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上司斥责过后找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不久前,我主动帮一位正在休假的同事处理一份紧急文件。因考虑到事情比较简单,我在交待了她的下属之后,便没再跟進,她下属做好拿过来给我看时,我也没仔细看。后来,在同事拿文件去找老板签字时,因文件纰漏,我同事被老板劈头盖脸斥责了一通,老板并当即打电话把我的正在美国出差的老总也大骂了一通,老总又打电话回来,斥责了我的同事。因我在休假,中间过程不很清楚,只是略有所闻。开始我不认为在这件事情中,我有什么过错,或者需要负什么责任,我认为自己根据当时的情况,做了合适的安排。

结果休假结束后,第一天早晨,部门总监把我叫到办公室,劈头盖脸一通批评、指责。虽然我知道修炼的人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内找,但开始还为自己辩解,讲当时的情况是怎样,并说这不是我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我是在帮某某。结果我刚辩解几句,她说话更难听了,并且说:你帮别人,你就要帮好啊。越说越难听,还特意强调了老板骂我们老总的事情,并说老总很生气。当时给我的感觉是:因为这个错误,我可能马上要被开除。我仍然不真正认为自己有错误,但知道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不应该和别人争论,便说:好吧,我不为自己辩解什么了,都是我的错,和别人无关;如果必要,我愿意亲自向老板道歉,并说明这件事情与老总无关;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接受公司的一切处罚,没有怨言。当我这句话落地,她态度马上大转变,由刚才的暴怒变的平静、温和了许多,逐渐的开始说宽慰我的话,并出主意要我怎么做。

从她办公室出来,让自己平静了一下,我给仍在美国的老总写了封诚恳的道歉信,说这一切都是自己考虑不周,都是自己的错,与别人无关。并且很抱歉连累他被老板骂,说如果可以,我愿找老板澄清事实。我很快收到回信,老总安慰我说:只是小事一桩,无需介怀。

在这个过程中,我真切体会到:在矛盾面前,当我们能够转变观念,用修炼人的标准去对待时,事情马上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但我要说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许多变异的心,人的执著。

对于我帮助的那个同事,在最早得知她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之后,我心里很失望,同时鄙视她。我想:因为她业务不行,在过去的一年多中,我帮了她多少事情?她不会的,只要问到我,不论我多忙,我都会帮她,耐心的给她讲解,告诉她怎么做,甚至在不忙的时候,主动帮她把事情做完,从来没有怨言。可两次在遇到问题时,她都把责任完全推到我身上,自己撇的一身轻,让我成炮灰。

那一两天,我都被这种思想干扰,虽然知道修炼的人不和常人一般见识,应该大度宽容,在遇到问题时要找自己哪里错了,而不是眼睛盯着别人,但一时之间,竟然做不到,心里总是放不下。逐渐冷静下来,用法去衡量,才发现自己有太多执著。

是,我帮了她,可我帮的目地和动机是什么呢?是为了保护自己。刚来这个公司不久,我就听说她经常向上司打小报告,如谁工作清闲啊,谁上班上网啊等等。而我,确切的说,上班时间真的很轻松,一周中真正忙的大概只有一天半到两天时间,其它时间基本上是没事的。虽然我在公司没有明确透露我修炼人的身份,但几乎所有的工作之余,我要么看师父的讲法,要么看每日明慧,有时候也写写修炼心得体会。

由于这些原因,我心里一直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怕:怕她到我上司那儿告状,说我工作轻闲,上班时间做别的,让上司对我不满;怕上司加工作给自己,搞的自己上班时间没空学法;还怕由于上班时间做其它事情,被开除等等各种执著。而我帮她的时候,潜意识中都是在想:我这样帮你,你不能打我小报告了吧。并且还有希望因为我帮她,她能在上司面前为我美言几句的想法。这些执著又导致我与她交往时,正念不足,容易被她的人心带动,时常顺着她的人心说些不在法上的或不应该说的话,有时有一种讨好、谄媚的因素在里面。这些人心的不足除了阻挡自己的修炼之外,也被利用来成为害她的因素:修炼人把人往坏处想,并被人带动,想了错事,说了坏话,自己造业,也让她造业。

这时候再想想她,觉的她挺可怜的,她不是这个专业的,却要负责几家公司这方面的专业,很多东西她真不懂。在我来之前,从来没有人能够帮助过她什么,她经常因为工作被上司骂。我忽然想起总监骂我的话:你帮她就要帮好啊。是啊,我既然要帮她,就要帮好;现在不仅没帮好,还连累她被老板和老总大骂一通,这能是帮吗?这叫帮倒忙!实际是给她找麻烦!是我自己错了,不仅不肯认错,还抱怨“帮了她还不领情,哪有这种人?!”明白后,我发自内心的感到对不起她,同时也为自己肮脏的思想感到惭愧。

又反思为什么事情没做好?是因为我常人的执著心造成的,同时也责任心不够。那天正在忙着看一篇所谓的著名经济学家的演讲稿,认为其对中共经济现状的分析符合了自己的想法,执著的忘乎所以,并且大力向同事们推荐。那篇长文章,我用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才看完,而这一天我本来可以用来学法的。那篇文章中使用许多脏的口语,不仅干扰了自己的思想,而且加上我太投入,看完这篇文章后,有很久陷在里面拔不出来,以至于同事的下属拿文件过来让我检查时,我应付的看了一下,并没有真正用心去想,结果把错误的文件肯定了。

那天自己对一篇常人的文章执著的了不得,这不只是他对中共现状的分析符合了自己的想法,更严重的,是自己对师父的法认识不清造成的。对未来要发生的事情,社会状态,中共的结局等等,师父法中都讲明了,自己不能够站在法上理性的去认识,反而一有风吹就跟着动,被常人的理、说法带动的找不到方向。

从总监房间走出来时,我觉的自己快要被开除了,开始很沮丧:如果因为工作错误被开除,那是我的耻辱,同时也是给大法抹黑。这些年中,除了迫害开始时因为上访被曾就职的大学开除外,都是我主动离开公司,没有公司开除我的。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怕找工作麻烦。思想一直在“可能要被开除”上打转。突然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我会被开除?我是一个大法修炼的人,如果我不同意,谁敢、谁又能开除我?就因为这一个错误吗?谁工作中没有错误呢?而且我的错误,需要我用修炼人的正念去面对,而不是用常人的理去推断。我发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想法根本是常人。

清醒过来,站在法上分析和衡量:修炼人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包括我今天这份工作及所接触的人也都是。记的当初找工作时,我就发了一愿:师父,我想找一个工资与我的条件符合且又比较轻松的工作。后来果然如愿以偿。这份轻闲的工作本来就是师父特意安排给我,让我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来学法或做证实法的事,结果由于自己人的观念太强,理性不足,用人心去看待,空闲时间学法时总是带着怕心,思想里发出许多黑乎乎的物质,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魔难,也给众生带来难度。再则,从法中我知道,我所接触的一切人都是与我有缘的人,他们都在等待着我的救度。现在我不仅不去救度他们,反而用人心去把他们往坏处想:想他们会举报我工作之余做别的事情,想上司可能会因此对我不满,可能开除我。在这方面发正念时,也不是本着慈悲的心,而是带着把他们对立起来的心对他们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想要迫害我的邪恶因素。这能是发正念吗?况且,我是伟大的大法中的一个弟子,周围的一切都是我说了算的,他们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什么能力都没有的人,能对我这个修炼的人做得了什么?如果真能做成了,那不正是我自己的心促成的吗?我还发现,怕被开除的心的本身,就是对师父的不坚信。平时总是说百分之百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但在真正遇到事情时,才能考验出信师、信法的成度到底有多少。

那一刻我发出坚定的正念:我的一切都由我的师父安排,能不能在这家公司待,待多久,会发生什么,不发生什么,也由我的师父安排。即使我有执著,也绝对不允许另外的生命插手安排我的修炼路,谁动谁是罪。同时我坚决清除这种种怕心,这些东西全都不是我,是后天中被旧势力有意强加的,我不能够承认,也不允许它们再来干扰我。怕被开除的心消失了。

我还发现对自己在工作之余的上班时间学法,一直有一个错误的念头,觉的自己做的是不对的或不该做的事情。这是变异的观念。作为一名公司员工,我有义务做好我的工作,这方面,我一直尽心在做。而另一方面,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今天常人社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法的需要,为了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而准备的,在工作空闲之余学法、看明慧文章等等,这都是天经地义的。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怕什么呢?而且我在学法时,发出的正念、周围的场,不都是在改变着周围的环境,令周围的人都受益吗?她们在看到我学法时,虽然表面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但他们不有意干扰,不给我制造麻烦,这本身不也是她们在做一件好事吗?对自己对众生都有好处的事情,怎么能说不对或不应该呢?这么神圣的一件事情,自己怎么能总是用人心看,总是带着怕心呢?认识到了,在随后的日子里,只要我的工作做完,我就很坦然的在电脑上看明慧文章,看师父讲法,思想中有坏思想时,就克服它们。这个过程中,其实也是一个实修心性的过程。比如有时候,我发出一念:我做证实大法事情的时候,让谁也看不到我在干什么。有时候,就很坚信,有时候心里就不太稳。我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实修,用法充实自己的正念,去掉人心。

说起工作清闲,我又想起刚加入这家公司时的一段经历。入职的前几个月,我基本没有什么事情做,绝大多数时间,一周的事情,可能要不了半天就做完了。开始的第一个月,因为是新员工,周围又坐着其他同事,人心阻挡我不敢在上班时间学法,荒废了许多时间。一个月后,我实在无法忍受了,觉的这样实在是耗费时间,便逐渐的在电脑里边装了师父的全部讲法,开始在上班的空余时间一本本的学。那时候,一则是新员工,二则怕被同事打小报告的心也真的很重,但又想学法,每天学法都是顶着很大的压力,虽然经常发正念,但有很多时候是抱着人心的。

即使这样,师父也让我看到自己学法的结果,与我工作有交往的一位同事,频繁在我的上司面前夸奖我,说我能力很强、很棒。而实际上,因我工作少之又少,我们之间的交往少的可怜至极,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的。实习期满后,我的工资在原来基础上又每月加了四千元。当时没有体悟到是师父的鼓励,反而用人心想:加这么多薪水,我如果不好好干工作,还是整天闲着,上司会不高兴的。便努力主动的自己给自己加工作,甚至把我下属应该做的事情都做了,每天沉溺于鸡毛蒜皮的事情。这样忙碌了一个月。

有一天,部门老总把我叫去,骂了一顿,说给我加薪不是让我做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的,如果这样的话,他花几千块钱请个文员就可以了,何必请我呢?!并且告诉我,以后不许我再帮下属做事,该下属做的事情就应该下属做。他还说:有些人说工资高了就得多做,就得晚下班,就得天天忙的不得了,这没道理!高管人员(实际我只是一个主管,充其量算个中层)要的是他的智慧!并且说他希望看到我闲下来,不要再象现在一样把自己搞的很忙。他要我把工作分派好,把下属带好。在他的严厉责骂下,我被逼的逐渐学会了把大部份工作分派给不同的下属,而且几个下属的工作做的都挺不错,我基本也不用操心了。我自己又有大量的时间来学法了。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老总把我找去了,说我现在做的挺好,基本上闲下来了。

本来这个过程,就是师父在利用这件事情给我展现法在某一层次中的内涵,让我对自己的工作及责任有个清醒的认识:我每天大量时间学法、基本没什么工作的时候,同事夸奖我,老总夸奖我;而当我用人心去对待,做很多工作时,招来的却是责骂;当我把工作分派出去,自己又大量时间学法时,换来的又是老总的满意。然而遗憾的是,我虽然当时在法上简单悟了下,却没有真正放在心里,以至于在以后的工作中,遇到事情还是用人心去对待,给自己找了许多弯路。

以上是最近修炼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