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六年得法以来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一名高中教师,在二零零六年十月得法,我把自己的经历讲述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早些年,我想学一些数术的东西,对《周易》、《八卦》等十分感兴趣,有时通宵达旦地看那些书。小时候就在“捉鬼驱邪”的环境中长大,有时生活中出现一些不明不白的现象,于是,总想拜一位高人为师,就是那种可以“捉鬼”、“祛病驱邪”、“看地”、“算命”之类的。但一直未果。

二零零六年十月,听人说有高人,问及数术之类的事,他不谈,只叫我拜李大师为师。当时环境很恶劣,不敢接宝书《转法轮》,但看到书后方知这是我多年要找的书。几天时间,我如饥如渴的把书看完。从此坚定:无论如何都不能动摇修炼这一念。当时缺书,只好把书扫描,打印,五套功法一气学到位,动作做到十分规范。

当时,只有借来的几本书,于是我抄书,而且是偷偷摸摸的,怕让人发现。如果发现了就麻烦了。因为家庭环境不好,只有找借口要单独睡,有时是半夜起来炼功,有时趁家里没有人,抓紧时间炼一会儿,有时在封闭的、没人的地方炼一会儿。

一天,我上网,输入“九字吉言”后,回车,东找西找,明慧网就这样很容易被打开了。后来,我申请了一个海外邮箱,每天都有明慧资料发進来。不过,我已用破网软件上动态网了,给同修发送第一手资料。而且,从二零零一年至今的明慧资料,我都看过。从同修写的经验、心得、体会等,我的心性也随之提高,从不知怎么修到知道怎么修,以至精進的修炼。

一次,我家在发正念,但我觉得有人在几分钟后要打电话進来,我发出一念:不准干扰。结果楼下有人在喊:手机不开,座机又打不進去,在搞啥子嘛!

从几次梦中得知,我是多世的和尚和道人。每每看到电视里的慈悲的和尚和道人,还有寺庙呀,《西游记》中慈悲的神仙等,我百看不厌,有时暗自流泪,有时心旷神怡,有时想随之而去……师尊也多次鼓励我:一个梦中,我还是小学生,大家在教室里问:谁是喇嘛活佛?我心里知道是自己,但不显露出来。但同学们都指向我。这时师尊在窗外点了点头就走了。得法几个月,一个和尚和我比大小,结果我的身体大得不得了,这意味师尊把我的层次推得很高了。

我家的大挂钟,时快时慢,当我松懈时,时钟就慢下来了,如果我抓紧时间,时钟就不慢了。从师尊讲法中明白,大法弟子应三件事都要做。于是我与同修一起,刻光盘,复印资料,利用晚上时间,骑摩托车到外面去发资料。有时出去旅游或者远门玩耍,就带上几份。同时我买了优盘或MP3、MP4,拷一些资料送给有缘人,如同学、朋友、亲人、学生。

最难突破的就是面对面讲真相,因为环境实在太恶劣,怕心十分重。我先后给双方父母、兄弟姐妹讲了,但他们有的当时信了,过后又不信了。有的当时就不信。有时说多了他们还不高兴。

当时我认为,我的慈悲力量不够大,或者人心重了。不过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得救的机会,我相信一次次的对他讲真相,总有一天他会得救的。有时与家人争吵时,师尊的《洪吟三》〈谁是谁非〉在我耳边回响。

我修炼前酒瘾和烟瘾都大,在师尊的加持下,得法三个月后我戒了酒、戒了烟,身体好了,从未吃药,有时浑身痛,咳嗽不止,高烧不退,但我只要一想到这是好事,在考验我的心性,很快就好了。

我很愧疚的是,法学得较少,救的人太少,总之三件事都没做好。我买了一个大电池手机,把所有书拷贝上去,随时可以学法,我真想把从一九九二年至二零零六年的时间补上。手机中设了若干个时间点的闹钟,保证发正念的时间不错过。同时,我要把应该被我救度的众生都救下来。

层次有限,若有不妥,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