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党邪灵物品危害不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

邪旗是个坏东西

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很多出租车上都买个恶党的小红旗插上,这是谁都看得见的事情,满街血旗乱飘。

我妈家靠路边上,各种车辆来来往往。一天,我二弟家六、七个月大的小侄子被抱出去玩,因这孩子特招人喜欢,有人就捡个小红旗给他玩。这下可把孩子害惨了。自从把这个小邪旗拿家以后,这孩子每天晚上说哭就哭,大人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因为孩子刚会坐着,又不会说话。

一天我回家,进屋一眼就看见炕上放着一小邪旗,我说快把它烧了吧,这个东西在家里放着不好。我当时说完没有立即拿起那个小旗烧了,又干别的事把这件事给忘了。后来听说小孩每天晚上都哭,我就突然想起来那个小血旗,赶紧给二弟打电话问孩子还哭不哭,他说:一到晚上说哭就哭。我说赶紧把那个小旗找着烧了就好了,可能是那个东西在吓唬孩子。

后来一天,二弟到我家来说:“那个小红旗真不好,头一回你告诉我烧了,我没找到,不知哪去了。有一天无意中一掀炕革,在那底下呢,我拿起来赶快把它烧了,当天晚上孩子就不哭了,那个东西在家里真不好。”

红领巾的危害

去年冬天的一天里,三弟家的孩子领一帮孩子在家玩,不知是谁家的孩子弄来一个很破旧的红领巾,绑在一棵桃树的树枝上,后来也没拿下来。后来也一直没人在意它,也没当回事。

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其它的树枝树杈都发芽了,慢慢都长出小叶来了,可绑着红领巾的这个树杈没有发芽,仔细一看已经死了。三弟媳见到我说:“大姐,这个树枝也没有什么毛病,和好树一样,可它就是死了,你说怪不怪。这红领巾可真不是个好东西。”

毛魔像章放在家里也害人

我向大弟弟一家人讲法轮功真相,别人都很相信,但我看出弟弟心里不十分相信,不论他在我面前怎么表现对大法有好感,我总是觉得不踏实,总觉得他们心里不诚。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来了,他锁着的柜子里有毛魔像章,我说快把那些破烂砸吧砸吧扔了吧,那些东西在家不好。他不但舍不得扔,还说想等着将来有一天说不定值钱呢,成为古董。我说你别傻了,别做梦了,将来共产党被天灭了,它的老巢都没有了,毛魔头是中共恶党的同类,将来只能一臭千万年亿万年,永世不得翻身,如果将来有一天看到真相是怎么回事时,再回过头来想想你今天的想法傻不傻,可不可笑?他笑着说:“是,是那么回事。”尽管我这样跟他说了半天,等到他扔的时候还是把一个大的魔头像章偷着留了一个。虽然我天目没开,看不见什么东西,但是我总是感觉他没都扔,好象还有。

我跟我大弟媳妇说,等哪天他不在家时,你赶快把他锁着的柜打开看看还有没有,要有就砸烂扔了它。过些天,我大弟媳妇跟我说:“那天他把钥匙放在炕上就出去了,我赶紧去找,找到一个白瓷的穿着草绿色的军装的大像章,我拿到河边上砸了好几半,扔到水里了。”然后我小侄女又跟我说:“大姑,我那天做了一个梦,梦到我们家有一条挺粗挺大的绿蟒蛇,开始还活着,我很害怕,不一会它就死了,后来成了一块块的了。”我说这就是像章的原因,它对人是有害的。

我弟弟家自从清理完这些东西以后,我弟弟的眼病好了,弟媳有糖尿病,她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糖尿病比别人恢复的快,但却去不了根。自从清理了这些毛魔头的像章后,她感觉身体很轻松,再到医院一检查加号全无,一切恢复正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