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暴政行大义 敢问红朝要天理(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秤,在正义与邪恶之间如何做出选择,是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尤为关键的一步。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二年的迫害中,越来越多的中国百姓对红朝体制的逆天之行表现出的抵制与公开支持法轮功学员的义举,都会被记录在历史长卷中,为人间正道谱写下光辉灿烂的一笔。

辽宁朝阳地区村民集体签名营救善良民工张国祥

张国祥是从辽宁朝阳地区到大连金州新区打工的法轮功信仰者,家中有一位八十多岁双目失明的老母亲无人照顾,哥哥嫂嫂已去世,张国祥还替哥哥抚养着他的孩子张国波。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张国祥被不明身份的人从打工处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期间,张国祥遭遇了一系列的折磨。当天下午两点左右,一辆黑色轿车来到他的租房处,车上下来三个四十来岁穿便衣的人,闯入屋内将张国祥的笔记本电脑、钱、银行卡、手机等私人物品全部搜罗走。

由于张国祥为人厚道、真诚,朝阳老家的村民知道他遭警察带走后,纷纷签名要求释放他,张国祥居住地朝阳老家村里,也帮助开证明,证实张国祥家里确实很困难,表示其为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和支柱,希望派出所能放人并将搜走的六千元钱返还。

十月二十一日,村里人陪着张国祥的老母亲拿着村里人的签名和大队盖章千里迢迢来找金州国保大队要求放人,在家属的再三要求下,先进派出所刑警队的王洪飞(音)队长同意张国祥家人过几天来取钱。当张国祥的母亲和村民再次来到金州国保,国保以负责人毕克峰住院为由,让家属到政法委去。政法委书记和高明玺接待了家属一行并回答关于放人一事,声称同意放人,但能否回来要根据个人的表现来决定。十月二十四日,张国祥的老母亲、侄子及亲友再次来到先进派出所,取回了五千四百元钱,剩下的六百元未归还。据悉,张国祥在十月十二日被转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强制要求放弃信仰的地方)关押。

辽宁清原县百姓联名上书呼吁释放郑洪英

中国大陆各地近来发生多起民众联名上书,呼吁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日前,又发生一起联名“救好人”事件。十一月十八日,辽宁省抚顺清原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郑洪英开庭,欲将她定罪关押,村民们得知后联名上书,呼吁要求无罪释放。

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六十八岁的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耿家堡村民郑洪英在南口前镇王家堡村向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清原县南口前派出所所长和两名警察带走,警察们用拳头击打郑洪英的胸部,造成她肋骨伤残,至今未愈。年近七旬的郑洪英在被关押的两个多月里,身体变得非常虚弱。十一月十八日,清原县法院对郑洪英开庭。在法庭上,郑洪英表示做好人无罪。家属聘请的律师从法律和道德良知方面为郑洪英做了无罪辩护,要求法庭无条件释放郑洪英。但检察院的公诉人李静仍起诉郑洪英,随后法庭休庭。郑洪英后被关押到抚顺市看守所。

认识郑洪英的知情者表示,郑洪英因身体变虚弱经常感到头晕、肋骨疼痛等,家属多次打电话到抚顺市看守所找所长、副所长,要求看守所无条件放人,但看守所工作人员却一直不做任何回应。对此,郑洪英所在村的村民们联名上书呼吁:“好人不应该关在监狱里,我们老百姓呼唤正义良知,让我们的老乡郑洪英回家。”

秦皇岛市两千三百位民众联名申诉救助周向阳

原天津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程师周向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被再次绑架到天津港北监狱,监狱警察曾对周向阳施用地锚、电击等酷刑折磨。周向阳的家乡秦皇岛昌黎县两千三百位善良民众为救助周向阳,联名申诉,此事由于海外媒体的报道而受到关注。

近1500位乡亲纷纷签名,要求解救周向阳,依法处理监狱的酷刑犯罪。
近1500位乡亲纷纷签名,要求解救周向阳,依法处理监狱的酷刑犯罪。

支持营救周向阳的更多民众签名,目前人数已近两千三。
支持营救周向阳的更多民众签名,人数已近两千三。

据悉,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周向阳之初,家属曾向昌黎县、秦皇岛市、及天津的政府司法部门递交联名信没有得到回复,而且天津检察院敷衍塞责的调查也无结果之后,参与联名的民众,开始突破了本村本镇,签名范围辐射到全县近十个乡镇,联名人数也增至约两千三百人(由原来的一千四百九十五人,增加到二千二百九十四人),影响不断扩大。联名信事件已在当地几乎家喻户晓,成了民众的一个新鲜话题,老百姓也为自己能在中共的禁锢下,堂堂正正站在正义立场上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而自豪。

然而近段时间传来消息,当地签名民众受到不断威胁,骚扰,周向阳的大哥和大嫂日前均被警方带走,据内部人士透露,秦皇岛地区两千三百民众联名支持法轮功学员申诉,是十二年来一次大陆普通民众群体支持法轮功的重大事件,其本身的影响及可能带来的示范效应,令中共高层十分惶恐,所以天津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河北省六一零系统很重视,试图打压民意,制造恐惧。

唐山五百二十八名百姓联名营救周向阳之妻李珊珊

河北省唐山市李珊珊,因为坚持控告天津港北监狱,替冤狱中的丈夫周向阳伸冤,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被唐山国保从新天地超市摊位上强行带走,据说已经批了两年劳教。唐山善良百姓听闻这个消息后,已有五百二十八名联名上书,要求释放李姗姗。

此次在李珊珊被绑架后,家属走遍了相关公安部门,竟然没有人对此负责,在聘请的两位北京律师依法提出严正要求后,唐山国保依然推诿,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人愿意对迫害承担责任。很多唐山民众看到李珊珊亲友写给唐山政府部门的申诉信《别再参与陷害我们唐山的女儿》后,也表示愿意象秦皇岛联名救助李珊珊的丈夫周向阳那样,联名救助李珊珊。

虽然说唐山地区不象周向阳家乡整个村的乡亲都了解周向阳,在唐山没有多少人熟悉出生在城市里的李珊珊,但听了珊珊营救丈夫的苦难经历,为中共监狱对好人实施的酷刑折磨感到义愤,为这位唐山好女儿的纯善坚贞而感慨,也为珊珊因替夫申冤,无辜遭到政府两次报复行为而感到不平。很多民众在三退的同时,也参与了对家乡好女儿李珊珊一家的联名救助。

结语

古语有云: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当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觉醒并用良知审视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时,那么这场迫害已经难以维系。红潮破灭指日可待,邪恶永远赢得不了善良,这是万古不变的天理。