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七十多岁,炼法轮功十多年了。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提起此事,我家人都明白:当年我百病缠身,生不如死,多年靠镇静药助眠,去了国外,中、西医再看,什么也解决不了,中、西各类镇静药都失效,精神快崩溃了,医生建议我去看心理医生(心理医生是以分钟算钱的)。在无奈之下,我在国外就学起了法轮功。得到了不可思议的效果!

想起当年有病乱投医,几年下来,跑遍了本市大小医院,都未能治好我的病,有时一天上午、下午连着跑医院,老伴无奈地说:“你上午看病下午又要看病,药都还没吃完!”可我太难受了,总想找大夫看看有没有仙丹妙药使让我快点减轻些痛苦。我一直在请省立医院肾科主任给我看病,有一次,他为我开一种叫“福乐新”的药(我应该没记错药名),这一次就花了二千多元,分两次输液,我把处方带到急救中心,经验丰富的护士长不给我输,叫我去问我的主治医生药有没有开错?我拿去问医生,他睁大了眼睛对我说:“她知道你什么病?没有错!”就这样我把处方交给护士长,并告诉他医生说没有错,她照办了。输完后,我心慌、冒汗,此药伤了心脏,半个月下不来床。

另一次,由于长期吃药,产生了药物过敏,造成皮肤病。这病几年也治不好。有人介绍我到台江皮肤病医院看,我找到一位老主任,他说他能治好我的病,先决条件是吃七十服中药。我说行,只要能治好我的病什么都可以!第二次拿了五服,刚吃完药就肚子疼,吃到第三服药,不但肚子疼,头晕,眼睛看东西模糊,大腿皮肤出现了青紫一片一片的。中午老伴下班回来,看我饭没煮,问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我起不了床,他马上派车送我找当事医生,医生不承认他开错药有责任,反说我脑子长瘤了,我说他胡说,我很清楚是吃了他的药才这样的。他走后我们旁边一位医生说处方给她看看,她说这上面有雷公藤,可能是雷公藤中毒。我们又去找当事医生把事情给他指出来,并把大腿出现的青紫皮肤给他看,他紧张了,他说我给你打一针,过两天你再来。那一针药下去后青紫皮肤逐渐的消失,所以我说医生能把病治好,也能把人治死。

我一身顽疾,如血尿、血压过低、心跳过缓,心供血不足,脑供血不足,颈椎供血不足,走路都会喘气,我经常走着走着瞬间迷了方向,医生说是血液瞬间供不上大脑的缘故。药吃多了之后产生了并发症,浑身皮肤过敏。手一抓皮肤就烂。最要命的是多年失眠,一直靠镇静药助睡。到后来,所有的镇静药(中、西各种镇静药都失效,再后来吃失眠药都过敏,失眠相反更厉害)。

那时精神快崩溃了,在病魔的折磨下,真是苦不堪言。记的那年冬天,我难受的坐卧不安老伴劝我不要悲伤,要带我到楼下走走,散散步。夜深人静,街上很冷清(不象现在灯红酒绿,彻夜人声不断),寒风刺骨,吹得我浑身发抖,我俩转回家中,我颇觉伤感。

此时我身体每况愈下,先生劝我到在国外的儿子那去玩,他说:“有病又不能吃药,不能治,在家等死?”我说我有病不敢去。他说你去吧,能呆几天就几天,呆不了就回来,不要心痛路费。儿子儿媳在电话里一直劝我去,那时我儿媳快分娩了,我想:去了非但不能帮忙,反会连累他们。儿子儿媳宽慰我说:“我们什么也不需要你做,我们自己会做。主要让你来散散心。”我就与老乡结伴去了。

到了国外中西医再看,都未能治好我的病,病情反而加重,甚至有医生建议我看心理医生。我的护照签证期为一年,呆了十三天我就吵着要回国。儿子说:“妈妈,你的病是在中国几年都治不好了,爸才叫你出来的,不管怎样我也要请人为你治病。”我更急了,我说:“你爸几万元都被我治病花光了,我的命没有那么值钱。我不忍心再来连累你们。”我告诉儿子,在国内,谈起医药费,人人谈虎色变,连单位都怕。我去单位报销医药费,单位领导告诉我:“我们单位有几个象你这样的老病号,有的甚至经常住在医院里,现在单位经济效益不好,医药费也贵,单位会被拖垮的。”我说:“是的,单位虽然给我们报销了百分之几的,但远远不够,自家负担更重。”我理解单位,领导也同情我们。不久单位真的倒了。当然,这里有体制问题,也有腐败官员及其它因素在内,这里不多讲。

在万般无奈之下,儿子劝我去学气功。他说他的一位好友的父母从北京来探亲,好友的父亲学气功病好了,这老伯是知识份子。后来我们才知道他炼的是法轮功。儿子要送我去跟他学,我不去,我说:“气功真能治好我的病也要等几年后(才有效),那时我都不知道到哪里去(意思我的命怕不长了),你如能为我买几粒有效的镇静药,我吃下能睡一个晚上,我就能自己回国。此时与我同住一室的山东女士小李(在国内炼过法轮功),看我很难受,就拿出一本《法轮大法 悉尼法会讲法》给我看。我婉言谢绝。第二次又拿出给我看,我说:“我爷孙三代不信这个的。”又过几天,小李看我实在难受,就说:“阿姨,我教你炼功好吗?”我说好,活动活动也行。吃过晚饭,小李开始教我法轮功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我学的慢,其中的两个动作就学了一个多小时。我说休息吧,明早你要上班。第二天晚上小李又教我动作。第三天天亮时,我自己到阳台学炼动作,感到能量来的如此强,手心热的不行,赶紧停下喊小李问她怎么回事?就这样从那天晚上睡到第二天天亮,一夜的好睡眠。

小李急忙告诉我儿子儿媳,他们都过来看我。儿子说:“听说妈昨晚睡的好。”我说是啊。儿子又说:“看明天”。明天依然睡的好,儿子又说看后天,后天仍然睡的好。儿子高兴的竖起了大拇指!儿媳笑开了口。他们异口同声:“法轮功太厉害了!太神奇了!法轮大法好!”儿子激动地说:“赶快,赶快写信告诉国内的亲人!”信中一段是这样写的:“妈的到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更重要的是妈的身体奇迹般好起来,你们从寄去的照片上就可以看出妈的神情和护照上的照片比,简直判若两人。刚来的一两周,妈还象在家时一样,夜不安寝,我很着急,带妈看医生,中西镇静药都失效了,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让妈去学法轮功。不可思议啊,当天就立竿见影出奇效,妈甚至连动作要领都还未学会,就这样炼起来了,身体就这么好起来了,饮食起居都很正常稳定。”

我的病好了,就急着找法轮功的书,可去哪里买呢?不出三天,小李带回一份报纸,上面有介绍卖大法书的地方,儿子和小李开车去了,请回《转法轮》、《大圆满法》,还送一本《法轮大法义解》的手抄本(后辅导员送我印刷本)。小李说她的动作不准,要去炼功点学。可哪里有炼功点?过了两天,小李又从上班地方带来一份报纸,上面介绍了炼功地点。儿子和小李赶快联系,原来就离我住地很近,我走七分钟就到了。儿子说,我常在这里路过怎么就没有看到?后来我问辅导员,他说是从别的地方移来不到一个月。我想:这是师父为我得法一步步巧妙的安排,感谢师父,我真是要好好珍惜这份佛缘,这真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啊。

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这里不是讲的玄天玄地的,我们在座的许多老学员知道这一点。而且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因为性命双修功法,需要经血之气来修你的命。来例假,但不会多,在现阶段那么一点,够用就可以了,这也是一个普遍现象。不然的话,你缺少它怎么去修命?男子也是,老年的、青年的都会感觉到一身轻。真正修炼的人,你会感觉到这种变化的。”

我来讲一下走入修炼几个月后我身体上的变化。我参加了一九九九年五月二日的澳洲法会,会上见到了师父。这场法会结束后,我又跟同修去了师父要去讲法的新西兰法会。在新西兰法会结束后,返回途中的候机室,一位中国女医生说:“上个洗手间。你先去,回来帮我看皮箱。”就在这时,我发现我真的来例假了。我都六十岁了,绝经多年了,这真是奇迹。三年共来三次例假,每次间隔八~九个月,我当时记日记,都记着。

再讲一件事。炼功不久,师父为我清理身体,也妙不可言。某一夏天我身穿睡袍在房间炼功,当炼到冲灌时,我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发现地上有一堆黑糊糊的东西,这才发现下身有点粘。我叫老伴给我拿纸擦地板,他见了吓一跳,说内脏坏了,赶快上医院。我告诉他:我没事,是师父为我清理身体。这些东西粘在短裤上洗不掉。过了一周,我在厨房洗菜,低头发现脚下有一小堆如油样的东西,但比油烟机积存的油混浊点。这时才感觉短裤有点粘,冰凉。我立即到洗手间去检查,证实地板上的东西确实是我身上下来的。我激动不已:大法太神奇了,所以有那么多人要炼法轮功。先生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修炼大法前,我的小腹经常胀气,有时胀的吃不下饭,肚皮痛的难受,坐立不安,也因此而住院。医生用薄荷水药给我吃也没用,不排气。初炼功时,炼第三套“贯通两极法”时就拼命排气。有一次和老伴到表妹家做客,在她家晨炼时,排气的动静很大很响,弄的我很不好意思,停下炼功排气也停了。一炼功就排气,人就舒服,这样的状态持续约一年多吧,就这样胀气病好了,炼功再也没有那种状态了。

炼法轮功真的神迹多。有一次我炼功被中共警察非法抓住。我告诉警察,我因多病走投无路才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才一个多小时,就治好了我多年的顽疾,多种疾病。他们几个听后,有人质疑说:没那么快吧,怎么也要一段时间吧。我说那可是千真万确的。

在国外初得法时,每天晨炼的路上,紫香时时伴我走,就是敬佛烧香的味。一开始我不在意,以为有中国人在烧香,时间长了发现不是有人在烧香,公园那么大哪来的香?有一次家人带我到海上水族馆游玩,也有香味。还有一次在儿子家香味特浓。后来我问辅导员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随其自然,大法神奇多的是,是有这样情况的,有的人嗅到玉兰花味,都是好事,不管它。”这种味一直伴我走过十个月,直到我回中国后才消失。

再讲一讲我外孙女的故事。她小时爱发烧。我修炼后她两次念“法轮大法好”就退烧了。第一次烧到三十九度,她妈在深圳工作,我急呀!我叫她念“法轮大法好”,她只是点头,我说你心里念我也帮你念,因夜里快十二点了,她外公急着说:“怎么办,三更半夜找谁呀?”虽然念了大法好,但毕竟她是常人,我决定还是带她去医院,先收拾点东西,我再到厨房倒杯开水给她,刚回到我房间,她大声叫我:“外婆,外婆,我烧退了。”从头到尾也只有二十分钟,她就烧退了。

回过来,我再讲讲那位山东小李的母亲的故事。小李告诉我:她母亲在中国大陆,得过胆囊炎,做过几次手术,最后医生告诉她家人,如果病再发作就不要来了(无法再开刀了)。她母亲住院期间,一位法轮功学员去看她母亲,建议她母亲学法轮功。小李父亲不相信,可她母亲决意要出院学法轮功。父亲只好为她办了出院,每天扶她到公园学功。结果小李母亲真的一天天好起来,本来小李的父亲不相信,此时亲眼见到大法的神奇,就说:“我也炼!”

在国外我遇到过一位患了高血压的女同胞,常州人。她到炼功点打听到底法轮功是什么。我们告诉她法轮功是佛家修炼,教人“真、善、忍”做好人,能使人身心得到健康,心性提高,是部高德大法。炼完功我一路跟她讲到家,告诉她我炼功一个多小时当晚病就好了。她问我是不是真的?我告诉她修炼人不讲假话。想不到她的丈夫、女儿悟性比她来的快,就这样一家三口同时走入修炼。记的当年她女儿要准备上大学,大人怕影响女儿的考试成绩,劝女儿以后再学炼法轮功吧,可是女儿决心马上要学。女儿每天参加晨炼,她父亲就把早饭带到炼功点,等大家炼完功后,女儿把饭带到学校去吃。后来听说她女儿上了大学。几年后这位女士在国内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也炼了法轮功。

得法后她家办起了“明慧幼儿园”。过了两年我再去儿子家时,看到这家“明慧幼儿园”规模已经不错了。楼上楼下好几个幼儿铺位。她丈夫原来的一份生意也做的很好。我祝贺她说:“学法轮大法给你家福报不浅呀!”

十几年来一直有人问我:“你们炼什么功呀?”我说:“炼法轮功,以修‘真、善、忍’为根本,在任何条件下都可以修炼。大法教人修心性,做好人,使人心向上,道德提高,又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能使人摆脱疾病与孤独,身心日益健康,这就可以减轻国家,社会及家庭的经济负担,使患者免受疾病纠缠的痛苦,还能为家庭、社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法轮功于国于民都有利,这不是个大好事吗?何乐而不为!”

有人说法轮功搞政治。我说修炼人与政治无缘,这是中共邪党在诬陷法轮功人,在欺骗全国人民。修炼人不看重金钱与权位,法轮功没有组织,只是有时几个人聚在一起学学法,学完各走各的。法轮功人手无寸铁,不会给社会造成任何危险,因为都是坚守着“真、善、忍”这个准则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你看现在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邪党斩断了中国文化传统,不知道要把人类道德败坏到什么邪路上去。现在人类社会完全没有心法约束了。社会上现在流传两句话“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另一句话说“笑贫不笑娼”。现在国内人人向钱看,道德败坏,各种丑陋的社会现象层出不穷,天灾人祸不断。在这样的情况下,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不符合“真、善、忍”的不做,伤天害理的不做,做事先为别人着想等等。如大家都这样做,那么人类道德就会回升,社会稳定,说不定还不用警察呢。因为大家都守心性,为别人好,你说这样不好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