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企业领导岗位修炼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我是特大型国有企业的中层干部。得法前,在生产一线工作。因为是连续作业生产,没有节假日,没有礼拜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忙生产。九四年春天,师尊来我们地区传法。之后经常看到一些职工、家属,每天早晚到炼功点炼功(老年活动中心),即使是三伏天,他们也没间断,而且人数越来越多。我觉的有点不可思议:这大热的天,他们这些人怎么不怕热?没人管他们,也没人给考勤,怎么都这么自觉的天天来炼功啊?出于好奇,有时我也到他们那里看看热闹……

随着迫害持续,明慧网也上不去了,我们地区资料奇缺,大家都很着急。这时我和外地同修那里得到了大法资料和明慧网址。我就利用有利条件打印一些资料给同修,从此,我这个小资料点建立起来了。那时,我只要忙完工作就学法。我在办公室学法基本是公开的,单位职工都知道我修炼,都知道我修炼后的变化和给他们带来利益,所以也就没受到太大干扰。

——本文作者


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看到明慧网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交流会征稿通知后,我的心情无比激动,这是我盼望了近一年的事情。之所以盼望了一年,是因为前七次我都没有投稿。特别是去年,我犹豫了很长时间,总觉得自己修的不好,没有什么可写的,没有颜面向师父汇报,但事后很痛悔自己没能迈出这一步。今年,我冲破干扰,克服了私心、懒惰、求安逸和圆滑的人心混杂的执著心,写出了我的这篇交流稿,谈谈自己十六年的修炼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得法

我是特大型国有企业的中层干部。得法前,在生产一线工作。因为是连续作业生产,没有节假日,没有礼拜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忙生产。

九四年春天,师尊来我们地区传法,由于在一线工作(离生活区较远),没能亲眼见到师父。之后经常看到一些职工、家属,每天早晚到炼功点炼功(老年活动中心),即使是三伏天,他们也没间断,而且人数越来越多。我觉的有点不可思议:这大热的天,他们这些人怎么不怕热?没人管他们,也没人给考勤,怎么都这么自觉的天天来炼功啊?出于好奇,有时我也到他们那里看看热闹。

一進那个场,听到悠扬的炼功音乐,感觉很舒服,很祥和,心里有种暖洋洋的感觉,觉的这个功法很好。我就向朋友(辅导员)询问一些有关这个功法的情况。转眼到了九五年初,单位领导班子调整,我调到了一个离家近,工作相对轻松又能正常休息的单位。这样,晚上我就常去炼功点看看,一進那个场,小腹就感到拧的慌,当时不知是怎么回事。过几天再去,拧的更厉害,人站都站不住,只好蹲下。他们告诉我,是师父给我下法轮了。后来我找同修借了一本《法轮功》看了看,什么佛呀,神呀,修炼啊,德呀,业力呀,都是些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知识,觉的很新奇。四月份,朋友告诉我周末炼功点放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让我去看。这样一连几天,越看越觉的新鲜,越看觉的越好,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真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伴随着他的思想会来个升华,他的心情会非常激动,这一点是肯定的。我知道,真正修炼的人是知道他的轻重的,他会知道珍惜的。”那些日子就觉的飘飘然了,象变了个人似的,说不出的高兴。后来又请了《法轮功》修订本。借来了师父教功带自己在家学。翻录了师父在济南和广州讲法录像带、录音带,在家反复看。越学越觉得深不可测,越学越放不下、越学法理越清。

由于我是单位的主要领导,各种应酬是不可避免的。现在的人没有事还找点事组织个酒场,公款吃喝是普遍现象。当时,我对炼功不能喝酒还是很矛盾。我要不喝酒事情怎么办啊?不请上级领导喝酒,怎么能和领导处好关系啊?人家都请,我不请不就成了另类了吗。不请关系单位喝酒……现在我还年轻,正是事业上升的势头,我要不喝酒还能升迁吗?

我曾经和同修说,这个功法好是好,要是能让喝酒那就更好了。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认识到这是对修炼不严肃、不精進的表现,必须修去。这样,就在九五年六月二十日,我把单位领导班子成员全部请到饭店正式宣布我要炼法轮功,从明天开始戒酒,今晚一醉方休。当时他们还以为我在开玩笑。从那时我就把酒戒了。其实这一关也是很难过的,陪客人喝酒,让客人喝酒我喝水,开始自己都感到不自在,因我以前的酒量很大,能喝一斤多,现在因炼功突然不喝了,有时弄的客人都不高兴,还有讽刺挖苦的,有的人直接把酒倒進我的衣领里,有的客人为此生气走了,很多人不理解。师父看到了我修炼的决心,很快就让我突破了这个关,以后无论在任何酒场,就会有人帮我说话:“他炼法轮功,不喝酒。”那段时间,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下法轮、清理身体、吃肉等等现象,我都体验到了。回想起来,当时的心性每时每刻都在变,真是象坐火箭一样往上升。

二、实修

自从得法以后,除了干好本职工作,就是学法炼功,参加洪法活动。还经常利用周末、晚上时间到近百公里以外同修那里参加各种交流、洪法等。也亲眼见证了很多神奇的事情。由于我们地处比较偏远,很多资料都要从百公里外的市里传过来。也就从那时起,我承担起来传递资料的任务……虽然辛苦,但心里无比高兴。

随着修炼,自己无论身体还是性格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满面红光,皮肤细嫩,精神抖擞,整天乐呵呵的。修炼后,利用公款吃喝的事少了,请我吃喝的我都想法推掉。省下来的钱用在了职工福利上,职工的福利大大的增加了。职工都说,我们的福利比所有兄弟单位的都好。职工看到我的变化,对大法赞不绝口。我们单位陆陆续续也有很多人来修炼大法,大约占单位总人数的百分之二十,整个单位非常祥和。我们年年被评为先進单位,我在每年一度的职工测评中,年年第一名,年年优秀。

三、排除干扰 坚定实修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压下来,我们地区大部份同修都被关進了洗脑班,强制洗脑,人人表态。当时还发生了一个神奇的事,一天,邪党的殃视晚上七点要播放污蔑大法的节目,通知每个单位组织职工集体观看。人员到齐了,负责组织的人刚讲完话,让大家注意观看,节目刚开始播放不到半分钟,电视信号突然中断了,整个地区什么节目也收不到。到场的职工议论纷纷,场面很乱。第二天听说,本地区所有单位都没看成,说是光缆断了,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很大震撼。

上级领导多次找我谈话,施加压力,让我写什么“决裂书”。我没有退缩,也没有怕心。给他们讲法轮功是什么,我得法以后的变化等等。单位书记看我不写,向上级交不了差,还怕我吃亏被处分,就叫别人代我写了个“认识”,说你看看签个名,交上去就过关了。我告诉他们,这个名我不签,你们写的不算数,你出去。把他从我办公室撵出去了(当时的做法不是善)。

可能师父看到我很坚定,阻止领导再找我。这位领导私下和我说:你觉的好就在家炼吧。

那段时间心情无比沉重,看到同修被关進洗脑班,有的被拘留,有的被劳教,还有的站到邪恶一边污蔑大法等等,我该怎么办?什么正面消息也没有。我就和几个学员切磋,互相鼓励。后来有个同修能从明慧网上得到消息,从那以后我们就经常看明慧的文章,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可以说,从得法那天起,到“七·二零”,不管迫害多么严重,形势多么紧张,我从未动摇过修炼的决心。

四、办好小资料点

随着迫害持续,明慧网也上不去了,我们地区资料奇缺,很长一段时间得不到任何正面信息,大家都很着急。这时我和外地同修联系上了,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大法资料和明慧网址。我就利用有利条件打印一些资料给同修,同修拿来的资料我也帮着复印一些,自己也学着编印些如“法轮大法好”等资料给同修张贴,从此,我这个小资料点建立起来了。

那时,我只要忙完工作就学法。我在办公室学法基本是公开的,单位职工都知道我修炼,都知道我修炼后的变化和给他们带来利益,所以也就没受到太大干扰。我智慧的利用时间做资料,刻光盘等等。师父讲了资料点遍地开花后,我们地区也相继办起了很多小资料点,我也帮助他们购买了一些设备。这些资料点运作起来后,保证了我们和周边地区资料的供应,还能供给外地同修。无论是大法书还是《九评共产党》及各种光盘都能制作得很精美。这期间,无论是买耗材,还是资金上都做了自己该做的。

五、讲真相 救众生

自从迫害那天起,我就利用各种机会智慧的讲真相。开始就是讲法轮功是什么,所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记住法轮大法好等等。零五年开始送《九评共产党》并劝“三退”。后来送《九评》和神韵光盘,等等。凡来找我办事的,只要有机会,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时出差坐车也讲,坐出租车给司机讲,去商场购物给售货员讲,在饭店就餐给服务员讲。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机会就讲,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恶组织,具体人数我也搞不清了。无论是外出开会还是旅游,我都带上大法资料,我还把《九评》书带到了遥远的九寨沟等西部偏远城市,放到宾馆里。有时身边没有资料,就将真相写在宾馆房间里的各种杂志上,让有缘人能看到。

有一年回老家过年,我带了很多大法横幅,条幅,和亲属利用晚上时间,挂满了县城大街小巷,就连县府大院也挂了两幅,把真相资料贴到了公安局大门口,还把《九评》放到了县委传达室的窗台上,在整个县城引起了很大轰动,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也使很多世人明白了真相。

二零零五年,邪恶在全国组织党员搞所谓的“先進性教育”,人人都要参加学习,层层都有学习计划,人人都要写学习笔记,学习笔记本是上级统一发的,统一格式。要求必须手写,并且不能少于多少字,学习笔记上级要定期检查,达不到标准就不让过关等等,气势汹汹,大有第二次文革之势。当时我就认识到,这是邪党狗急跳墙,我决不能配合它。是凡有关这方面的不管大会小会,我都不参加,发的笔记本一个字也不写。由于自己看了几遍《九评》,对邪党认识比较清,所以比较坚定,也比较理性。各种层面的检查,都没人问我,也没人说要看我写的笔记。真是只要自己念正,邪党什么都不是。

每年神韵晚会光盘到了后,我们各个资料点就赶紧刻录,每年都要刻录上万套。这些光盘大部份都是同修面对面送出去的。很多人每年期盼神韵,还没到过年就问:神韵光盘来了吗?神韵演的太好了,来了一定给我呀。在刻录和发神韵光盘的过程中,也有各种心性上的考验和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也是在看我们学法扎不扎实、修炼扎不扎实。

回想起这些年的修炼体会,只要学法跟得上的时候,正念就强,三件事就能做好。师父为我们做的太多太多,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什么也做不了。我要不修大法,可能在无知的造业中走向深渊……真是用任何语言也无法表达对无比伟大师父的感恩!我想,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这种体会。我们唯有精進!再精進!

第一次参加交流会,要想写的很多,很多事只是写了个大概,每件事要详述的话都能写很大篇幅,每件事都凝聚着师父巨大的付出。通过这次写交流稿,也找出了很多很多人心和不足。在这正法最后的时刻,我要谨记师父的教诲,多学法,多学法,做好三件事。

谢谢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