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大法中成长(1)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上高中的时候,学英文,其中有篇文章中说,有人做了个梦,结果在现实中多少年后真的出现了那个情景,还帮他化解了一难。当时我也和别的同学一样,受到学校无神论教育的影响,认为这就是人们的想象而已,不可能是真的。可是就是在我正式开始学法的前后一两月内,我有十来个印象深刻的梦,在现实中实实在在的重演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在迫害中被单位非法开除的年轻大法弟子,原在政府机关工作。虽然我失去了工作,虽然历经邪恶种种迫害与骚扰,但都挡不住我们在修炼路上前進的步伐。其实只要真心修炼,师父就会帮你安排。

谢谢明慧网提供一个这样的交流机会。下面谈谈我在修炼过程中遇到的神奇事和这些年修炼中的一些体会。

得法前后的神奇经历

我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在家附近的大城市上学期间得法的。

*在无神论中迷茫

上中学时,看到一些小故事,包括中国的、外国的,提到有人做了个梦,结果后来真的发生了。当时还是当偶然发生,也可能是编出来的故事看。由于从小受中共邪党毒害,无神论在思想中占着绝对大的比例。从懂事时开始,好象就在不断的思索人死亡的问题,觉的这真是非常令人难过、也非常无奈、可怕的事情。年龄越大,这种感觉越强烈,甚至寝食不安。

后来听到人死后会成为鬼的事,从无神论的角度出发,也认为是人瞎想出来的。后来越听越多,甚至许多人讲了自己和亲朋好友的亲身经历,也慢慢有点开始相信了。这时反而心里有一种解脱、欣慰:原来人死了还可以接着活着,可以不真“死”的。到后来逛书店时,看到一些书中写的《周易》等的神奇事,还有一些修炼的事,就想等我四、五十岁以后,把常人的事办的差不多了,没什么事了,我就到深山里去,或者找一个类似在大山里看门的工作,用上余生,将周易、修仙、佛、道等彻底的研究研究,如将来有个解脱那就太好了。

奇怪的记忆 清楚的梦

大概在我上初二(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一连几天做了同样的梦,记得还很清楚,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梦境中我胸前用小绳挂着一个小塑料牌,风一吹,有时就把它吹到了左胸上,碰到我戴着的一个小徽章,梦中我很担心会给这个小徽章带来一丝划痕。我还仔细观察着它是否被划伤,有太极的图案,却不是黑白的,有红的、有蓝的,有黑的……。说也奇怪,这个徽章现实中我从没见,但在梦中和醒来后,虽然没见过,梦中、醒后都没觉得奇怪,觉得一切都是那样自然而然,却是印象深刻。

大概在我高二的时候,我有时会抽时间去图书馆看杂志、报纸,一次我突然想看气功杂志了,就随手拿了一本看了起来。正好上面就有专门的文章是介绍师父和法轮功的,介绍了法轮功的特点,免费教功,并说师父已有上万名弟子了。当时就感觉这是古老的东西,产生了想学学的念头。后来我还特地到本市的几个大公园去看,都没有找到。后来我又多次去图书馆看杂志,却再也不拿气功杂志了。

在这不久,大概就是九二年的时候。有一天早晨,本来已经醒了。但还是想再躺会儿,就是这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时候,好象眼前的黑幕一下子裂开了,然后我看到近处有许多花长在树枝上,后来就看到远处出现了一尊石像。令人惊讶的是,这尊石像朝我面前移动过来。移动到我眼前近处的时候,让我更惊讶的事出现了,它居然变成了一个穿黄衣服的人,而且做起了动作来了。我当时一惊,让我想起来了我在做梦呢!我又意识到我既然知道自己在做梦呢,眼前的景象肯定就要消失了,我马上要醒过来睁开眼了。但眼前的景象也没有一点消失的意思,坐在那里,手臂和手缓慢、匀速的做着动作,有时还右臂举过头……我惊讶的看着,感觉等过了好一会儿,他停下来后,眼前的景象慢慢消失后,我才睁开眼。当时记得非常清楚,但也不明所以,这事后来跟我的一个同学说起过,他也说不出什么来。

九四年下半年我到另一个城市读书,九五年过年回来后,我就对气功非常感兴趣了,一心想学一门气功了。等五月初放假回来后,一个星期六,在其它学校门口,看到了其它学校的学生法轮功学员在洪法。听同修介绍后,我就到炼功点跟着学功了。

几天后,组织看师父讲法录像,后来就看到了师父的教功录像,看完教功录像头一段师父出来打手印情景,我一下就想起来了我做的那个“梦”,是一样的,只是花和佛像的颜色深浅略有差别!这让我非常震惊。

又过了几天,我见到了一个老学员戴着的法轮章,当时就觉得眼熟,后来我就请了一个,也戴上了。当时我上学的那个学校,从我上那个学校开始后不久,为了严格管理,就在那个大城市的学校中率先让学生挂起了胸牌,一开始是用夹子夹的,后来因为老是坏,就改成了用一个黄绳拴上挂在了胸前。慢慢我就想起了初中时做的连续多天的梦!其实就是怕学校的这个胸牌把法轮章划伤了!

上高中的时候,学英文,其中有篇文章中说,有人做了个梦,结果在现实中多少年后真的出现了那个情景,还帮他化解了一难。当时我也和别的同学一样,受到学校无神论教育的影响,认为这就是人们的想象而已,不可能是真的。可是就是在我正式开始学法的前后一两月内,包括上面提到的两个,我有十来个印象深刻的梦,在现实中实实在在的重演了!

如其中的我到这个城市后去看一个爷爷的情景。恰好他和奶奶不在自己家,在一个叔叔家换着住。我又赶到叔叔家去看他们,当天晚上在他们家住的。吃完饭后,在一起聊天,那时的情景我在几年前就清楚的梦到过——家具的摆放,每个人坐的位置,尤其是那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吸烟的奶奶的动作,都和数年我前我做梦梦到的情景一模一样。还有我自己到动物园里玩的情景,甚至对着动物园里的老虎发感慨的话,在多少年前上初中时做梦的时候,都一点不差的从新演了一遍。要知道,经过这么多年,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其中有一件事情,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梦中的情景都不可能在现实中出现。用无神论来对梦進行解释是绝对解释不通的。

父亲是邪党无神论毒害很深的人,受其影响,我在中共邪党开设的政治课中考分都是很高的,受无神论影响也很深。我上面的经历在我学法初期,有力的帮我破除了无神论,让我坚定了信心,让我认识到师父讲的都是真的。学法后,也就明白了这些是怎么回事了。

在大法中幸福修炼,日食一餐亦乐在其中

得法之初,那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悦。人不光是可以不“死”的,原来还有更深的渊源,还有非常美好的去处!人真的可以美好的长生!大法是万古机缘,我甚至觉的让我马上放下常人中的一切去修炼都行。在日常生活中,我内心是非常愿意善意的对待别人的,但好象与社会的现实格格不入,这使我非常苦恼、郁闷。修炼大法后,我一下明白了,人就是应该善良的对待别人,这使我非常高兴,我可以做一个好人了,我可以堂堂正正的、理直气壮的做一个好人了!更重要的是人真的可以长生不老,真的可以修成神。修炼前由于学习压力大,我也患上了失眠,经常需要个把小时才能入睡,修炼后失眠症状马上就消失了,几乎是倒头就睡了。

学法以后,我把我所有业余时间都放到了大法修炼中。学法、炼功、洪法、交流,我都尽力参加不落下。后来通过洪法,我们学校最多时有五、六名同学修炼了。因为我们学校人少,附近的一个大学炼功的人多,我们就每天下课后抓紧吃完饭,赶紧去炼功,炼完后跑着回来上晚自习。但是乐在其中。

九五年放暑假回家,我到我所在的城市到处找炼功点。找了一个多月才在一个公园里发现。一打听她们也是刚出来到公园里洪法才几天。一见到她们,就觉得亲切,好象原来就认识的老朋友一样。跟功友们一起在公园打坐炼功洪法中,在几次非常难受要拿下腿来,又坚持下来后,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浑身上下强大的能量流,强烈感觉到他们在运转,足有几十斤、上百斤的力量。

九六年回到我所在城市上班后,经过同修们的弘扬,炼功的人迅速多起来了。我积极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洪法。有时候经常是早起去炼完功后,有上前询问大法的或有同修交流,一直说到快上班,没有时间吃饭。到晚上六点钟,我下班后半个小时有的老年人学法小组就开始学法了,就直接去学法了。等晚上学完法,有的同修还想交流。等出来后,街上已经没卖吃的了,也就不吃了。经常是一天就赶中午到食堂去吃一顿,大包子,别人吃三个,我得吃六个,还很瘦。但每天都过的很充实。

我的工作单位在政府机关中是一个权力很大的部门,也是常人很羡慕的职业。为了洪法,我经常穿着单位制服参加洪法、法会、交流,希望对人得法有所帮助,就是想让大家看到法轮功就是和别的功法不一样,法轮功是各个阶层的人都在学。

(未完,待续)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