人)左脚背上长着一个约小酒杯那么大的一个包,一摸就在脚背的那根筋上滑来滑去,有时有点疼,明显感觉在长大。1998年,他利用我在大医院住院的机会,就请专家给检查、治疗一下,结果几个专家摸来摸去,会诊的结果是:无法手术。原因是长在筋上的,而且手术后还会继续长。丈夫想:“那就顺其自然吧!”哪知,回家后,因为我修炼,不知什么时候他那个医生说无法手术的包无影无踪了。丈夫从内心感谢我们的师尊,他说:“法轮大法太神了!”

还有,一天外甥媳妇打来电话说:他儿子在医院昏睡三天了,没醒来,医生劝其转大医院,可能有危险。我听后,忙给师父敬上香,求师尊救那孩子,随后带上护身符赶到医院。我看见那孩子脸青面黑的,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一叫他名字,他把嘴动一下,于是我贴近他耳朵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快跟舅婆一起念,我师父救你。”我贴近那孩子耳朵不停的念那九个字,一两分钟后,我看他的小嘴也在跟着动,我知道起作用了,我又把护身符让他握在手心放在自己心口上,并叮嘱他边念那九个字,边求师父救自己。因我要去上班就先走了。后来听他妈妈说,我走后不到两个小时,孩子醒过来了,想吃东西了,不用转院了。事后,外甥媳妇逢人就说:“大法好,法轮大法师父救了我孩子,也免去了一笔医药费,真心感谢法轮大法师父!”

我的外甥二十八、九岁了,他生在北京,从小就没走过山路。有一次,外甥与他父亲一同回老家看他奶奶。在山路上他不小心把脚崴了,无法走路,我说:“你赶快诚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证你脚会马上见好。”他父亲说:“真管用?”我说:“管用。”随后,我取出随身携带的《转法轮》,准备读给外甥听。外甥说:“娘娘,我自己读。”他捧着大法书自己就认真的读起来了。还没有读几页,他试着走路,说不疼了。他父亲与同路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神奇事例太多了,就略写几件,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与同修分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