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骄与娇

清除思想中不易察觉的党文化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恰逢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一天,母亲早上一打开电脑,却在没有连接网页的情况下,明慧网的页面突然映入眼帘,仔细一看是法会上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们写交流文章是大法修炼一种必不可少的形式,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有责任参与。以下是我最近个人修炼中的一点经历,希望可以和弟子们切磋和促進。

我是一名八十后的大法弟子,在母亲的引导下零一年开始修炼大法。由于自己是独生子女,从小家庭条件比较好,家人都对我非常呵护谦让,养成了我常人中好面子,喜欢听赞扬话,不能听進批评的观念。修炼中虽然也从法理上明白了自己的不对,但却一直没有能正视自己的这一执著。师父曾有多次的点化,都让我以各种理由推开了一次一次提高的机会。

然而,修炼是严肃的,在我一次又一次放纵包庇这些私心的时候,矛盾来了。刚开始表现是做事情总是丢三落四,计划性统筹性差。常常处理事情让人很不放心。父母看见了就免不了要说我,可我却不去向内找,反而怪父母从小对我没有引导教育好,心里还生出怨气。

后来矛盾越来越大。家里人,从我父母到我先生,到我的小姑子都对我很有看法,认为我是一个娇生惯养、一点事情都不会做的人。特别有一段时间,我先生对我意见非常大,对我做的所有事情,不管对与不对,都不满意。甚至连明明是他的错误也是对我劈头盖脸的一阵数落。有一段时间,以至于一下班回家就开始数落我,即使有客人在也不避讳。而我呢,没在法上悟,完全以常人心来对待,心里觉得委屈、愤愤不平,并开始和他冷战。常常是只要我们有争执,我说不过他就开始不说话,然后对他不理不睬,冷战好几天,直到他最后撑不住,主动来和我和解,才算过去。后来矛盾多了,冷战就越来越多,最后矛盾越来越大,家庭的那种和睦宁静都不见了。

在一次吃饭和他聊天时,先生突然对我说:“你知道吗?你其实是用党文化在对待我。”我当时一愣,他接着说:“你们整天反对共产党,可你正是用共产党的那一套来对待我呀,你也是想和我斗。虽然你表面上不和我争,可心里却拧着劲在和我斗……”

我顿时哑口无言,心里默默的说道:“师父,弟子明白了。”

我明白是师父用先生的嘴来点醒我啊!这可不就是我平时嗤之以鼻的党文化吗?我表面上是告诉自己不要和他争,可是心里对他的指责完全不服气,于是就采取了这样所谓冷战的方式和他斗呀。这不就是一种变异的争斗吗?如此肮脏的斗争哲学竟然这样大模大样的附在我身上。我却浑然不觉。

静下心来向内找,争斗心、好面子的虚荣心、委屈心、对先生的情,各种执著心一一的暴露在我面前。修炼这么久了那为什么这些肮脏的私心还能这么顽固的在我身上呢?再往下深挖,我发现一直以来我有一颗隐藏得很深的心,就是潜意识里觉得:“我已经修炼大法了,我已经做得很不错了,比常人强多了。脾气倔强,这些小来小去的毛病无伤大雅,甚至还认为女孩子有些小毛病也不算什么,就不用太挑剔了吧!”就是这放纵的一念,让自己身上这些早该去掉的执著一直留到至今。不行,今天我清醒的看见它们了,我就是要去掉它们。这时,师父的讲法打入我的脑海:“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翻开《转法轮》,《论语》上这一行字又清晰的映入我眼帘。顿时,我看到了“根本”这两个字更高的内涵,根本啊,就是要从一思一念上,都要从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特性中摆脱出来,完全同化到新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中去。

感谢师父今天点给我了,这次我决不能再让它溜过去了,要去掉它。我马上转变态度,并诚恳的对我先生说:“啊,对,谢谢你提醒了我,我觉得你说的很对,那我一定把它去掉,真的。”先生当时也是一愣,还不相信我这个心高气傲的人能这样和他道歉。但我知道,我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改变。师父看到了我的决心,突然之间我感觉到,以往和先生斗气时候那些委屈、恼怒的情绪不再那么重了,我觉得轻松了许多。慢慢的,我越来越清晰,似乎他说的话不再有针刺扎人的感觉了。在不知不觉中,家庭环境变轻松了,我做事情变得有条理了,我们又有说有笑了。我知道是我在法上悟了上来,师父把这些败物拿掉了。

以上是我个人修炼中的一点经历,希望能与同修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