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做明慧网通讯员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A同修找我写迫害致死案例,且很着急。我说我一定尽全力去写。就在我搜集资料的过程中,A同修来了,说B同修要求这篇文章写的要好一点。A同修的话象一盆冷水,将我的热情熄灭。我心想自己写稿刚刚起步,已经很努力,就这么高的水平,那一刻,我有些消极的不想写这篇稿。

这时我想起师尊的法,我感到自己的正念强大起来了。随即,我在明慧网无意之中找到了同修写的关于如何写好新闻稿件的文章。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的帮助。这一夜,我没有睡,一直看新闻写作要求的相关文章,一直不停的流泪,我感受到了师尊洪大的慈悲。在写这篇迫害致死案例期间,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干扰是巨大的。A同修看到我的脸色惨白,身体极度虚弱,很是担心。我对她说:我一睡觉就象魇着了。A与我讲,她在为这个案件调查取证时,身体上也受到了很大的干扰。我们交流后,更加深刻的认识到,这篇稿件对震慑邪恶是非常的重要。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转眼间到了第八届大陆网上法会,我想把自己这一年多来,在做明慧网通讯员过程中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各位同修分享。

一、学好法后,找到适合自己证实法的项目

我被非法关押四年后,去年一月份脱离魔窟获得自由。五月份,我来到了自己上大学所在的城市。这个城市的同修密集度大,证实法的项目众多。自己想尽快的溶入整体,配合大家参与证实法的项目,但大家似乎太忙碌,没有人能帮助我,我心里想也许是机缘不成熟吧。

我住在一个老年同修家,手里有一些钱,所以就没有急于工作,静下心来,扎扎实实的学法,炼功。每天我都和这位老年同修晨起,参加全世界统一的炼功。随即,我们学一讲《转法轮》,之后再吃饭。到了晚上,我们再参加集体学法小组,其余的时间我也尽量的多学法。我心里常请求师尊:安排我一个适合的证实法项目。

一天,这位老年同修对我说,他的迫害经历写了几次,协调人说不合格,没有给发表。于是我帮助他整理了这篇被迫害文章,这次发表了。自那以后,陆陆续续的越来越多的同修来找我写稿。常有同修说,由于找不到能帮助写稿、修改稿件的人,所以导致自己揭露迫害的文章无法发表。

我在心中升起了坚定的一念:一定要用师尊赋予我的能力,大法开启的智慧,为被迫害的同修写好揭露被迫害经历,曝光邪恶,承担起伟大的历史使命与责任。

二、在写稿的过程中,提高自己的写作技能

最初帮助同修整理被迫害经历和揭露中共罪恶的稿件时,我自己没有什么具体的思路,我在大学时是学理科的。这时我想起师尊的教诲。师尊法中讲:“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去讲去说,理智的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顿时我觉得信心大增,我想有师在,什么难关都能闯过。

但涉及到具体文章时,思路还不够清晰,我思考着:一个优秀的揭露迫害稿件,不但是揭露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而且能在人这一层面震慑恶人,制止其继续行恶。从更大的意义与价值讲,还可以救度被邪党谎言蒙蔽了的众生。

我们揭露迫害的稿件是给众生看的,不是弟子内部切磋。师尊法中讲:“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那么就要站在常人的角度和常人能够接受的理念去写稿。让他们明白大法的美好,邪恶迫害的残酷。所以在整理稿件时,语言结构,思维方式上都尽量考虑常人的接受能力。

师尊法中讲:“那么到了更高层次上的时候,你的思想就越来越纯净,你思想所带出来的东西,讲出的话,非常的干净。越干净,越单一,越符合宇宙这层的理。讲出的话一下子就能穿透人心,打到人思想的深处去,打到他生命更微观中去,你说它有多大的力量哪?!”(《瑞士法会讲法 》)每次写稿时,我都发正念清理自己,让自己以最纯净的心态写稿。

常有同修向我口述精神与肉体所遭受的双重折磨,我用文字描述他们的经历时,同修激动的说:就是这样的情况,写的太好了,恰到好处。

我曾在黑窝绝食反迫害两年多,受过很多酷刑折磨,我从未背叛过师尊与大法。由于我自身的经历,我更能身临其境的感受到,在邪恶的迫害中心理和身体上的痛苦。所以描写惨绝人寰的迫害时,我不是用辞藻的堆砌,来渲染文章。将自己真实的感受写出来后,读者感到每句话都是实实在在的,是每个词语背后的份量更重了,而且都带有我自身的信息。

三、破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

A同修找我写迫害致死案例,且很着急。我说我一定尽全力去写。就在我搜集资料的过程中,A同修来了,说B同修要求这篇文章写的要好一点。A同修的话象一盆冷水,将我的热情熄灭。我心想自己写稿刚刚起步,已经很努力了,我就这么高的水平,况且我也不是学文学专业的。那一刻,我有些消极的不想写这篇稿。我似乎看到眼前有一座大山,心里很压抑。

这时我想起师尊的法:“修炼嘛,那就不要被困难吓住了。不管怎么样,再难,师父给你的路一定是能走过来的。(鼓掌)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你就能闯的过来。”(《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我感到自己的正念强大起来了。师尊讲:“佛法无边!”(《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我心想,师尊一定会帮我的。

随即,我在明慧网搜索一些迫害致死的案例,想借鉴一下。无意之中,我找到了同修写的关于如何写好新闻稿件的文章。在电脑前,我双手合十,激动的流下了眼泪,谢谢师父的帮助。这一夜,我没有睡,一直看新闻写作要求的相关文章,一直不停的流泪,我感受到了师尊洪大的慈悲。心里想:师父,我一定要努力提升自己写作技能,这是为了更好的证实法,同时还可以减轻明慧同修的工作量。

在写这篇迫害致死案例期间,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干扰是巨大的。A同修看到我的脸色惨白,身体极度虚弱,很是担心。我对她说:我一睡觉就象魇着了,睡不了觉,天天晚上听《普度》、《济世》的曲子,还能好过点。A与我讲,她在为这个案件调查取证时,身体上也受到了很大的干扰。

我们交流后,更加深刻的认识到,这篇稿件对震慑邪恶是非常的重要。我们几人就一起发正念,清除来自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因素。这篇稿件完成后,陆陆续续的,我又写了几篇与之有关的文章。我感到在困难面前,自己闯过来了,干扰的邪恶因素也越来越小了。

四、心性在写稿中不断的升华

师尊讲:“法轮大法是修炼,不是工作”(《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炼〉)。谨记师尊的法,我把写稿件的过程当作是自己的修炼。在帮助同修写稿、改稿的过程中,处处都有提高心性的因素在里面。

一个年轻的男同修,曾在某劳教所被迫害。我在帮他整理稿件时,他坚持要把“恶警”写成“警察”,认为他们没有那么邪恶。我激动的对他说:“这个邪恶的黑窝,几乎所有被迫害進去的大法弟子,都被毒打的违心写了‘悔过书’,你被折磨的也违心妥协了,还不邪恶吗?你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我看出他对我的情绪很反感,他说了一些理由仍旧坚持他的想法。我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态,对他说过几天咱们再写吧。

我找到一些同修阐述自己的想法,他们都赞同我,我甚至还找到大组协调人,他也同意我。就在我还想去说服他时,我意识到自己一颗强烈的执着自我的心。我对自己说:即使自己对了,也要放下自己的想法,尊重同修的意见,无论写成“恶警”或“警察”,对整篇文章没有太大的影响。同时我又找到了另一颗心“人情”:这位同修小我两岁,一直管我叫姐,我们认识有十年了。我很心疼他,遭了那么大的罪,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还法理不清。认识到这些后,我把写这篇稿当成自己提高的一次机会。心态平静后,我尊重他的想法将稿件发出。

C同修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她否定迫害,闯出来。C一直不曝光自己遭受的迫害,我与她交流后,她明白应该揭露迫害,但她有怕心。过一段时间后,她终于同意写了。我给她写完后,她又要我以第三人称写,我又以第三人称给她写了一遍,她看完后暂时不想发表了。她很歉意的对我说:“给你添麻烦了。”我说:“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等你同意发表后,我再给你发到明慧网。”这期间,我找到其他的同修,让大家都鼓励她,将迫害稿件登出来。最终,她同意发表了。

给C整理这篇稿件到发表持续了几个月,这期间我一直扩大自己的容量。每当我厌烦时,我牢记师尊的讲法:“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用人的话说都能够理解别人。”(《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我将D同修的文章整理后发表,半年后,我帮助她的母亲整理迫害稿。D对我说,由于她记错了,所以她的文章中,有几处不对的地方。我说我可以发信给明慧编辑更正一下。我心里略有不平衡,自己一直努力认真的写稿,发稿前自己也好好的校对。我想写信给明慧编辑阐明,是D记错了,不是我工作失误。我意识到自己的这一想法,是偏离法的,是人心想为自己辩解,我必须放下想为自己辩解的人心,这是师父给我的一次提高的机会。师尊法中讲:“这都是给自己提供修炼的台阶、提高的台阶。”(《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最后,我给明慧编辑写了信,没有说任何理由,只说明需要更正的地方。

五、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感谢明慧同修及所有同修的无私付出

师尊法中讲:“很多大法弟子修的也不错。每当我看到你们做的好,特别是每当你们整体配合做事起的作用非常大时,众神都为你们赞叹,而且你们在讲真相、反迫害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发扬你们的优点,发挥大法弟子的正念,做的更好。你们做好的本身邪恶就在害怕。”(《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每当我看到师尊这段讲法时,都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师尊的鼓励给我增添了精進的动力。

在这一年多的写稿过程中,每次我都认真的看明慧编辑修改的地方,自己的写作技能在不断的提高。我更能感受到明慧同修对待文章认真负责的态度。

为了将文章写的准确,我与一老年同修配合,找到当事人進行校稿。这位老同修六十五岁了,比我父亲的年龄还大,无论严寒酷暑、天气多么恶劣,他都没有任何怨言,只要我说去哪,他就骑着摩托车带我去。有的时候,我太忙了,他就将当事人带到他家。有外地的同修来写迫害稿,他就把他们留在家里住下,直到稿子写完。

这一年来,我写的各类稿件共九十多篇。虽然表面上是我一人在写稿,实际上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其中还有一些不同区域的协调人,也一直默默的配合。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