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修己救患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刚开始我总是挑人劝“三退”,因为来看病的患者各阶层的人都有,特别是我医院是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定点医疗机构,公检法的人来看病大多是着便装。对公检法的人我几乎不讲,留下很多遗憾。师父看我不悟,多次点化我,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大漏,才真正的静下心向内找。

通过不断加强学法、发正念,在法中归正自己。我现在在工作环境中基本上都能坦然的讲真相劝“三退”,尽量不放走一个有缘的人。只有在法上,正念正行才能救了众生,才是最安全的。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 您好!
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我并不是为了祛病健身,而是为了寻找精神的寄托才走入大法修炼中的。回顾十多年的修炼之路,深感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就没有今天的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用尽人间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弟子唯有精進,做好三件事。借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交流会说说我在正法修炼、救度众生中的事。

魔难中坚修大法

记得我走入大法修炼不到一年,邪党就开始全面迫害大法和修“真善忍”的炼功人,还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昔日的炼功点、学法点看不到同修,在路上偶遇同修,也是点头而过。我本不认识几个同修,这下就更接触不到他们,我感到孤独、彷徨,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让人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在那种红色恐怖下,因为害怕我不敢在公开场合谈论法轮功,只是私下告诉亲朋好友、同事、同学:电视、电台、报纸宣传的都是假的,是谎言,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是高德大法。家人不准我炼,我就告诉他们,我能有今天,都是师父给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不会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我要坚修到底。

后来通过在家里不断的学法,我终于明白师父这段法的内涵:“大家想一想,如果我们在修炼这条路上把障碍全部都给你清理了,你怎么修?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转法轮》)我知道这是一场考验,是一场大考试。和同学(同修)相互切磋后,我们迈出了到北京去证实法的坚定步伐。

从北京证实法回来后,我被非法关押,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绝食八天正念闯出魔窟。

散发资料救众生

从北京回来后,上级主管部门给单位领导很大压力,单位开大会通报我的事,还要人人表态、写认识,毒害了很多众生。有些同事背后议论我,瞧不起我,躲着我或干脆形同陌路。世人被邪党的运动搞怕了,不敢听我讲法轮功的事,我感到要给单位一千多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救度他们难度很大。

我只好在家多学法,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展现出大法弟子的精神面貌。通过反复学习师父“七•二零”以后发表的经文,知道证实法、救度众生是我的历史使命与责任。我身边的人和我缘份大,我得先把他们救了。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对比较熟悉的、能接触到的同事我就尽量给他们讲,不认识的、难碰面的、躲避我的,我就给他们邮寄真相信。那时正法已全面進入了讲真相救众生阶段,我意识到我应该更广泛的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而不仅仅是同事。

我开始散发资料,张贴真相粘贴,喷真相标语。那时资料很少,很宝贵,得到真相粘贴,马上出去贴。寒风凛冽中,我虽将近临产,仍奔走在大街小巷中,一个门楼贴一张真相贴,电线杆、邮箱、路牌隔几个贴一张,被撕毁后过段时间又去贴,目地是让世人知道法轮功不仅没被压倒,而且大法弟子在危难中坚韧不屈,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告诉世人法轮功的真相,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记得第一次在居民区散发真相资料,心怦怦直跳,把资料塞進门缝就赶紧往楼下走;见有人看我,就觉得他(她)是监视我的,回家时就绕几个大圈,确定身后没人跟踪才敢开门回家。我知道这是怕心、私心,必须去掉,我加强学法,发正念清除怕心。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以后发资料,我总会不停的背《洪吟二》〈怕啥〉。

有一次,我利用假期和同修骑车三个多小时,到乡下去发资料。去时,天黑压压的,电闪雷鸣,正下着大雨,我们一路背着师尊的诗《洪吟二》〈征〉,一路不停的发着正念,清除所到之处在另外空间干扰众生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同时求师父加持在我们发资料时,千万别下雨,不然资料会淋湿。我们到达目地地天还在下毛毛雨,等我们开始发资料时,一轮明月就高高的挂在天空中,明亮的月光犹如一盏明灯照亮我们前進之路。

我们发到一个村庄时,迷了路,转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找到出村的路,还引的全村的狗一起在叫,我们正急得不行,突然看见前面一束亮光一闪一闪,我们就跟着亮光走,出了村子走上大路,我们再找光源,没有了,环视四周,也没发现一个人,我们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们,我们赶紧双手合十,谢谢恩师。

形成整体共同提高

从劳教所非法关押回来后,我一人带着孩子,每天还上班,只是利用空余时间学法炼功,常常为安逸心、利益心、怕心、色欲心等执著心所困,修炼状态时好时坏,三件事都做的不好,跟不上正法修炼進程。自己很急,却又总是突破不了。我知道作为大法的法粒子,只有溶于法中,溶于整体中,才能做好师尊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和同修接触交流的少,我就想上明慧网,又苦于不懂电脑。师父要求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我就想先在家开一朵吧。我想大法是超常的,会开启我的智慧,而且我有师父看护,没什么可担心的。

找不到技术同修,我就请常人朋友做系统,后来我在明慧网上下载了《从零开始建资料点实用技术手册》,照着上面说的安装软件,购买设备。现在我上网、下载、打印、安装一些常用软件、打印机的一些常见故障的排除都能独立完成。

记得第一次安装杀毒软件小红伞,上面全是英文,看不懂,怎么也装不上,请常人装也不行,发正念清除干扰也无济于事,向内找才发现自己没有百分之百信师信法,遇到问题首先用人的办法去处理,而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我在心里请师父原谅,弟子以后一定正念正行。再从新安装小红伞,也不知道鼠标点了哪里,电脑居然显示小红伞安装完毕。显然,看似我们在做,而实际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包括看上去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我深感没有恩师的呵护,我也走不到今天。师父,弟子用尽人间语言也表达不尽感激之心。

大法弟子不仅要跟上师父正法進程,还要与本地区形成整体,师父要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要求我们多学法,多学法,再忙也要学法。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是我们真正能提高上来的保障。我多次寻找集体学法点,都没能如愿。师父看我有一颗精進的心,就安排一离我家较近的老年同修找到我,并在她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我们除了每周集体学法交流一次外,还在老年同修家开了一朵小花做资料。现在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能上网、下载、打印师父经文、真相资料、真相币、光盘封套、《明慧周刊》等,减轻了资料点同修的负担。我们互相配合,精心呵护,到现在小花一直盛开着。

在工作生活环境中讲真相,劝三退

我从小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不喜欢交朋结友,没事就捧着书看,有时一天都难得听到我说一句话。师父要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我感到讲真相,劝三退难度大,但我知道这是三件事中的一件,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是我们史前立下的誓约。我除了加强学法、多看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与讲真相劝三退做的好的同修交流外,就从自己的亲人开始试着劝退。

记得第一个是劝我姐三退。我竟然滔滔不绝讲了半个多小时。从邪党是西来幽灵,所谓的“长征”实际是大逃亡,讲邪党不抗日打内战到非法执政,从历次运动洗脑到现在的腐败、迫害大法遭天谴及顺天意“三退”保平安。我说:“姐,你当初宣誓加入共青团和少先队,成为共产党组织的一份子,现在天要灭它,你只有声明当初宣誓时立下的毒誓作废,退出团队,才能得到神佛的护佑,平安幸福。”姐姐一直笑着听我讲完,说我怎么象变了个人,话闸子一开就收不住,末了叮嘱我:“那就帮我退了吧。你自己注意点,别出去乱讲。”看到姐姐退了,松了口气,心想劝“三退”也挺容易的嘛。接着我又把外甥女劝退了,当我再去劝我姐夫三退时,没想到他扔给我一句话:“你这是搞政治,你这是被人利用了。”任凭我怎么说,他都不点头“三退”。我挺沮丧,心想平时看他很和善,有正义感,怎么关键时候要他表态就不肯呢。师父说:“遇到问题想一想自己,也可能会找到问题所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我找自己的一思一念,发现是自己出了欢喜心,亲情心,争斗心,显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障碍了众生得救。我发正念清除这些人心执著,清除干扰阻碍众生了解真相退出邪党组织的一切邪恶。那一段时间,我去姐姐家,总不忘带上真相小册子,或真相光盘,还有《九评共产党》,我还把小鸽子放到姐夫电脑桌面上,后来再劝他退时,他爽快的答应了。

我把以前讲过真相的亲戚、经常走往的朋友、同学都劝退后,就以工作环境中接触的众生为主劝“三退”。我是在医院临床一线工作,我服务的群体是患者。我想在这个部门工作,可能是我史前的选择,利用工作环境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救度有缘的众生,是我走的修炼之路。记得师父说过:“如果你平时也能利用工作条件或者是在接触世人时不忘讲真相救众生、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学法照学,你三件事都做了,你就是大法弟子。”(《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刚开始我总是挑人劝“三退”,因为来看病的患者各阶层的人都有,特别是我医院是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定点医疗机构,公检法的人来看病大多是着便装。为了自己的安全(因我多次被非法关押),我总是在摸清对方的身份后才敢讲真相,劝“三退”,对公检法的人我几乎不讲,错失了不少有缘的众生,留下很多遗憾。我认为这样安全,其实是最不安全的。我多次被人诬告,在师父的保护下都化险为夷。师父看我不悟,多次点化我,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大漏,才真正的静下心向内找。这一找,发现了很多以前自认为已修去的人心执著,如私心,分别心,怕心,憎恨心,名利心,争斗心,安逸心等,带着这么多人心做事,怎么会不被邪恶钻空子。师父连特务都度,而我却在师父安排的有缘的众生中挑人救,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宇宙第一称号“大法弟子”,愧对众生期望。师父告诉过我们这世上的人,都是师父的亲人,都是有来头的,都是天上的主、王,都是为法而来的,都对应着庞大的生命群,大法弟子所遇到的一切人都是师父安排来的有缘人,都是救度的对像,我怎能因为我的这些人心执著而不听师父的话,让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有缘人失去得救的机会呢。师父讲:“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通过不断加强学法、发正念,在法中归正自己。我现在在工作环境中基本上都能坦然的讲真相劝“三退”,尽量不放走一个有缘的人。只有在法上,正念正行才能救了众生,才是最安全的。

记得有一次科主任急急忙忙找到我说:“医院领导找你,要你马上到办公室去。”“什么事?”我问,“好象是说又有人把你告了,院领导都在办公室等你,要我和你马上过去。”我一路上发着正念,同时请师父加持弟子。到了办公室,院长以商量的口吻对我说:“我们开会讨论,决定调你去后勤工作,你看怎样?”我说:“为什么?如果是因为法轮功,我不去。”我没动心,我知道我是师父的弟子,我的事我师父说了算,即使我有漏有执著,也绝不允许邪恶迫害。此领导(曾听过真相)说:“我们也不想这样,但这是局里的意思,局里压力很大,政法委的人把你告了,说你上班宣传法轮功,叫人家退党,一定要局里处理你。我也挨了尅,压力好大,顶不住,你就配合一下。”

我想我要進一步跟她讲真相,就提出单独和她谈。我告诉她,我炼法轮功是做好人,我告诉患者法轮功的真相是为他们好,希望他们不被假相和谎言所蒙蔽而失去宝贵生命。现在世界上很多异象如:在中国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的“藏字石”,他蕴藏着共产党解体灭亡的天机,共产党解体是天定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到的。党团队员都是共产党的一份子,不声明退出的人就会和它一起遭到淘汰,因为当初他们发的毒誓会兑现的,包括院长你也要退出,声明你宣的毒誓作废,才能躲过劫难保平安。我做的是最善的事,你们要把我调离原岗位,也是在打压迫害我。院长说:“你想留在原岗位也可以,但要保证以后上班的时候不谈论法轮功。”我说:“我做不到,有冤还不许我鸣吗,我不会给你们下任何保证的,我只给我师父作保证。”院长说:“你孩子那么小,你不为我们考虑,也要为她想想,自己做事注意些。”我说:“我会的,为了孩子,也为了周围所有善良的、关心我的人我会让自己做的更好。”在师父的呵护下,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我仍然在原来的岗位上收救有缘的众生。

一天下班乘电梯,同事都说我很年轻,有一个患者说:“你和十多年前一样,一点都没变,越活越年轻。”我看着她,怎么也想不起她是谁。我们一起走出电梯,看我一脸漠然的样子,她说:“你可能不记得我了,十多年前我在你手上看病,他们老来找你麻烦,现在还炼吗?”我说:“炼呀。这么好的功法怎能不炼呢。问你一件事,你是党员吗?”她点点头,“那你肯定也当过团员,少先队员。你听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没有。”“我告诉你,共产党腐败,反天反地反宇宙,反神佛,现在天要灭它,你当初加入它的时候,宣了毒誓,你现在只有声明退出党团队,解除你的毒誓,才能躲过劫难保平安。你姓什么?”“我姓李。”我赶紧说:“那我就用李某某帮你退了吧。只要你不反对就行。”“行,那你就帮我退了吧。”我接着说:“现在天灾人祸特别多,阿姨,你以后碰到危险的突发事件或感到对你将要有生命危险时,你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会保护你的。”那患者感激的看着我说:“谢谢你,你还是那么善良。谢谢!谢谢!”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感到众生真的是在找真相。

有一次,给患者做治疗,患者说按你这个年纪应该是高级职称,你技术这么好,怎么没晋升呢?我说: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医院不让晋升。接着我就开始讲真相。我告诉患者,法轮功是非常好的功法,是教人向善的,他的祛病健身效果举世无双。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炼法轮功。中共为了打压法轮功,编造了许多欺世谎言。如所谓“天安门自焚”案就是假的,我是医生,我从医学角度来说它造假之处:一个烧伤病人送入医院,应该住在烧伤病房,可大面积烧伤的小女孩刘思影住的是普通病房;焦点访谈记者采访术后的刘思影不戴口罩,不换衣服,话筒直接对着刘思影采访,这样病人会被感染的;还有刘思影气管切开第四天居然会讲话,而且吐字清楚声音洪亮,要知道气管切开到第十天左右才能发出混沌的声音;……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把“天安门自焚”事件定性为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现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有一块奇石,上面刻着“中国共产党亡”几个字,据专家考证上面的字是二亿七千年前天然形成的。天灭中共,所有加入过党团队的人必须声明退出才能保命。我问患者:“你加入过党、团、队吗?”回答说入过团队,我说:“那我给你用某某声明退掉保个平安好吗?”患者欣然答应。

因为在我这里做治疗至少需半小时,所以我常常能把真相讲清讲透,患者听后都能明白法轮功是好的是被冤枉的,而且大多都能“三退”。现在在利益的诱惑下,出现拉病人抢病人现象,开始我还不以为然,认为是要我去利益之心,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诊室里几乎没有新病人,我意识到这是干扰,就发正念清除阻碍有缘的众生来了解真相,退出邪党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加持每个来我科室看病的有缘人,把“真善忍”打入他们生命的本源上去,让他们明白的那面起作用,首先走進我的诊室来听真相,其他人都不准拦截他们,干扰他们,这时病人就特别多,而当我一放松或正念不强,病人就少很多,我们现在真的是在和旧势力抢人。

和修的好同修相比差距很大,我需努力迎头赶上。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我会更加精進,多学法,时刻溶于法中,正念正行,更好的救度众生,无愧于大法弟子这个宇宙第一称号。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