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老年学法小组每天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同修丙:我今年六十九岁了,是学法小组里最年轻的,所以很多协调的事很自然的就落到我身上。

同修甲:我知道师父让向内找,我就向内找。有一次我去外地的女儿家,我女儿说:“你别讲真相了。”我就顺嘴应了一句,“行了,你别生气了,我不讲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就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躺在床上动不了。六天的时间啊,不能吃不能喝,处于昏迷状态吧。其间儿子来看,细细的打量我。后来他说,主要看死不死,要送火葬场呢。女儿也知道只有找咱们同修才能救我,她就找来了当地一名协调人。同修就趴我耳边,让我向内找是哪件事做错了。我马上找到了原因,一下子就坐起来了。

——本文作者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有几个老年人,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路上,最让人感动的就是坚持。同修让她们讲讲自己的修炼路,她们就说:真不知道说啥,就是我们每天都出去讲真相。十多年来她们坚持学法,并且每周两次集体学法,从来没有间断。其间的神奇事很多,但是她们不会写,就只能口述由同修代笔了,记录的也只是点点滴滴。

同修甲:

我今年七十八岁,九八年得法。得法前,我曾被诊断为肺癌晚期。医院说,我只能活两个月,并让家人准备后事。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走入了大法修炼。我的身体康复了,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续的,所以十多年来,从不敢懈怠,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修炼中。

当年得法时我目不识丁,学法有难度,我就坚信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会读这本大法书的。凭着这份对大法的正信,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能通读《转法轮》了。学好法才能救人。在迫害初期,我就面对面与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为了讲真相,在上坡路上每天帮助做小生意的卖菜的人推车,借机讲真相,就这样坚持数年,直到《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又到公园及街上劝三退,我从不放过一个和我有缘的人。有一天,我去当地政府近距离发正念,发完正念,远远的看见一个人,我想我得追上他,把他救了。刚这样一想,一眨眼就到了他跟前,一讲这个人就信,并退出了邪党组织。当时我还对自己说哪,千万别生欢喜心,是师父帮我的。

不论刮风下雨,不论严寒酷暑,我每天出去讲。我们那片的人都认识我,一看我出来,老远就喊:“法轮功”来了。我想大家都认识我了,我得注意自己的形像。所以,平时出去讲真相都穿的整洁得体。满面红光,心怀慈悲的面对众生。

讲真相时会遇到各种人,一次在大桥上,我遇到一个年轻人就与他讲真相,没讲几句呢,那人就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管你的。我是警察。说着就要打手机。我就说,你管不了我,我由我师父管,再说警察也应该得救呀。那人坚持要打手机,我就说,你打不通。说完我就往回走了,平安回家。

我的坚持,恶警也是知道的,他们到我家骚扰过三次,头两次,我都没在家,出去发资料了。后来我就想,怎么就没让我碰上呢,这回我在家等着。那天我出去发资料回来,手里还有没发完的,刚到家他们就来了,他们看到我手里有资料,好象找到证据似的,不由分说的把我绑架到警车上,我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喊到公安局。公安局的楼好象很高的,也不知到了第几层了,我还喊,警察迫害好人啦!到了屋里,他们问我是哪的,我说是哪哪的,他们就说是外地的不管,就管本地的,你回家吧。

修炼中的一思一念都不能放松,稍不注意就会让邪恶钻空子。但我知道师父让向内找,我就向内找,所以魔难就会化解。有一次我去外地的女儿家,我到哪讲到哪,我女儿就说我,“你别讲真相了。”我就顺嘴应了一句,“行了,你别生气了,我不讲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就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躺在床上动不了,六天的时间啊,不能吃不能喝,处于昏迷状态吧。其间儿子来看,细细的打量我,好象看我还有没有气儿啊。后来他说,主要看死不死,要送火葬场呢。女儿也知道只有找咱们同修才能救我,她就找来了当地一名协调人。同修就趴我耳边,让我向内找是哪件事做错了。我马上找到了原因,一下子就坐起来了。真是象师父说的:“一秒钟都用不上你的病状就都没有了。”(《休斯顿法会讲法》)。

同修乙:

我今年八十三岁,得法前我有心脏病,每年要住六次医院。一九九八那年我的病情加重,只能靠氧气维持生命,当时两个屋里都准备了氧气,为了随时都能抢救我。知道了我的情况后,有人让我学法轮功试试,我就试着炼第二套功法,颤颤巍巍的举起双手炼抱轮动作,虽然有些吃力,但还是把第二套功法炼完了。不长时间我的身体就健康了,法轮功太神奇了,我从此开始了修炼。

可是我不识字,只能靠听法。在我的影响下,我的三个女儿也走入了大法修炼。这对我的帮助很大,平时我们集体学法,我就坐那听,几个女儿还帮我读《明慧周刊》等。我虽然没文化不会写字,但我也要跟上正法形势每天出去讲真相,我与一个会写字的同修出去,讲完了三退让她帮我写名字。我们还一起发资料,贴不干胶,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而且多数是步行。

我非常珍惜这助师正法的时光,更明确的知道,如果不修大法,我将不在人世了。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多救人,用实际行动回报师父的救度之恩。

同修丙:

我今年六十九岁了,是学法小组里最年轻的,所以很多协调的事很自然的就落到我身上。我平时注意自己的修为,使家人都三退了,老伴也走入了大法修炼。我还为同修提供了学法的环境。在这个环境里,同修之间没间隔。我还主动帮助病业的同修,有一个同修从黑窝出来后,再次出现“病业”状态。丁同修就把“病业”干扰的同修接到自己家中,我们小组的同修与她学法炼功,发正念,让同修感受到整体的力量,大法弟子是最亲的亲人。

同修丁:

我七十三岁啦,让我说,我不会,我也没遇到太神奇的事,我就听师父的话去讲真相救人。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当时就是觉得法好,就炼了。十几年来,坚定实修,在邪恶的干扰面前,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两次被绑架,都能正念正行,在派出所公安局里讲真相,遇到到那里办事的也讲,解体了邪恶的迫害,化险为夷。面对邪恶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我家附近住着一个警察,我与他讲过真相,他好象不太接受。有一天,我家周围被同修发了一遍真相资料,被他发现,他手拿着资料,我当时正好从楼门出来,看他拿着资料,就想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我就向他身边走去。看他边翻着资料边打电话要报警,可我走到他跟前,就听他说怎么打不通呢,怎么打不通呢?就这样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从来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无论什么情况下,都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我每天都要出去讲真相,我不会骑自行车,只靠走路,这样更好,能遇到许多有缘人,风雨无阻。讲真相就一心一意的讲,有的同修提醒我,你讲真相也得注意点呀,那么大声。旁边是警察你都不知道。我就说,警察也是人啊,也要救啊。再说,讲真相救人呢,脑子里还想旁边那人谁,多分心呀,我还希望旁边的人能听清呢,让他也得救。有时遇到雨天,我就找个地方避会儿雨,这时也能碰到有缘人,就给他讲真相,走哪讲哪也不挑人。北方的冬天很冷,外面是厚厚的积雪,那我也出去,有时候手冻得写不了字,就从地上抓一把雪搓搓手。

在学法小组里,有时候我还与不会写字的同修一起出去发资料讲三退,帮其写三退名单。我每期《明慧周刊》都要看,看看同修是怎么做的,跟上正法進程。但与同修比还差得很远。我们坚持集体学法,与同组的老年同修取长补短。圆容师父所要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