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现实生活中的两段实修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把自己在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不正之处请同修们批评指正。

在家庭环境中实修自己

大法给了我一个棒棒的身体,我买菜、做饭、洗衣、收拾家等一切家务全包,我今年五十九岁。丈夫比我小两岁,前几年单位裁员,下岗回来一直没有工作,整天打麻将吃喝玩乐。有一次我和他开玩笑说:“你真有福,啥也不干,靠老婆养活。”话音未落,他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把手里拿的报纸摔在地上,破口大骂,还有想打我的架势,我吓了一跳,但立马想到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我忍了下来,但我毕竟说的是事实,他在家里呆了八年,才五十多岁,咋不能去找点活干。我如果不修炼法轮功,我绝不饶他,非和他理论理论,太欺负人了。我想,我说的是实话,又没说你别的,你吵啥骂啥?我不但养你吃,养你喝,养你穿,还经常看你的脸子,受你的气,别人还风言风语的说我:“干嘛不叫他去干活,留在家里干什么?”她姐姐也说:“都是你给他惯的,年轻轻的挣点钱贴补家里不行吗?”我一肚子的苦水跟谁说啊,我为了帮他找工作跑了多少腿,介绍一个活他不是嫌挣的少,就嫌道远,总能找出理由拒绝。

我经常问自己,是不是我有什么执著放不下,应该去我的利益之心,不管他,随其自然好了,他不干活也许是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就这样还?我劝自己把心放下,他愿干就干,不愿就不干,别人说什么我不动心就完了,委屈就委屈吧(其实这已经是放不下了)。可是儿子二十八岁了,也该成家了,你不为我想也应该为孩子想啊,我每月还要给他交二百多元保险,有时哪个月有应酬,亲朋好友的红白喜事再花上几百块,我的一千多元工资就全打点了,尽管知道吃点苦是好事,我平时不讲究穿戴打扮,好几年都未买衣服了,可每年过年我都给他买新衣服、皮鞋等,皮鞋都是两百元左右,可我从来舍不得给自己买贵的,最多五十元左右。为了省点,我每天往返很远到便宜的大菜市去买菜。他不但不挣钱,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吃完饭转身就去沙发看电视,碗筷从来不收拾。我说,你能不能帮我涮涮碗?他说等一会,可一会就睡着了。更令我生气的是,他在外面打麻将跟人借了八千元,问我要钱,看他那哭丧的脸,我又气又急,多次告诉他不要打麻将他就不听,这回要钱找着我了,“不管,我没有钱。”

晚上躺在床上思来想去睡不着,欠债要还这是宇宙的理,一听说要拿钱,我真动心了?舍不得?这不是冲着我的执著心来的吗?“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方式、用修炼人的思想思考问题,绝对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问题。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师父的讲法敲醒了我,我的那些想法不都是站在常人的角度去看问题吗?什么你多我少的,你对我不好我对你好的,修炼人不对谁都好吗?和自己的家人都斤斤计较,在外面又怎能宽容他人哪?家庭也是修炼环境,你干的多,他干的少,那肯定是有你提高的因素在里面,如果我没有这个攀比心,也许他啥都干了。我流着眼泪,心里说,师父啊,我听您的话,我要向内找,您在《转法轮》里面告诉我们:“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常人在修炼人面前没有错,错的是我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没有向内找,我一向认为自己把钱看的淡,这回真要我拿出这笔钱的时候,我对他的怨恨一股脑全出来了,这能是把钱看淡了吗?还有,自打结婚以来他的工资每月都交给我,我也不给他零花钱,他现在没了工作哪来的钱啊,师父要求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借人家的钱不还,人家急不急啊?想到这儿,我立刻去了银行,取出八千元交给了他,让他赶快还人家。

丈夫走后,我的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不断的流,这八千元钱真不是个小数字。我平时省吃俭用,对自己很吝啬,但对别人很大方,原以为这是放下了对财、物的执著,可真失去了这笔钱财之后,我的脑子里时不时翻出他怎么对不起我的事来,总觉得我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多感觉很委屈,特别是我说他“我养活你”时,他那又摔又骂的场面一次次的浮现在我的眼前。不让人说,愿听好听的。这是他的一贯毛病。

虽然当时我强忍住了,没有和他争吵,但心里还是放不下,还是那种“含泪而忍”。失去八千元钱,是让我的心看淡世间一切得失,有得必有失,在这边失去,在那边得到。师父在《转法轮》里告诉我们:“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我们不是要修的比罗汉还高吗?失去了必有失去的道理,欠债要还这是宇宙的理。

想到他一说就炸的样子,小脸子小性子的个性,我有没有?一找还真有,我就是不让人说,一说就炸,他那天的表现就是冲着我这个心来的,没有他的强刺激,我还真看不到自己的不足,一个常人的行为让我这个修炼的人受不了,那反过来作为一个修炼人一说就炸的魔性,常人能受得了吗?

我们夫妻之间一般他表现的比较平和,而是我一般都高高在上,说话愿训斥人,自以为是,愿自己说了算,今天他说我几句我就过不去了。我的两面性也较严重,在家里放纵自己,不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在外面,特别在大法弟子面前,表现得很“精進”,说话不离开大法,别人认为我修得好,其实是表现自己,证实自己,没有实修自己,没有把家庭当作修炼环境。

找到我的这些不好的心后,我们家祥和了,夫妻间相互尊重,有了矛盾他说是他的错,我找是我的错,他也知道“向内找”了。大法真是神奇,只要你修好自己,周围的环境就会改变,特别是他对大法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当公共场所有人说大法不好时,他站起来指着那人,大声训斥:“闭住你的嘴,你了解法轮功吗?你不了解就别乱讲,你积点德吧。”那人吓得:“我没说你,我不是说你。”

有的时候,我们的有求之心还真求不来什么,当你不断的学法提高上来的时候,一切都在改变,不求自得,真是这样,“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突然有一天,我的儿子告诉我他要学大法,我把《转法轮》递给他,他如饥似渴的学着,“七二零”以前上小学时,我带他到过学法小组,就这样,他走入大法行列,成为师父的新弟子。

带上新牙套之后

我的门牙掉了,说话漏风,又不耐看,到私人诊所去镶牙,在戴牙套时,医生看到我的牙龈红肿发炎,还有脓血,又露神经,不敢给我戴,说了一些吓人的专业术语,要给我進一步治疗,说是要在六颗牙里面打六个钢管。我不同意,因为我不是常人,无需做常人式的治疗,再说我也没有时间一次次的去诊所。

医生坚持不给戴,说,这样太危险,里面的炎症会肿的眼睛都睁不开的,你到哪个医院都不会给你戴的,我们对你负责。我一点也没动心:我今天一定戴,我不是常人,我有师父在管着。我跟医生说:“我是修大法的,是炼功人,我回家一炼功,什么都好了,你说的那些事不会在我身上发生。”我又给他讲了大法的神奇,(有大法弟子已给他三退了)他还是犹豫不肯给我戴,他说他干了这么多年的牙医,象这样的事情他是不敢处理的,因为只要戴上,就拿不下来了,一旦里面发炎,那会通到脑子里的……他讲的很可怕。

我还是要让他给我戴上牙套,坚信我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在我一再要求下,医生无可奈何的说:“你签字吧,一切后果自负”。我说:“放心吧,我会好好的送给你看的。”牙套戴上了,医生送我到门口:“你回去好好炼功,但愿象你说的那样没事,如果肿痛赶快过来。”我回到家里,拿起书来,赶快学法。我知道是师父在替弟子承受了,我一定不辜负师尊的期望,用实际行动来证实法。

很长时间我的牙都很好,没有肿痛,我逐渐的把这事当作是自己修的好,显示心起来了。其实当天晚上我有点发烧,牙也胀胀的痛,我躺在床上背着《论语》就睡过去了,一觉醒来全好了,一身轻,其实是师父替我承受了,可我以为自己正念正行。逐渐的放松了自己的修炼,也执著享受口福,想吃这个、吃那个,以前牙痛不能吃很多东西,现在好了,啥都能吃了。突然有一天,我浑身发冷,牙痛的厉害,眼睛也睁不开,迷迷糊糊躺在床上,想睡一觉就好了,因为明天我们同学约好了去游泳馆游泳,这脸千万别肿啊,因为他们都知道我炼大法,别给大法抹黑呀!

可这一宿,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盖两床被子还打冷战,牙痛的嘴闭不上,顺着嘴角流口水。早上起来一照镜子,不认得自己了,脸肿的变形了,嘴也张不开了,可我还是执著的去了游泳馆,心里还发着正念。同学们都瞅着我的脸,一起问我怎么回事,我无法回答,勉强的笑了笑,到了下午两点多钟,我的脸肿的更厉害了,伴随着高烧,眼睛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脚,同学们害怕了,拽着我到医院挂吊针,我说:“不用,我先回家去,你们玩吧。”我捂着脸,强忍着疼痛,摇摇晃晃不知怎样回到了家。对着镜子一看,鼻孔歪了,下眼皮朝下翻着,嘴肿的连人中都扯平了,我用手吃力的掰开嘴唇,整个牙龈全翻起来了,一嘴脓包。

我捂着嘴,不敢吸气,一吸气从牙缝里钻心的痛,我心里呼唤着师父,眼泪扑簌簌往下流:我不该拿师父的慈悲当儿戏,自从戴上牙套后,我看什么都想吃,因为前一段时间牙不好,只能喝稀粥,现在好了,连炒的花生也能吃了。水果也能吃了,大部份时间用在吃的上面,完全忘记了当时跟牙医说我不执著吃喝,只要牙安上不影响说话就行了。可是我现在做了午饭想晚饭,尽量调剂伙食,整天把时间用在买、做、吃上,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师父要求我们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我却放纵自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师父,弟子错了,从现在起知错就改。”我立刻坐下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第二天早上醒来轻松了许多,照镜子一看,脸消肿了,鼻子、眼睛又归位了。我丈夫说:“我真服你们了,那个‘病’来的快,好的也快。昨天还那样,今天就好了。”

另外我还有很强的显示心:我的一颗牙掉了,又长上来一颗新牙,我觉的自己修得好,总跟别人说:大法是超常的,只要好好修,无所不能,看我五十多岁还长新牙呢。听到别人夸奖我,心里美滋滋的,生起欢喜心。不久我又一颗牙掉了,又长上来一颗新牙,我那个乐呀,眼瞅着牙尖露了出来,用手总摸它,盼着它快快长,可它缩了回去,被牙龈包在里面了。我知道这是去我的执著心,修炼是严肃的,因为你是为大法而来,是来证实法的,而不是证实你自己的。你的一念不正就出问题。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很远,今后要加倍努力,完成我们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