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使我八年来有家难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是山东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当局追捕已经八年,八年来我有家难回。人们常说“母子连心、父子连心”,一段时间来,我隐约感觉到父亲已去世,有乡邻们也在背后指责我不回家给父亲送殡。可是我能回家吗?

在被中共非法追捕的这八年之前,在二零零一年我为了躲避中共的迫害已经在四处流离了,有一天遇上一个乡邻,乡邻告诉我,我的妹妹哪天要出嫁,于是我就那一天回到家里给妹妹送嫁。然而这正中了中共的圈套,中共最大的流氓手段之一就是利用亲情进行迫害。我从回到家里时就被中共的爪牙——“六一零办公室”、“综治办”、“司法所”“派出所”等邪恶组织秘密包围,并一直跟踪到我妹妹的婆家。在我们送亲队伍往回走的时候,对我实施了抓捕。

送亲队伍都是我的亲人和友邻,他们竟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中共绑架而无动于衷。见此情景,我对送亲的人说:“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啊,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被邪党绑架走吗?”那么多人中只有我伯父家的一个大哥说了几句帮我的话,但是他阻止不了中共当局行凶,我被绑架走了,并被迅速押往看守所,并很快劳教,把我强行关押进山东省第二劳动教养所。

在中共当局对我的迫害中,我的一些亲人,面对中共的行恶,他们不是指责中共,却来指责我,怪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修法轮功后,我善心待人,身心健康。中国人受尽了中共的倾轧和历次运动的迫害,却还是不得不站在中共一边,这真是可怜、可悲。联想到文革时期中国人的“父子相残、人们之间互相猜疑相害”、却还不得不对邪恶的中共忠心,我不得不认为这是一个魔鬼政权。

然而这次我要回家的话,就又中了中共妄图抓捕我的诡计了,中共一定会充份利用“亲情”造成的这个机会来抓捕我。

我很想尽到孝敬父母的责任,然而中共对我的迫害却使我无法做到这一点。但是在我的一些亲人和乡邻心里却认为“我尽不到孝敬父母的责任是我造成的”,他们错误地认为“我放弃修炼就能够尽到孝敬父母的责任了”。我真是无语,人们在压力下可以支持邪恶,惧怕邪恶而不惧怕好人,甚至顺着邪恶中共打击好人,因为好人不会报复,对他们没有压力。

对这个社会该怎么理解?当年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时,那耶稣所处地区的人几乎都一边倒的喊着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而今天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竟是当时迫害耶稣时的情景的再现!

我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被中共政府迫害的妻离子散,被非法关押和劳教后,为打破继续被中共再次抓捕迫害而至今流离失所。谁造成的罪恶谁来承担,一切对我的伤害、对我的亲人的伤害、对我的家庭的伤害、对乡情的伤害、对社会环境的伤害……这些责任都得由中共来承担。因为是中共发起和实施的对大法的迫害,所以所有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所造成的罪恶,都应该由中共来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