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起来的三轮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六十二岁了。邪恶中共对大法迫害开始后,我受到过多次迫害。在一次通宵的酷刑后,我被迫害的胳膊致残,下肢瘫痪。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所恢复,胳膊能动一点,腿也能站立了,但还不能独立行走。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好几年。现在的我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现在将我在身体致残那段时间所遇到的一些神奇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发正念让警察睡觉

我曾经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残疾。零二年元旦前两天,我被绑架到国保大队。到那一看,国保大队里还非法关押着另外五名同修。瞅人不注意,我就和同修商议:我的腿走不了,不能走,我发正念,你们几个找机会跑出去。说罢我就发正念:“让所有看管大法弟子的恶人都睡觉。”正念一出,三、四个恶警都困得睁不开眼,支撑不住,找地方睡觉去了,只留一个女警在看着我们。又过了一会儿,这个女警也大叫起来:你们快来人吧,我的头要裂开了,我困的难受,你们快来替我一会儿。过来一个男警察,她就走了。等她走后,这位男警也支撑不住,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正是大法弟子该正念闯出去的时候,可是同修的怕心上来了,正念不足,都不敢跑。一个同修走到我跟前问:中不中?不管我咋说,她也不敢跑。结果我们几人第二天都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有的随后就被非法劳教了,只有我被警察开车送回了家。

卡進肉里的手铐自动脱落

零三年夏,我又一次被绑架关進了看守所。因为坚持炼功,被恶警戴上了手铐和脚镣。脚镣是看守所最重的,达五十斤,内侧紧箍脚脖,还都带有铁刺,稍微一动,刺就扎進肉里。而手铐却是最小的,也最新,都没有人戴过,上面镀的锌沾在手腕上一层,手铐被紧紧地扣在手腕上,活动不得。

由于我身体本来就差,走路都不行,就是不戴手铐胳膊还抬不起来呢,何况戴铐子。我只能做一点力所能及的活动。这样我根本无法睡觉,几个人就帮我去手铐,抹上肥皂水悠着劲的往下捋,费了好大劲才去掉一只,另一只却怎么也去不掉了。第二天早上发现,胳膊和手都肿了起来,手铐死死的被卡在肉里面。我没有多想,就说了一句:这不行,这一只也得去掉。说完用另一只手轻轻一摸,呼啦一下手铐掉了下来。当时整个监室的人都惊呆了。

后来给我卸手铐和脚镣时,是在看守所服刑的犯人来干的。他一看手铐都打开了,把他惊的好半天嘴都没有合上,嘟噜了一句:就这你也能去掉,太神了!在同修的正念加持和师尊的呵护下,我又一次走出魔窟。

飘起来的三轮车

同年冬天,我的胳膊有所恢复,腿也能挪动一点了,虽然不能走,但是能骑三轮车,只是速度很慢。一次我去十多里地外的地方拿资料,回来的比较晚,出同修的村时天已经黑了。走了有二里来地,突然车子停了下来,怎么也蹬不动了。下来一看,三轮车前轮的轮胎烂了。天已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到哪里修车?拐回去,我一步都走不动。怎么办?我突然觉的这事发生不对劲,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不允许任何因素来干扰。我就对三轮车说:老朋友,咱俩相处这么多年,为了大法的事,你也没少付出,将来你也是功德无量的,不要被任何邪恶的东西利用。将来我圆满以后,你也可以到我的世界里去,希望你继续发挥你的能力。说罢我就骑上它往家走。谁知我骑上后,三轮车比平时还轻,车子不沾地,简直就象在半空中飘,很快回到家。一看表,从同修家出来到回到家,仅仅用了二十多分钟,要在平时,骑的再快也得一个小时左右。如果除去从同修家出来那一段所用的时间,我几乎没有费时就到了家,难怪我觉的怎么那么快,当时我激动的一个劲的叫“师父”,说不出话来。

这些年经历的神奇事还有很多,比如家里的电器坏了,我只要和它一沟通,立马就好,从来没有修过电器。我的体会是,只要做到了真正的信师信法,什么奇迹都能出现。有师在,我们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做得到,什么都能做成,肯定能跟随师父走完正法的全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