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中共的邪教特征“能进不能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近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610办公室”又在大陆一些社区强迫居民签订所谓的“家庭拒绝邪教承诺卡”。中共作为一个最大的邪教组织,此举可谓此地无银三百两。

判断一个信仰、教派邪不邪,有一个很本质的特征,就是信徒是不是“来去自由”。如果“来去自由”,邪教就很难把人圈到一起,也就成不了什么“教”了。所以,“能进不能出”——把人骗进来,然后彻底控制你,不让你自由地脱离出去——就成为邪教“发展壮大”的无可缺少的伎俩,也成为判断邪教的照妖镜。

在1978年导致900多人集体自杀的“人民圣殿教”的教主吉姆•琼斯(Jim Jones,自己号称列宁转世),带领信徒跑到南美圭亚那的森林里,弄个农业公社,几十个警卫白天晚上都在公社周围巡逻,使得人们与外界失去了联系,如此保障“能进不能出”(更多详情见明慧网文章:《“人民圣殿教”是为“社会主义的光辉”而集体自杀的》)。

吉姆•琼斯用尽手段也就笼络来千把人。一般来说,邪教控制人的招数,如同“人民圣殿教”一样,免不了就是限制人身自由,外加恐吓和洗脑。这些手段与中共邪教控制信徒的招数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中共不用修个篱笆把人围起来,因为中共控制着整个社会资源,国家就是一个大监狱,人们就生活在这个无形的铁丝网中。无形的围墙对人精神的控制,要远远超过看得见的篱笆。

人都是要吃饭的,中共单单从饭碗上就能把一个人控制得死去活来。你要主动退党,就是叛党,就是异类,就是自绝于人民。如果你主动退了,那么,你的工作、前途甚至子女的升学就业等等,都是中共用来报复、威胁、折磨你的手段,而且这种恐吓和打击将伴随你的一生。看上去一张小小的饭票,实际上是中共从人的最基本的生存条件上对党徒进行控制的最邪恶之术,这也是古今中外任何一个其它邪教都做不到的。

同时,通过不断的整人政治运动,以活生生的实例警告人们成为中共异类的可怕下场,让人在神经系统中形成条件反射,让恐惧感融入到DNA中,成为生命细胞的一部份。一般的邪教哪有能力发动起倾举国之力、波及到社会各个角落的群众斗争呢?这是中共特有的邪教条件。

完全封闭的舆论宣传洗脑,更是中共精神控制的催化剂。中共号称唯物主义至上,但是从一起家,中共就死死抓住舆论宣传,从未放松对人民的精神洗脑。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人们被迫接受中共宣传。这本来是一种被动行为,但是,人的行为是受接收的信息所支配的。一个人把中共的信息接受多了,中共的信息就会主宰这个人的思维模式和推理过程,就是自动按照中共的模式去思考,去行为,甚至去维护中共。也就是说,被动行为会演变成主动行为。从宣传的规模和持久程度上看,这也是任何其他邪教都难以做到的。

中共控制信徒的方式正是从物质层面的控制入手,从饭碗到前途,以反复的政治运动作血淋淋的实例演练,辅以全封闭的洗脑,进而到达对信徒的全面精神控制。哪个中共党员要是主动申请退党,简直就是了不得的事,可谓“谈退色变”。

单凭精神控制的彻底性这一点,中共就堪称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邪教。《九评共产党》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详细地从各个方面描述了中共为什么是人类最大的邪教。《九评共产党》引发的三退大潮(退党、团、队),用真名、化名、小名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过去的入党(团、队)所发毒誓作废,就是人们摆脱中共邪教的觉醒之举,就是在拒绝中共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